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仙侠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衍

第十一章 衍

        周昂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首先是这忽然活起来的一幕,令他有些吃惊。

        这在他而言,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一件事——此前有过两次成功的实地使用的经验,也有过一次失败的经验,他自己在家时也曾测试过几次,而这些所有,每一次的结果,都清楚地显示,目前他的这项特殊的能力,仅能支撑自己稍稍窥探某个极狭小的地域内的极少的个别人物残存下来的影像。

        且必须是在几个时辰之内发生的事情。

        这种影像的回溯,不能换地方,不能间隔时间太长,目前测试的极限是不能超过七个半时辰,也就是十五个小时。

        而且要有的而发。

        你心里必须要知道自己想要探询的是什么事情,或锁定某个人,然后才能借助于灵气的帮助,略窥一二。

        全景式扫描,那是不可能的。

        想看什么看什么,也是不存在的。

        按照周昂的理解就是,自己的内存和处理器都达不到要求。

        等级太低。

        但是现在,方圆二三十米的范围之内,一切的市井、人声,在他面前清楚如画,真切到仿佛随时可以伸手去触摸。

        当他转头,能清楚地看到另外两个边走边谈话的健壮汉子,他们在说着今天的工钱问题,再转头,是一位老者正牵着自己小孙子的手从街上走过,小孙子吵着要吃芝麻香饼,老者虽有些为难,却还是答应了下来,于是小孙子顿时雀跃起来,拉着自己爷爷的手就要大跑……

        再回头,那面带诡异笑容的人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身上似乎流淌着神圣的光泽一般,终于转身离开——周昂知道,此时那霍大郎二人,应该是已经被流水波涛给冲走了。

        忽然心念一动,他在心里默念一声。

        忽然间,光影流溯。

        霍大郎神情呆滞地从街口走来,他那表弟与他仅隔数步相随,而两人走过之后片刻,那神秘人也终于从街口走来,随后便含笑站在原地,脸上绽放出真切而神圣的笑容,看着霍大郎等二人从容赴江。

        是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周昂是真的感觉,这神秘人脸上的笑容,包括他眼中的笑意,都带着一抹说不出的神圣感觉。

        但正因如此,才越发让周昂觉得诡异之极。

        心里默念一声,让眼前明亮的诸般光影顷刻间消散,使黑暗重新笼罩自己的视线所及,周昂却是不由得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这肯定是那铜镜在帮自己的忙。

        就说嘛!这可是自己师父难得留下来的唯二的物品之一,就算本来是个凡品,被他老人家贴身携带多年,也理该沾上了不少仙气才对。

        不过……这就是大衍术吗?

        此前周昂也曾有所推想,而且也是因为上次在客栈内的那次光影回溯,但是到了今天,在那铜镜的帮助下,一下子将自己的观察范围扩大到如此之大,周仓才忽然一下子再一次意识到,这种光影回溯的能力,是有多么的强大。

        试想,如果不是在铜镜的帮助下,自己能够看到那个神秘人的存在,这种明显已经完成了整个案情闭环的案子,该向哪里去查出那人踪影?

        说不得的结果就是,无论这边怎么努力的查案,也是自始至终都不会意识到,这三件连环的案子里,曾经有另外一个人出现过。

        从头到尾,他始终参与其中,但是却几乎没有留下丝毫可供捕捉的痕迹。

        只有此刻的这诡异一笑。

        这个时候不由得再次回想起,自己当时坐在江边的茶摊上胡思乱想时,曾经想过的一些东西。

        请用“衍”字造词:衍生、繁衍、推衍……

        …………

        “子修,子修……你没事吧?”

        周昂忽然回过神来,将自己从各种思绪里抽身回来,深吸一口气,道:“我觉得,我可能找到真正的凶手了。”

        高靖愣了一下,“你不是说那霍大郎的表弟已经……慢着,你是说……这件事背后果然是有操纵者的,对吗?”

        周昂点了点头,道:“我看见他了。”

        高靖又愣了一下,随后脸上迅速露出惊喜的表情。

        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样子的三件连环案形成的近乎于案情闭环的案子,三天的限定破案时间,带给他的压力可想而知,好不容易抓到的一条线索,又在刚才被周昂亲口否定掉,此刻他的压力可以说是达到了巅峰。

        虽说就算三天破不了案,郡祝衙门也未必就能因此把他怎么样,至少是不至于直接把官职给撸了,充其量就是申斥一番,减掉些许积功,但那种在案子面前无能为力的感觉,却是让他难以忍受的。

        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涉到了跟郡里的一些明争暗斗,他更是不愿低头认输。

        而现在,周昂忽然告诉他,他找到真正的凶手了!

        他的惊喜可想而知。

        于是心念电转之间,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周昂,当即问道:“此前我们曾经做过推测,怀疑那霍大郎自身并不是什么修行者,他只是心智被蛊惑、被操控了,所以……你现在可以确定这一点,并且……‘看见’了那个操控者,对吗?”

        周昂郑重点头。

        那一刻,高靖的拳头紧紧握起,旋即松开。

        深吸一口气,他脸上终于难得地露出狂喜的模样。

        “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回衙门,我需要一个画师。”

        “善!咱们这就走!”

        话说完,高靖迈步就要下江堤,但犹豫了一下,他却又站住,忽然回过身来,看着周昂,犹豫片刻,道:“子修兄,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周昂笑笑,没说话。

        但片刻后,高靖却又道:“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法术,也无意窥探,不过我得告诉你,你的这种法术,我此前闻所未闻。为子修你考虑,咱们今天的查案过程,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它也不会出现在卷宗里。如何?”

        这就是很现实很真切的考虑了。

        如果他不提,接下来周昂也准备跟他说的,不过他能转瞬想到,并且主动提出来,尤其可见其秉性,以及这份真切的相待。

        不过……闻所未闻?

