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仙侠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魔气

第一百八十四章 魔气

        大步前行间的赵阳,脚下突然一顿,眉头微凝,目光掠过稍远之处的某处,眼中闪过一抹惊疑。

        “怎么了?”喻林月的脚步随之停下。

        “那边......”赵阳皱了皱眉,眼睛微微亮起,沉声道:“走!”

        听得赵阳这一声,后边的喻林月和清风,眼睛都是一亮,随着他身后快步而去。

        两人都知晓,赵阳这种情况,定然是发现了异兽了。

        “来了!”远远愿意着这边的钱先生,瞧着这边眼睛一亮。

        “小心些,莫要惊动了那魔鼬。”旁边身材高大之人,缓声提醒道。

        两人悄悄摸摸地蹲下,在一丛藤蔓之后,静静等候着那边的反应。

        赵阳一路往行来,侧耳轻轻地听了听,又抽了抽鼻子,眉头轻轻地拧起,沉吟了起来。

        “赵阳?”

        看着赵阳突然停下了脚步,喻林月和清风稍稍地一愣,怎么停下了?

        赵阳轻轻地抬了抬手。

        两人赶紧噤了声,静静地等待着。

        “怎么回事?”钱先生心头一紧,紧张地看着远处那边突然停住了身影;这厮难道觉察到了什么?还是怕了?

        旁边身材高大之人,倒是镇定,那蒙着的脸上,一双眼眸凶光四溢,低声冷笑道:“我就不信,发现异兽,他舍得放手!”

        果不其然,没等多久,那边赵阳又开始动了。

        “小心,前边是一头鼬,可能品阶很高!”

        赵阳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细细地响起,交代道:“林月,一旦不对,你就往后退,或者躲在清风身后,但不要跑太远!”

        “嗯?”

        听着这话清风和喻林月两人都心头一惊,跟赵阳在山林中,狩猎这般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得赵阳这般慎重。

        要知晓,就算是上回碰到那土熊的时候,赵阳都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

        “三阶!”两人心头立马跳出了这个词,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没有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些紧张以及兴奋,但却没有丝毫畏惧。

        作为一个觉醒者,还有天命者们,竟然面对三阶,没有畏惧。

        这若是换成别人,都会觉得匪夷所思,但两人的信心,却是很明显的都是来自前边的那个人。

        这个人带着他们拿下了诸多一阶异兽,以及二阶异兽。

        而现在,既然他不怕,那么自然大家都不怕。

        这都是第一次碰见三阶异兽,反而是满心兴奋地跟在身后,朝前摸去。

        拨开一丛树枝,赵阳警惕地看着稍远之处,正低头啃食着一只山鸡的米半左右长的一头黄色鼠鼬,不禁轻轻地吸了口气。

        仔细打量了两眼,尾巴纹路呈紫黑色,果然是三阶魔鼬。

        这回看来赚大了,只是......

        赵阳皱了皱眉,似乎是不经意地朝着左侧的某个方向瞄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淡淡冷色。

        “这小子不会是认出了这是三阶魔鼬吧?”

        看着那边似有迟疑的赵阳,钱先生担忧地道。

        “呵呵......怎么可能?这三阶魔鼬和二阶区别极小,就算是我,不仔细的话,也认不出来!”

        “若是他真认出来,还不掉头就跑?”

        听着对方的这话,钱先生才稍稍地松了口气,是了.....真要认出来是三阶,还不掉头跑?

        “而且......这个时候了,你以为他们跑得了吗?”

        随着这话音落下,那边的魔鼬缓缓转过头来,明显地是被惊动了,看向了赵阳这边,那昏黄的双瞳之中,满是阴厉凶残之色,一股极为强悍之威压扑面而来。

        “三...三阶......”

        正对上那边魔鼬双瞳的喻林月,浑身一颤,在这威压之下,只觉得双腿发软。

        那日碰见那二阶土熊的时候,有赵阳冲在最前边,还没什么大的感觉。

        但眼下真正直接撞见了这三阶的时候,喻林月才知晓什么叫做恐惧。

        “没事!”

        一个熟悉而温润有力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似有魔力一般地,让她那有些颤栗的心神,瞬间稳定了下来。

        赵阳身形一闪,便挡在了喻林月身前,继续道:“退!”

        听着赵阳的话,喻林月毫不迟疑地弹身便退;清风护在喻林月身前,也缓缓而退。

        赵阳双手持矛,也随之而退,朝着山林中遁去。

        那边的魔鼬,呲了呲牙,后腿一蹬,便追击了过来。

        看着已经顺利进入山林之内,在这茂盛的从林中,已经避开了左侧的视野,赵阳眼睛微微一眯,脚下一顿,手中长矛一扬,便朝着那冲来的魔鼬刺去。

        “铛!”

        冲来的魔鼬一挥爪,赵阳便只觉得手中猛然一震,长矛差点脱手飞去。

        “厉害!”

