三路中文 - 玄幻奇幻 - 剑仙在此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以我未来的媳妇发誓

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以我未来的媳妇发誓

        尤其是最前面一位身骑白马,一身银白明光甲胄的身影,头盔上一抹红缨在风中飘洒跳跃,似是一团剧烈燃烧着的火焰一样。

        这人高大威武,神骏非凡。

        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威压,似是山峦迎面崩催倒塌碾压而来,令杨大山情不自禁地产生出一种呼吸困难的窒息感。

        这绝对是大人物中的大人物。

        起码是营主级的将军。

        北海帝国的军事建制,为一队十人,十队一卫,十卫一营,十营一部,十部一军,营主将领手底下有千级战力,妥妥的顶级大人物了。

        这一队二十多骑士,策马奔腾之时,爆发出来的气势,简直是堪比千军万马。

        “是公孙将军。”

        “【小战神】公孙白。”

        “公孙将军来救我们了。”

        被扒光了上衣做苦力的朝晖军士兵们,远远地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惊喜万分,不自觉地停下来,压低了声音欢呼起来。

        自从参军以来,自从战争爆发以来,从来就只有他们欺负人,从来没有人敢欺负他们。

        结果一夜突袭,预想中一场碾压般的屠戮和劫掠,却瞬间惨败,堂堂帝国士兵,变成了阶下囚苦力,这让他们如何能够接受?

        如果不是因为云梦人的毒打太厉害,他们早就暴动了。

        现在好了。

        巍山部有名的【小战神】公孙白来了。

        被俘的巍山部士兵们,不由得都喜极而泣。

        有救了啊。

        与此同时。

        云梦营地中的人们,也注意到了远处奔涌而来的二十骑。

        然而和杨大山等人的反应不同,云梦人就显得很淡定了。

        他们站在原地,笑嘻嘻地看着,交头接耳地相互议论着,一副一切都和云梦营地无关的样子,站稳了准备看好戏的样子,让杨大山等人非常的不理解。

        这些云梦人竟是一点儿都不害怕?

        无知者无畏?

        他们怕是还不知道,这白马银甲明光铠的将领,有多可怕吧。

        反正杨大山几人,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希望不要真的打起来。

        否则,他们这些打工者,可就要被殃及池鱼了。

        这时——

        二十骑来到了云梦营地外。

        希律律!

        骏马嘶吼声之中,二十骑徐徐停下。

        动作整齐划一。

        白马银甲,俊逸如神。

        当真是耀武扬威,马俊人威。

        “云梦营地林北辰听着,我家将军乃是巍山部白马营之主,速速出来答话,否则……”

        一位白马骑士吐气开声喝到。

        玄气运用精妙。

        清越洪亮的声音,在玄气秘术的增幅之下,宛如炸雷轰鸣一般,徐徐回荡在整个云梦营地上空,激荡起一层层的气浪翻滚。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

        啪!

        一道响亮的鞭声,将其打断。

        “啊……”

        洪亮的声音变成了洪亮的惨叫。

        杨大山等人瞠目结舌地看到,那个开口说话的白马骑士,被银色大老鼠一鞭子,直接就从马上被抽了下来,滚落在灰尘之中。

        喜极而泣的俘虏们亦是微微一呆。

        几百张脸的表情,瞬间凝固。

        ∑(O_O;)?

        “大胆孽畜,找死。”

        【小战神】公孙白一见,顿时大怒。

        他肩膀微微一晃,身形已经如闪电一般,从马背上跃起,人在半空,按住腰间的剑柄,杀敌无数的长剑,已经出鞘半寸……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潇洒无比。

        然而——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鞭声。

        堂堂巍山部【小战神】公孙白,实力何等强大,武道宗师级的战力,巍山部万人大军之中的佼佼者,结果竟是也被银色大老鼠轻描淡写的一鞭子,给抽的飞了出去……

        三尺宝剑直接脱手飞出!

        什么?

        o((⊙﹏⊙))o?

        杨大山等人的眼珠子,差点儿直接就瞪爆。

        “将军……”

        “将军接剑!”

