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仙侠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收获

第五十五章? 收获

        一直到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卧室里的床,周昂才真的松了口气,整个人都一下子放松下来。但下一刻,刚才在“穿梭”的过程中轻若无物的那只熊的尸体,忽然就重的让他再也拎不住,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

        那尸身上的伤口,当即就又溅了几股血水出来。

        顺手把手里的獐妖也丢下,周昂一屁股坐到地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实话讲,别看刚才击杀二妖的时候,他好像是从头到尾都游刃有余、占尽上风,但其实他自己心里有数的,这实在都是硬撑出来的。

        当初跟敖春对练的时候,在敖春那几乎没法去比的力气之下,周昂每一次出招,都要调动灵气来加强自己的力道与速度,这样一来,虽然极大地锻炼出了自己对灵气的掌控,也的确使得自己在“快”这个字上,实在是有着远超自己本身应有实力的强大,但这样做带来的负面效果也是不小。

        那就是,真的照这个打法,在全力出击之下,周昂能完美地坚持五分钟就很不错了。再加上“幻术”的维持,和“凝滞”的一再使用,这体内灵气的消耗,就来的越发迅速——连杀两妖,貌似不亦快哉,他自己杀得也的确是酣畅淋漓,但此时的他,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

        如果不是事先心里就有镜子给兜着底,知道自己随时能撤出来,哪怕是再怎么血气勃发、野性横溢,周昂也是绝对不敢冒险把那獐妖也一并解决的。

        有了野性,不代表就要丢掉理智。

        不过现在还好,周昂对自己这一次进入妖境的斩获,相当满意,对于自己的表现,也颇觉圆满。

        主要是因为那狗妖和獾妖一直都没有真的发现不对劲,所以没有加入进来。

        此时坐到地上长长地出一口气,又来上几次深呼吸,渐渐地压下热血勃发之后的那一丝丝后怕,周昂心里的兴奋,就终于是压制不住地冒上来了。

        卧槽,老子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连续杀了两只妖怪啊!

        够吹一年了有没有?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扭头看向面前地上的两具妖尸。

        这灰熊的块头儿是真大,与它相比,那獐妖却是如此的小。

        刚才连杀两妖,周昂一直都处在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下,根本就顾不上检视自己的战果,或者叫战利品,这个时候处在绝对安全的情况,刚刚把心境调整回来,他当然是迫不及待地就站起身来,走过去,拨开了那只大灰熊的耳朵。

        啧啧,我真牛逼!

        两根毛!

        第八品的熊妖啊!

        妖怪虽然都是被灵气所“改造”出来的,但因为本身的身体特性是一切的基础,所以即便是在成妖之后,也依然会遵循着生物自身的诸多特性去发展,力气大的只会力气更大,速度快的只会速度更快。

        而这种情况,据说要一直到第四品的那个层次,才会不再那么明显。

        因为到了第四品,它们就已经接近天妖的层次,可以算是半天妖了,虽然擅长的还是极为擅长,但过去不是那么擅长的,至少也已经算不上弱了。

        至于天妖么……它们已经是无论哪方面都很强大了。

        回到眼前,按照最正常的逻辑来说,一只熊妖理所当然是要比同品阶的其它大多数妖怪都要更强大的,因为它本来就强大。

        现在回想,自己今天见到的四只妖怪里,另外三只要么很怕它,要么就是它的跟班,都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是天生的。

        而事实上,到现在回想起来,周昂也不得不庆幸,幸好自己的速度比这家伙快,所以总能在被它击中之前就躲开,否则的话,被一只第八品的熊妖给拍上一爪子,是绝对绝对要重伤的!

        这个时候,周昂只顾着兴奋和陶醉了,还伸手拍拍那灰熊膀子,感受着里面的肌肉,下意识地就开始联想:这家伙够吃多少顿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角余光却忽然瞥见,旁边的獐妖尸体似乎有些异动。当下他赶紧转身看过去,这一看不打紧,他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狂喜地一步就迈了过去——就在那其貌不扬、身体瘦小的獐妖头顶,竟有一团色彩斑斓的半汽半雾状的东西,正在挣脱肉体的束缚,慢慢地钻出来。

        是妖元!

        在心情雀跃之下,周昂刚才净顾着为自己杀死了一只八品熊妖而高兴了,觉得它是自己这一趟收获的大头,而对这只杀死得更加容易一些的獐妖,下意识地是有些轻视的,但一看到这妖元,他顿时就明白,自己刚才的想法还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刹那间,他忽然就又想起刚才的战斗过程中,自己遭遇到的“巨石”和“迷障”!