        也就是说,至少是在高靖这位县祝的了解范围内,即便是在这个世界的神秘世界里,也没有和大衍术类似的法术吗?

        只是此刻无暇多想,案情要紧。

        于是,周昂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

        几匹快马疾驰回衙。

        刚一下马,高靖第一时间便吩咐道:“去叫画工来!马上!”

        然后与周昂一起直奔二堂。

        过不片刻,画工被叫来了,而又过了不大会儿,接到了通知不必再查那霍大郎表弟去向的杜仪等人,也陆续回来。

        大家都围在书案一圈,看着那画像在周昂的指点和要求修改之下,逐渐成型。

        到最后,周昂在光影回溯中见到的那人的身影,基本准确地出现在了画像中。

        周昂又看一遍,当即道:“就是他!”

        于是画工暂时退下,不大的画像在众人手中流转。

        每个人都认真地端详。

        此人相貌其实有些平平无奇。

        当周昂亲眼看见他时,会觉得他那双眸子实在是格外的熠熠生辉,但是很遗憾,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画工已经尽力,也无法描绘出周昂所描述的那种感觉——勉强相近的体现在画像上,是那双眸子显得有些邪魅。

        注意到大家都已经轮流看过了一遍,高靖敲敲书案,道:“所有的人,都给我行动起来,待会儿让画工再多画几份,大家人手一份,尽快找到他!但是……要注意,找到他,但是千万不要惊动他!”

        说到这里,他郑重地强调道:“如果我们的推测和判断没有出错的话,此人应是极为擅长一种操控人心的法术,通过案情我们甚至可以知道,他在操控人心的同时,很可能还能够透过这种操控,使得被操控的普通人都具备一定的攻击力!”

        “所以,找到他,但是不要惊动他,我们需要小心地安排人手,务求一击必中!因为……咱们很可能不会有第二次的机会!甚至一旦被他事先察觉,咱们就可能连一次的机会都没有!这是个能操控人心的修行者!”

        众人闻言,都缓缓点头。

        但也是这个时候,却仍有几个人,如杜仪,脸上带着些许的狐疑,忍不住道:“那么……咱们现在就算是锁定此人了?不再考虑其他的可能了吗?咱们确定是这个人在背后操纵了那霍大郎的一切举止的话,那么……他的动机是什么?操纵这件事情,他有什么收获呢?把他放到案子里,尤其是作为幕后的真正凶手,他总得有说得过去的动机在吧?不然就算拿了人,上上下下,怕也是说不过去?”

        高靖闻言缓缓点头,“所以……尽量拿活口!”

        这个难度可就很大了。

        从对方善于操控人心的角度去考量,甚至比对方善于操控幻术还可怕,因为一不留神,很可能你身边的某位战友就已经被对方操控了。

        这等人,当然是直接杀死最为安全。

        然而,杜仪的说法是很有道理的,并不是说县祝衙门找到一个人,说凶手是他,然后杀死,他就真的成为上上下下都认可的凶手了的。

        县祝衙门以及官方修行者的特殊性,给了大家在做事情的时候极大的操作弹性,很多时候很多事,都不必非得找到确切的证据才能动手或杀人,但那样做的前提也必须得是对上司说得过去,或者有合适的逻辑来支撑。

        拿这件事来说,你手里必须得有证据或有证人,来证明他是凶手。

        至少也得有逻辑,可以证明他“很有可能”是凶手!

        所以……考虑到这三件案子背后几乎不可能再有别的证人,那就必须得得到此人的亲口认罪,才可以将其诛杀无误。

        不然的话,郡祝衙门那边是随时可以扣一顶“胡乱杀人了结此案”的大帽子过来的。

        此时,高靖思索片刻,道:“先查!查出来此人是谁,住在哪里,咱们动手的时候,请郡里派人协助,我相信,只要此人是真的凶手,哪怕他不说话,在抓捕的过程中,他也会暴露出很多事情。到时候……不证自证。”

        众人闻言,都露出思索的表情,但随后,大家都纷纷点头。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逻辑。

        如果对方不拒捕,则官方拿他就没办法,但也很大程度上说明他可能不是大家要找的那个人。

        如果对方拒捕,且有实力拒捕,那就必然要在拒捕的过程中展露出实力。

        而对于官方修行者来说,只要看到他的实力,就足够了。

        因为有资格审查官方修行者内部处理的案件的人,只有更高的官方修行者机构——只要有足够的逻辑支撑,杀了再说绝不算错。

        这就是官方修行者方面,与普通的衙门在处理案子的时候,最大的特殊性。

        于是,就在这样一场简单的几句对话里,所有人的思想都统一了起来,于是有人出去,要再次把那画工叫进来,再多画几幅画像,好拿去给各自的线人们看。

        但就在这个时候,手里一直捧着那张小像看个不停的卫慈却忽然道:“我觉得……可能不用再画了。因为我认识这个人。”

        众人闻言都纷纷吃惊地看向他。

        他手里拿着画像,脸上兀自露出一副无法置信的模样,吭哧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又开口道:“如果画工没画错,我没看错的话……此人名叫王果,棋力极深,又写得一手好字,而且还极擅看相测命,也会看风水。我大前年买宅子的时候,就是找他帮我家里看的风水。”

        大家都呆呆地看着他。

        卫慈有些懵,环视一周,然后道:“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此人就在报国寺门口摆摊,口碑一向极佳。而且……”

        说到这里,他看向周昂,道:“此人的字比之子修也毫不逊色,他当年帮我批命时候的揭帖,我到现在还留着呢!而且我听说,城里许多喜欢弈棋的人,甚至花钱请他与自己对弈……”

        ***

        虽然单更,好歹也是四千字大章,求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