        旁边的白马骑士也是反应极快。

        有人抽出自己的宝剑,抛向半空中的公孙白。

        公孙白人在空中,动作优美,姿势潇洒地施展身法,划出一个曼妙的弧度,伸手一摘,将属下抛过来的长剑握在手中,落地稍稍一顿,又腾空而起!

        “刚才大意了,小老鼠,你给我……”

        他一脸冷笑,出剑如龙。

        剑光映天。

        的确是令人咋舌的剑道战技。

        强大两个字,一下子仿佛是写在了他英俊的脸上。

        然而——

        啪!

        又是一声鞭响。

        只见银色大老鼠这一次一甩鞭子,不但将公孙白手中的长剑给抽飞,更是将公孙白直接缠了起来,绑成了粽子一样。

        “啊,给我开!”

        公孙白大喝。

        他浑身爆出雷光属性的玄气。

        想要将掺在身上的鞭子挣脱。

        但连挣三次,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长鞭,竟是纹丝不乱,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

        而这样的动作,一下子就惹恼了银色大老鼠。

        只见这一米高的胖鼠,一脸愤怒的样子,握着鞭子的前肢,就左右轮风车一样甩了起来。

        砰砰砰砰!

        巍山部【小战神】公孙白,就像是一个白色麻袋一样,被甩来甩去,砰第一声撞在这边地面,然后又被甩过去嘭地一声撞在另一边地面。

        冬天被冻硬如生铁一样的盐碱地面上,瞬间被砸出一个个‘太’字形的人体凹陷。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尘土飞扬之中,银色大胖鼠已经停了下来,前肢手腕一抖,缠着公孙白的鞭子就松开来。

        “噗……”

        英俊的【小战神】滚落在地上,张嘴喷出一口白沫子,灰头土脸,四肢抽搐,已经陷入到了深度昏迷之中,不省人事。

        ヾ(??﹏?)???

        杨大山等人嘴巴张的可以吞下去一个西瓜。

        有几个外乡人把嘴角都张裂流血了,都恍然未觉。

        而那些个之前还喜极而泣低声欢呼的俘虏们,凝固的表情逐渐变化,相互对视,然后一声不吭,立刻马力全开,以最快的速度,开始运送木材和石料……

        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仿佛根本就没有什么【小战神】之类的人物出现过。

        云梦营地里的一片哄笑声。

        笑声与营地外那残暴的一幕如此地不搭。

        这笑声之中,杨大山等人嘴角抽搐。

        这一刻,杨大山猛地想起了早上廖永忠说过的一句话——

        “可不要小看光酱哦,它是连武道宗师都可以吊打的王级魔兽……”

        当时还以为这是云梦人对于自己家公子的盲目崇拜而吹嘘。

        现在看来……

        竟然他妈的是真的。

        那个神经病小白脸,命实在是太好了吧。

        竟然可以得到如此强大的战宠。

        怪不得这么嚣张。

        好羡慕啊。

        云梦营地里此起彼伏的哄笑声,终于把外面白马上惊得丧失了反应能力的白马骑士们给惊醒了。

        “大人……”

        “快救将军。”

        “放箭。”

        剩下的骑士,大声地呼喝着。

        他们也不愧是精锐战部的士兵,反应可谓迅速。

        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当他们刚刚取出手.弩,就见银色大胖鼠身边那头唱着翅膀的小老虎,突然懒洋洋地张嘴咆哮了一声。

        “嗷呜——!”

        略显奶声奶气的吼声。

        听在所有人的耳中,只觉得奶萌有余而威慑不足。

        但对于二十匹白马来说,却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一样。

        “希律律!”

        一片惊慌失措的马鸣嘶吼声。

        训练有素的、哪怕是遇到海族巨兽也绝对不会惊慌失措的白色精锐战马,竟是吓得屎尿齐流,尥蹶子将背上的骑士直接掀翻,然后齐刷刷地都前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几十个挖矿军的士兵冲出来。

        这些家伙不由分说,挥动着矿铲,动作熟练而又快速,轻轻松松就将所有的白马骑士都打翻在地,直接扒掉了身上的铠甲,只剩下了短裤!