        “是了!这两只妖怪是有妖术在的,而且还是至少两种!既然熊妖没有妖元,那理所当然,这只獐妖肯定有!”

        脑子里想着这些,周昂有些兴奋又有些自嘲地在自己脑袋上敲了一下,心想:“整天觉得自己脑子牛逼,思路缜密!其实缜密个屁!一旦兴奋起来,还不是忘乎所以,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丢了?”

        于是他一边兴奋地看着那獐妖的妖元渐渐挣扎着“浮”上来,一边认真地对自己说:“反省!一定要反省!”

        随后,他当即把“桃夭”拔出来,用匕首的尖儿,小心地逗引着,眼看那妖元完全脱离了獐妖的身体,他当即从腰囊里掏出一个小布袋,把里面的符先都掏出来,往身后的床上一扔,然后小心地把那妖元兜进了布袋里。

        做完这一切,他赶紧设下禁制,这才拉紧了袋口。

        若无禁制,妖元这东西会在天地间无规则地游荡,并渐渐分崩离析,重新散溢为天地灵气,它的妖元形态,甚至最多只能坚持三十六个时辰而已,但有了这一道郑师叔传下来的禁制,就至少能把它封住三十六天不动。

        而且时间到期了也简单,再封一遍就是。

        收拢了妖元,而且周昂心里清楚地知道,这妖元里至少也包含着两种法术,则他的心情之兴奋,可想而知。

        小心地把那装了妖元的布袋收到怀里,他拿刀尖拨开獐妖的耳朵一看,果然,不出他所料的是,这獐妖也是第八品的妖怪。

        有妖元才有妖术,但第八品就有妖元,而且妖元里包含了两个,甚至还有可能是三种妖术,充分说明这只獐妖的运气和灵性,都实在是得天独厚啊!

        现在想来,周昂甚至怀疑那熊妖只是这獐妖的跑腿跟班了!

        自己居然能只用不到半分钟,就成功地将其击杀,不得不说,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占了出其不意的光了。

        当然,这是幻术的功劳!

        事实上现在逐渐冷静下来,周昂回想刚才的那两次击杀,他觉得自己这一手简陋而又粗糙的幻术,应该占了至少五成的功劳!

        仅仅只是凭借着跟敖春对练时培养出来的“快”这个能力,要击杀一只八品的妖怪,毫无疑问是极难的!

        虽然自己的“快”,已经是越级的实力了,但对战八品的妖,也是在越级。

        加上“凝滞”,就多少有了些把握对付一个八品的妖怪,但是却绝不可能得手得如此迅速,如此轻松!

        事实上,如果没有幻术,想必那在一旁“獐”视眈眈的獐妖,是绝对不会坐视自己把熊妖给干掉的。

        而同时对付两只八品的妖怪,其中一只还有妖元……几乎毫无胜算。

        但是加上了幻术,自己就把这件事做成了!

        这个时候周昂忍不住想到:怪不得擅长幻术的玉兰宗,在当年稍微露出一点弱势,立刻就被天下各国群起而攻之了。因为大家都对此极为忌惮!

        …………

        在那獐妖的尸体旁呆呆地蹲了一会儿,周昂想到了很多东西,但一个低头之间,他忽然瞥见,“桃夭”上的血迹正在慢慢干涸,这才忽然意识到,收获固然不小,但接下来,自己该考虑一下把收获变现的问题了。

        其实也简单。

        周昂瞥见榻旁架子上的一条毛巾,起身扯过来,小心地擦拭着“桃夭”身上的血迹,一边想:“这个月衙门里刚杀了一只狼妖,已经达到考核线,再加一只熊妖,还是八品的,成绩就已经足够亮眼,所以,这只八品的獐妖就算是交上去,大概率也会被转手成其它县里县祝衙门的功劳。”

        “虽然这是我独力完成的,高县祝在把它变卖之后,该给的收获还是会给我,但我还是可以尝试自己把它卖掉的。毕竟,此前就已经欠了郭援一些人情,人家又是给打听消息,又是帮着买马之类的,钱是一回事,人情是另外一回事,他之所以那么热心的帮忙,应该就是等着我有这一天呢!”

        “所以,这单生意可以给他,不只为了以前,也为以后。有了这一次的生意,以后要找他做什么事情,毫无疑问他会更卖力!”

        至于别的……

        “嗯,我该先问一声高县祝的,上交妖尸的时候,只交皮行不行?因为我还没吃过熊肉啊!这么大一只,可以炖一锅,再烤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