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其他小说 - 擎苍帝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颜子胤率先拔得头筹

第二十一章 颜子胤率先拔得头筹

        “小贱人!”看向离去的身影,韩庚泽的口中依旧没有断了骂声。

        一旁,中年人心中却是微微一赞叹:“这少年,不同凡响。”

        随后,此地再次迎来久违的平静。

        ...炊烟袅袅,一个时辰悠然而过,两人来到了聚集之地。

        “公主,公主!”

        “皇姐!”

        一见到颜青璇平安回来,小倩和颜子玉顿时极为兴奋。

        “公主,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颜青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皇姐,这位朋友是?”

        “怎么,子玉兄还真是健忘啊!”白羿爽朗一笑道。

        “这,这,白羽,真的是你,白羽,哈哈哈,你没死,真是太好了。”一拍白羿的肩膀,颜子玉眼角都快湿润了,虽然相识几天,不过颜子玉一向重情重义。

        “呃,难道你还盼着我死啊!”面对颜子玉拥抱上来,白羿也是心中一暖。

        ‘喵喵,喵喵!’

        “呵呵,口误,口误。”颜子玉正高兴的说着,却是这才听到小雪虎的叫声。

        “哎,白羽小弟,这个小东西是什么,好像一只小虎啊!”说着,颜子玉就要伸手过去调戏小雪虎。

        ‘喵喵,喵喵!’

        一见陌生人靠近,小雪虎顿时就咬上去,丝毫不留情。

        “嘿嘿,有趣,有趣。”

        而他们正一阵欢聚之时,因为听得声响,所以其他人也是聚集过来。

        “原来是云阳回来了,啧啧啧,三重罡煞境,因祸得福啊!”这时,手持一折羽扇的大皇子颜子轩透着深邃的眼眸,微笑道。

        “不敢,和你那七重罡煞境比起来,我自然是不值一提。”颜青璇对其早有芥蒂,所以说话毫不客气。

        “呵呵,嘶,这位莫非就是那天的那位朋友?修为一日千里啊!”先前这时,白羿只是个引煞境的小子,短短几日,现在却是一个即将破入蕴煞境的人物,这怎么不让他万分惊讶。

        “大皇子过誉,我修为本就是这境界。”

        听到白羿的回答,颜子轩还是心有疑虑,却也释然了一些:“原来如此。”

        此刻,颜子胤却是当着大家的面向颜青璇询问道:“既然得了便宜,就把本皇子的灵瓶还来。”

        “颜子胤,你还好意思说,我身为一国公主,你竟然下手谋害于我,回都之后,我一定上告父皇。”一提这阴险小人,她就特别来气,不止是为了自己。

        而一旁,看到这个奸诈无比的小人,白羿咬牙切齿,不过还是最终忍了下来,此时他还很弱小,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

        “谋害?你有证据?你现在完好地站在这里,修为还得以突破,到时候父皇奖赏我都还来不及。”

        “你,你可真不要脸。”对于这中无奈且阴险之人,她可真是可恨道了极点。

        “哼,识相就快点交出来,本皇子的东西岂是你们可以染指的。”

        “你那破瓶子早就让妖兽叼走,本公主幸好命大,还没追究你的诡计,居然还先来无礼讨要,真是恬不知耻。”那瓶子能存储灵物,自然不是凡品,到了手中,岂有还回去的道理。

        “哼!

        千万别让本皇子发现,否则一定叫你后悔。”说完,似信非信的颜子胤拂袖转身离去,丝毫没有在意白羿的存在,似乎已经忘掉了那件事。

        随之,大皇子等人也是散去。

        “云阳!”这时,只见一个面色俊秀,气息却显得有些虚弱,看起来病怏怏的青年走了过来。

        “子卿哥!”见到来人,颜青璇顿时消去阴霾,继而笑容满面。

        “三哥!”

        “小倩见过三皇子殿下。”

        发髻上黑丝飘逸,剑星横眉,咋一看当真是个俏公子,只不过面容稍显的有些萎靡,嘴角那一抹浅浅的笑容,却是没有任何虚假。

        青年微微点头,谦逊有礼,极为和善,完全和其他皇子是天壤之别。

        “对了,子卿哥,云阳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认识不久的朋友,白羽。”一旁,颜青璇很是热情,因为从小到大,眼前青年总是帮着他,有好吃的一起吃,有好玩的一起玩,有错自己扛,的的确确做到了真正的哥哥。

        “你好,颜子卿。”

        “白羽。”见到对方如此,白羿自然同样抱拳回礼,道。

        而就在几人絮叨闲聊时,一个年迈之人却是御空飞来。

        “见过河老!”

        对待来人,纵然是颜子胤这般狡诈猖狂之辈,也是俯身施礼,可见其身份不一般。

        “好了,试炼结束,报出所获。”

        “丹境老者!”