        就连威名远播的【小战神】公孙白也不例外。

        “哇,怪不得要叫公孙白,屁股果然很白呢。”

        “脸也长得白。”

        “呸,该死的小白脸。”

        “嘘,你小声点,咱家公子也是……”

        “你才小心点,叫英勇无敌大元帅。”

        “哦,对对对……呵呵,不是我拍马屁,就这小白脸,能和咱们家英勇无敌大元帅的小白脸相比?”

        挖矿军士兵们将白马骑士捆起来,就又是一顿毒打。

        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淹没了云梦营地的大门口。

        正在搬运木材和石料的俘虏们,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一阵阵的心中发寒腿肚子发软,都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噩梦般的夜晚。

        这些云梦野蛮人实在是太残暴了。

        不就是想要让我们做苦力嘛。

        直接说不就行了。

        非要狠狠地毒打一顿。

        我们可都是省会大城的文明人,是可以用语言交流的,非要毒打,好像不打我们,我们就不会好好干活一样。

        哎。

        杨大山等人看着营地外那荒诞的一幕幕,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昨夜在那五百巍山战部士兵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五百桀骜不逊的士兵,竟然会乖乖地伐木采石。

        云梦人简直是魔鬼。

        “啊,吵死了。”

        营地中央鹤立鸡群般醒目的豪华奢侈大帐中,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来。

        接着就看身穿着睡衣,头发睡得乱糟糟的林北辰,掀开帐门走了出来,一脸睡衣惺忪,揉着眼睛,气的大骂道:“一大早上的还要不要让人睡觉了,谁在大呼小叫啊,吵死我了。”

        “少爷。”

        跟在身边的王忠凑近了谄笑道:“现在已经下午了。”

        砰。

        林北辰飞起一脚,将王忠踢飞。

        “狗东西,我不知道现在已经下午了吗?本少爷我为了营地殚精竭虑,冥思苦想,呕心沥血,费尽心思……昨晚上很晚才睡的,就不能让我补补觉,好好休息一下吗?”

        “是是是,少爷您说的对,被动怒,动怒对身体不好。”

        王忠挨了一脚,喜滋滋地凑上来道。

        倩倩和芊芊两个美少女,端着漱口水,热毛巾走出来,俏脸含春,媚眼如波,笑盈盈仔仔细细地位林大少漱口梳洗。

        这一幕,云梦营地中的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杨大山等人,远远地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嘴角趔趄,竟然让这样的暴力女神伺候洗漱?

        这更加确定了他们对于林北辰的印象——

        纨绔。

        不学无术。

        粗鲁。

        残暴。

        懒惰。

        反正就各种足以形容一个寄生虫一样的败家子的词语,按在这个小白脸的身上,绝对一点儿都不过分。

        至少从他们的角度看到的信息,绝对是如此。

        杨大山陷入到了深深的疑惑。

        这样一个败家子,为什么云梦人还这么爱戴和拥护呢?

        “我是来谈判的……”

        终于,一声屈辱的怒吼,从被打的鼻青脸肿,刚刚苏醒的【小战神】公孙白的口中咆哮而出,道:“我代表巍山战部,来和林北辰谈判……我要求见林北辰……”

        啪。

        一个矿铲直接呼在了公孙白的脸上。

        “老实点。”

        手握矿铲的庄不周,大怒道:“我家英勇无敌大元帅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

        “我找林公子……”

        啪。

        “我找大元帅……”

        啪。

        “我找英勇无敌的大元帅……这下总行了吧啊啊啊?”

        连续被呼了三矿铲的公孙白,哪怕是有武道宗师级的肉身强度,也终于是被呼的两缕鼻血从鼻孔中流淌了下来。

        但好像也是这三铲子,让他脑子里突然开了窍,终于说对了称谓。

        于是,挖矿军指挥官庄不周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将他拖到了林北辰的身前。

        “英勇无敌大元帅,这个小白脸说要找您谈判。”

        庄不周恭恭敬敬地道。

        对别人重拳出击,对林北辰唯唯诺诺。

        “咕噜噜……”

        “he-tui-!!!”