        这魔鼬身躯虽然不大,只有米半长,但不愧是三阶。

        不但速度惊人,而且力量也奇大,正面硬抗,甚至不在二阶土熊之下。

        赵阳轻哼了一声,左手一扬,匕首已经在手,转身之间,已经一刀朝着魔鼬的鼻子切了过去。

        看着眼前骤然腾起的一道银光,魔鼬明显的也是一惊,身躯一扭,强行避开。

        后边的清风,抓住了机会,沉肩低头,怒吼一声,便朝着那魔鼬撞去。

        被两个明显气息比自家弱了极多的人类挑衅,魔鼬也是一怒,半空中尖叫一声,左脚一弹,便朝着清风蹬了过去。

        但清风这一撞,乃是他天命技能“野蛮冲撞”,就算是以土熊的力量和防御也不敢轻忽。

        这魔鼬一脚之下,便是惨嚎一声,被他这一撞,直接撞上了半空。

        虽说那腿没给撞断,但明显也伤得不轻,这魔鼬落在地上明显的一个趔趄。

        感受着自己的脚传来的剧痛,魔鼬两眼瞬间血红,猛然一弹,再次从半空中朝着清风猛然扑来。

        清风闷哼一声,双手握拳,朝前交叉猛然一靠。

        一个米许大小黄色龟壳模样的光盾,瞬间成型,挡在身前。

        “砰!”

        这魔鼬一震,又被震了过去;而清风也连连退了两步才站稳。

        三番两次受挫的魔鼬,终于恼羞成怒,仰头尖啸一声,突然一转身。

        只见它头往下边一埋,屁股一翘,随着“噗”地一声闷响,一股浓郁的黄烟猛然朝着三人喷了过来。

        “跑!”

        清风一见,脸色大变,转身便跑;后边的喻林月自然也不敢迟疑,转身跟着边跑。

        这一招乃是魔鼬的三阶技能“魔气”,却又如何是这般能轻易逃脱的。

        只见黄烟弥漫极快,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便追上了两人的脚步。

        这刚跑了两三步,一股臭气传来,两人只觉得脑袋一晕,顿时恶心欲呕,浑身无力。

        那魔鼬见状,得意尖啸一声,便扑了过来。

        而远处已经偷偷摸摸摸过来的钱先生两人,只见的那边原本隐约可见的身影,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整个方圆三四丈内,都被一股黄烟笼罩,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当下两人微微一惊,都不敢再靠近。

        这三阶魔鼬的“魔气”,可是没几个人能承受的住。

        就算是他们隔得远,真要一个风向不对,传过来一些,那也不是好受的。

        “这赵阳果然厉害,竟然这么快就让着魔鼬使出了‘魔气’技能。”钱先生眼睛一亮,道。

        “哼哼,是啊,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看来这次应当不会太亏了!”旁边那人也欣喜地道。

        只是两人看不见,这黄烟之内,赵阳头顶之上,却是突然有着一枚大印浮现,散发出淡淡金光,将赵阳笼罩其中,那黄烟竟是丝毫不可近。

        随着这大印浮现,那边原本凶性大发的三阶魔鼬,也是猛然浑身一颤,仰头看了那大印一眼,眼中之内,浮现出了惊骇至极的神色。

        那尾巴一夹,转身便要跑。

        只是耳边传来一声“着”。

        随着这一声,似有一道灵光而来,这魔鼬顿时魂飞魄散。

        眼前一花,脑门之上生生挨了一记,然后两眼一翻,翻身便倒。

        这魔鼬之“魔气”一旦施展出来,就算是在大风之下,也不易消散。

        而且在这密林之中,更是持久。

        那边钱先生两人,在远处看得一阵,只听得这边声音减小,似乎已经没有战斗之声了。

        “这仨已经被弄死了吧?”

        “在这魔气之下,就算是四阶觉醒者也扛不住;他们就算不死,只怕应当也离死不远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迟疑了一下,终于慢慢地朝着这边接近而来。

        这若是已经被魔鼬搞定了,那就不能迟疑了,万一被这魔鼬把尸体给拖走了,那可就不划算了。

        “仙友这法子不错!”

        看着前方越来越清晰的那股黄烟,而自家的神识愣是穿不透,钱先生不由地赞叹道。

        有这魔气的干扰特性在,这就算是事后有神算占卜、探查一类的高手前来寻踪,也决计找不出什么问题来。

        更莫说找到他们俩头上。

        最后结果,也就是三人都死在了这三阶魔鼬手下,然后所有人都纷纷惋惜,这运气也实在太不好了。

        “呵呵......这自是当然,城卫统领,咱们可不想招惹,有着魔鼬在,自然是最佳处理手段!”

        两人一边得意地悄悄摸摸接近,却是不知在黄烟之内,正有人冷冷地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