        看着六十有余的老者,白羿心中暗自嘀咕道:“进入这丹煞镜,方才是入门,我一定要尽快达到。”

        之后,众皇子便开始报出所获。

        这时,大皇子身边的颜子元从包裹里拿出闪闪发亮的灵棱晶,递到了老者面前。

        “五颗四阶巅峰,十二颗三阶妖兽棱晶。”

        在场众人一听,顿时觉得投去一道惊异的目光,要知道五颗四阶巅峰的棱晶,那就相当于五个罡煞境巅峰的妖兽被斩杀了,如此说来,颜子轩一行人的实力不可小觑,丹境之下无敌手。

        随后,便是颜子鸿一派的七皇子颜子君出列。

        “七颗四阶巅峰。”

        “呼!”

        老者刚说完,顿时引来一阵惊叹声。

        “只有这七颗四阶妖兽棱晶?”这时,老者却是询问道。

        “禀告河老,五哥一直寻觅四阶巅峰的妖兽练手,其间还和一个五阶妖兽血战,那五阶妖兽不敌,竟然御空逃遁了,所以。”七皇子颜子君一边有意无意地说着,那丝得以的样子昂然浮现。

        在场另外几人听来,却是深深一叹,也包括颜青璇。

        “不愧是天赋最高的,竟然都能越阶打赢五阶妖兽了。”

        “怎么,你嫉妒了,那天我引来的巨蟒的实力可是在五阶中上,我看他顶多就能侥幸战胜刚入五阶初期的。”白羿听来,倒是不以为然。

        “要不,你去斩杀一只五阶妖兽来试试。”对于白羿的话,颜青璇倒是没有有意贬低,微微一笑,道。

        “哦!这么说,我若是斩杀了,你又当如何。”

        看到白羿一脸笑意,颜青璇真以为和她言笑呢,当即便说道:“呵呵,你要能斩杀,到时你要如何便如何。”

        “一言为定哦!”白羿对此,却是偷偷一笑。

        而忽然间,颜青璇心中感觉,自己像是被他算计了一样,不过想来,一个小小凝煞境和丹煞镜的妖兽相比,简直是天方夜谭。

        “嗯,好,暂时,子鸿领先,下一个。”河老沉吟片刻,便颁布出名次。

        而在河老说完的一刻,颜子鸿便故意地看向颜子轩,那股子羞辱的味道,甚是隆重。

        “哼!”颜子轩冷哼一声,便不再多言。

        这时,三皇子走上前去,拿出手中一枚闪闪发亮的棱晶。

        “咳咳,咳咳。”颜子卿显现出一副病态,忍不住咳嗽着。

        “四阶初期棱晶。”河老轻轻说出后,便和煦地对其说道:“子卿,要保重好身子啊!”

        “嗯,多谢河老关心。”

        说完,颜子卿就欲转身退下,却是听得一人戏谑之声。

        “三哥,以你这孱弱的身躯,竟然能斩杀四阶妖兽,莫不是你趁着妖兽睡觉的时候,偷偷把它杀了的,哈哈哈...。”颜子胤不痛不痒的笑声传来,顿时引来河老的不满。

        “子胤!”

        “呃,是!”颜子胤砸了砸嘴,倒是丝毫不敢违逆河老。

        一旁,颜青璇见到他那副险恶的表情,当即愤懑道:“颜子胤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了,公主,子卿兄为什么身子那般虚弱?”

        “子卿哥出生后便是这副样子了,药石治疗无效。”对此,颜青璇倒是有些伤感起来。

        “拖着病态之躯都能斩杀四阶妖兽,看来子卿兄还是很厉害的啊!”倘若颜子卿真是以孱弱的身躯力斩四阶妖兽,倒真是让白羿刮目相看。

        “那是,子卿哥若不是身子虚弱,久病缠身,怕是他的修为早就连颜子鸿都望尘莫及。”

        这时,颜子玉走上前来,询问道:“皇姐,这些日子我没斩杀什么高阶妖兽,你,你那有没?”

        “啊?糟糕,忘记了。”说着,颜青璇一脸尴尬地看了看白羿。

        万妖岭深处多是五阶妖兽的领地,他们也不敢招惹,而且她一心感悟阵道之术,所以就没想起斩杀妖兽,拿取棱晶。

        “公主,先看看再说吧!”

        “唉!”颜青璇脸上挂着微微的失意,但还是点了点头,看下颜子胤出场。

        白羿自然有自己的盘算,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他可不想因为那一个承诺而冒头,过早暴露不是什么好事,当然故弄玄虚也不是不能,也许会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此刻,童千斤走上前去,一手翻开掌中的绸缎包裹,顿时引来大家的不信之色。

        “七颗四阶巅峰,外加,一颗一阶妖兽棱晶。”河老一边公布心中也是有些吃惊。

        “不可能,不可能,颜子胤,你肯定是作假,事先准备好的。”颜子鸿看到这个事实,当即露出不信之色,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一颗一阶棱晶,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要是平日里,一阶棱晶他还看不上,可是此刻又不可能延长试炼的时间。

        “确实是最新斩杀的,时间不超过三日,子鸿,你置疑老夫的话?”

        感受到河老那股乌云密布般的压力,纵然颜子鸿现在就快突破丹煞镜,竟然也有种身心俱裂的苦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