        林北辰仰头漱口,然后一口漱口水吐在地上。

        他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公孙白,从倩倩的手中,接过鲨鱼骨打造的镶金梳子,一边打理自己的发型,一边漫不经心地道:“谈判?谈什么叛?我要条件答应了吗?白天那伙人,五十万赎金,昨晚五百士兵,一百五十万赎金,准备好了金币,就来领人,没有钱,一切都免谈!”

        公孙白原本要说的话,一下子就被活活地噎在了嗓子里。

        说实话,他这些年见过的脑残纨绔多了。

        但像是林北辰这样的乡下蛮子,却还是第一次见。

        简直嚣张的没边了。

        “我家将军说……”

        他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尽可能地委婉表达道:“之前醉春楼的那些狗奴才,做事不长眼,招惹了林公子,他会严惩,昨夜的偷袭,他也愿意做出补偿,毕竟只有实力相当的人,才有资格坐在谈判桌上谈判,林公子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所以接下来一切都好说……”

        “那就是说,你这次来,没有带钱喽?”

        林北辰梳头的动作,一下子僵硬了下来。

        可怜公孙白号称【小战神】,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无所畏惧,却被眼前这纨绔一个简单的动作,吓得心头狂跳,连忙道:“可不可以再商量一下,这价格太……”

        说这句话的时候,公孙白简直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地流淌下来了一滴眼泪。

        太卑微了。

        太憋屈了。

        这还是以前那个自己吗?

        啊,为什么会这样。

        我终于变成了以前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遇到那种打打杀杀的对手,他根本不怕,大不了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但遇到林北辰这种脑残神经病,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偏偏不杀你,还各种羞辱人的手段轮番上,自己……

        受不了这种羞辱啊。

        “商量?”

        林北辰大怒,一脚将公孙白踹翻。

        指着【小战神】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商量个锤子,我告诉你,我林北辰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谁的面子都不给……你去打听打听,我林北辰是出了名的认钱不认人,我只要钱,只要钱,懂了吗?”

        公孙白眼皮子狂跳,道:“是是是,谈钱,可以谈钱……”

        “早这样谈,不救没事了嘛。”

        林北辰放下梳子,亲手将公孙白扶起来,很热情地笑道:“我这个人,就是容易冲动,脾气也不太好……不过,只要你谈钱,那一切都好说,来人啊,给公孙将军松绑……”

        庄不周立刻亲自过来,给公孙白松绑。

        松绑的瞬间,公孙白脑子里冒出了劫持林北辰,然后威逼他放人的想法,并且在瞬间决定就要付诸行动。

        然而下一瞬间,林北辰主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公孙将军年轻有为啊,哈哈哈,哎呀这是谁下的手,看给公孙将军打的,鼻青脸肿,鼻血都打出来了,还有没有人性啊你们……”

        林北辰很不要脸地道。

        旁边的庄不周等几人,立刻装哑巴不说话了。

        而公孙白却在这一瞬间,立刻就打消了劫持林北辰的想法。

        因为对方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掌心里蕴含着的力量,却是几乎将他瞬间打趴下,令他体内的玄气激荡不稳,几乎要暴走。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林北辰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

        自己根本不是林北辰的对手。

        看来,以前只鳞片爪地听到的一些,关于林北辰的传说,有可能是真的——虽然这些事情,早就被封锁,且禁制谈论,但公孙白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冒险去好好地追查一下那些信息,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

        公孙白被林北辰挽着手——准确地说,是强行劫持着,进了奢侈豪华大帐。

        因为林北辰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饶是公孙白有【小战神】之称,是一员猛将,但也根本反抗不了。

        在被拉进去的那一瞬间,公孙白突然心中一惊。

        不对啊。

        自己现在全身上下都被扒的就只剩下了一条短裤。

        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他突然表情慌乱,伸手拉住了大帐的门。

        但根本无济于事。

        “来嘛,不要害怕,我其实是一个好人……”

        林北辰很热情地拉拽。

        最终就像是一只小白兔被拉近了虎穴一样,公孙白被强行拽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远远看着的杨大山,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爆发,直冲天灵盖,忍不住夹住了自己的腿。

        大帐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喧闹结束了。

        下午的工程很快就开始。

        杨大山看到,那十九名白马骑士,也被一顿毒打之后,乖乖地去搬石料运木头,比昨夜被俘虏的那些士兵还要乖巧卖力。

        呃?

        我为什么会想到乖巧这个词呢?

        杨大山一愣。

        旋即意识到,哦,可能是白马骑士们的表现真的是很卖力吧。

        一直到一个时辰之后。

        豪华大帐之中,传出来了林北辰浮夸满足的大笑声。

        “哇哈哈哈哈哈,公孙将军真是我辈中人啊,我与你相谈甚欢,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豪华大帐门打开。

        林北辰已经换了一身比较正经的衣服。

        而公孙白也穿回了他的银色铠甲,身后白色锦披风,重新恢复到了那个英俊潇洒的白马将军形象,脸上的淤肿都消失了,显得精神振奋。

        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公孙白去和自己的十九个下属打了个招呼,然后取回自己的白马,纵马离开,朝着第三城区疾驰而去。

        林北辰看着公孙白消失的方向,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脸上挂着一抹神秘的笑容。

        一天时间过去。

        杨大山等人在结算中,一人领取到了两枚【北辰药丸】,视若珍宝一样地拿在怀中。

        “林大少要见你们。”

        崔明轨发完药丸,徐徐地道:“跟我来吧。”

        杨大山、胡老八等人顿时心中一紧。

        那个大纨绔……

        见我们做什么?

        但根本不敢拒绝,只好跟着崔明轨,第二次来到了豪华大帐之中。

        只见小白脸正仰面朝天地躺在躺椅上,接受两个美貌侍女的揉肩捏腿的按摩侍候。

        画面果然是如想象之中的奢侈和奢靡。

        “几位壮士,在我们云梦营地中,工作的可还开心啊。”

        林北辰笑眯眯地坐起来。

        “很好。”

        “吃得饱,还能赚药丸……谢谢大少给我们机会。”

        “多谢大少。”

        杨大山等人连忙毕恭毕敬地恭维道。

        林北辰笑眯眯地道:“叫你们来呢,是想要说几件事情……”

        “第一件,本少爷要大建云梦圣地,所以需要更多的劳动力,你们回去之后,可以在自己的营地里宣传一下,不管是男女,只要有一技之长,都可以报名来做工,一人一天两枚【北辰药丸】,当天结算,绝对不拖欠克扣!”

        “第二,不但是你们营地中的人,其他难民营中的人,也可以来报名参加,你们帮我放出话去,只要是老老实实来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云梦圣地,我都欢迎,一视同仁。”

        “第三,本少爷要准备建设一座初级学院,招收各大难民营地的适龄儿童,不限男女,低价入学,提前报名可以打七五折……这件消息,你们也给我放出去。”

        林北辰一口气说完,目光在杨大山等人身上一扫,道:“听明白了吗?”

        然而杨大山等人,却依旧处于震撼震惊之中。忘了回答。

        尤其是最后一条,开设初级学院的消息,震得他们脑子里嗡嗡嗡好像是擂鼓一样乱响,一片空白。

        这么说来,他们的孩子,竟然也有机会上学了?

        对于杨大山这些人来说,这个点,无疑是触动他们内心的最有力的一击。

        他们并不是天生流民。

        他们曾经也有过安定祥和的生活。

        他们也曾在创造了力所能及的生活条件,希望可以让儿女辈有一个美好和顺的未来。

        战争打破了这一切。

        如今他们只能苟延残喘一般地活着。

        但谁有能否认,让儿女接收到教育,能够学习和修炼,成为强者,不是自己哪怕是低落到尘埃里也不愿意放弃的奢望呢?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而只有上学,才能改变贫苦的命运。

        如果林北辰真的愿意在流民营中开设初级学院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不啻于奢望的梦想照进了现实之中。

        “还有什么不明白吗?”

        林北辰见自己说完,几个汉子都怔住了,心中又有点虚,难道这些人对于自己的子女是否有学上,完全不在乎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后续的一系列计划,可都要改变了啊。

        头疼。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感觉自己这几个夜白熬了。

        就在林北辰有点儿颓败的时候——

        噗通噗通噗通!

        杨大山等人竟是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只要林大少真的愿意开低价初级学院,我们就算是流血流汗,也愿意为林大少您宣传呐喊!”

        “为了儿子,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干。”

        “现在就可以报名吗?”

        外乡汉子们激动万分,眼中带着期冀的目光,跪在地上,抬头牢牢地盯着林北辰,希望从这个小白脸的表情中,看到真假。

        林北辰反应过来,顿时大喜。

        原来是高兴过度,所以晕了啊。

        吓老子一跳。

        还以为计划出了问题。

        “哈哈,放心吧,本少爷除了只认钱,还是出了名的不骗人,”林北辰大笑,道:“你们八个人,如果真心诚意为本少爷办事,那你们的子女,都可以免费入学,你们现在也许不会知道,能够进入我的云梦初级学院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呵呵,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以后风语行省的大贵族们,肯定会羡慕死你们。”

        这话,真的不是林大少在吹牛逼。

        他身边有楚痕这些武道宗师做教导主任,有戴子纯等武道宗师做教习,还有各种外挂做辅导工具,各种丹药作为修炼资源,只要给他三五年的时间,就算是一头猪,他都可以培养成为王级魔兽。

        何况是拥有智慧的人?

        杨大山等人听了,显然也不是特别相信,但只要是孩子能够上学,就已经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了,顿时连连表忠心,态度比王忠还要谄媚。

        林北辰又叮嘱了一番。

        “你们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就去找崔小城主,他会帮助你们解决。”

        他道。

        “崔小城主?”

        杨大山面露困惑之色。

        “就是我。”

        崔明轨在旁边幽幽地道。

        “明白明白。”

        杨大山立刻点头。

        林北辰这才放他们离去。

        ……

        银焰城营地。

        一片悲惨,愁云笼罩。

        “娘,娘我饿啊。”

        隔壁武大家的几个小孩子,饿的哇哇大哭,武大遗孀一边哭,一边安慰儿女,但家里能吃的东西,都已经吃光,没有任何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了。

        “山哥,你说那小白脸公子,说的话是真的吗?”

        胡老八忍不住问道。

        杨大山看了看身边聚着的七个兄弟,咬咬牙,道:“我觉得可信,你们没有看到吗,就算是那个叫做【小战神】公孙白的大将,都向林公子服软了……”

        他很自觉地开始用‘林公子’三个字,代替了之前的‘小白脸’。

        “这倒是,小白……呸,林公子还未出手,他的战宠就把二十名白马骑士给解决了。”

        “对了,还有一件奇事,差点儿忘记了和你们说。”胡老八一拍脑门,突然道:“今天遇到的怪事太多,我都被震晕了……我今天去营地的耕地里,原本以为是要继续开垦荒地,结果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

        李老二问道。

        胡老四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道:“结果去了一看,云梦农民竟然在割麦子……我整个人都呆了,就是昨天开垦出来的荒地啊,今天竟然已经长出了成熟的麦子,可以收割了……简直是个神迹。”

        “什么?”

        “这不可能。”

        “老八你是不是眼花了?”

        “昏头了吧。”

        其他人一听,根本不相信。

        昨天还在开荒,今天就可以收割小麦?

        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

        胡老八拍着胸脯保证道:“我用我未来的媳妇发誓,绝对是真的,我刚开始也以为我的眼花了,但我今天干了一天,能眼花一天吗?”

        “我操,发这么狠的毒誓?”

        “竟然真的有这种怪事?”

        众人将信将疑。

        这时候,周老四也道:“老八这么一说,我也憋不住了,太邪性了,昨天我和安慕希大药师的学徒一起开垦药田,今天药田里的药苗,就长熟了,可以收割了……”

        众人闻言呆住。

        --------

        耶,十二点之前大章,大家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