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科幻灵异 - 独步大千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老僧与蛟龙

第六十章 老僧与蛟龙

        残阳,茅屋,老树。

        天已渐灰。

        老树下,一老僧与一白衣青年相对而坐。

        木鱼禅鸣,“笃”“笃”之音,好似击打在人的心底,让人心灵清澈。

        陆青萍三个人表情都有些凝重,缓缓地自不远处,朝这里走来。

        在他们的眼中,这茅屋老树下的一僧一青年,好似独处于某一种奇特的界域当中。

        “莫非是佛门传说中的方丈净土。”

        道门有方丈,佛门也有方丈,相同的名词,不同的意思。

        但佛门的方丈,通常是指佛门寺院首脑,所居之地虽然只方丈大小,却内蕴十万功德林,有芥子方寸,须弥天地的意思。

        眼前这老僧和林晚阳所处的界域,便好似一座方寸天地,将他们与外界隔绝了开来。

        三个人还能够看见他们端坐在树下,但却感受不到二人的存在。

        陆青萍三个人终于靠近了树下。

        宋微雨看见大师兄的样子,比下山的时候更多了一丝成熟俊逸,此刻面容平静,双眸紧闭,似乎假寐般盘坐在老僧的面前,呼吸匀称。

        女子一腔担心在这一刻,完全放下,忍不住喜极而泣。

        大师兄没事就好。

        而就在宋微雨忍不住伸手张口,准备呼唤这个等了两年多的男子之时。

        一声沉稳的苍老嗓音,缓缓传入三人耳中:“不可妄动。”

        循声望去。

        正是盘坐在林晚阳对面的灰衣老僧。

        宋微雨脸上多出抱歉和感激,躬身道:“武当山宋微雨,多谢大师救我师兄性命,还未请教大师名号。”

        老僧仍旧闭眼,敲着木鱼的动作不急不缓,也不见嘴动,却有声音传出:

        “老衲上苦下玄,施主客气了。”

        “原来是苦玄大……”宋微雨正要再次开口拜谢。

        忽然心中闪动,这个名字好像什么时候听师父说过,是佛门圣地金刚寺的某位大师?

        但她一时半会儿不能确定,就先将这念头放下,转而关切的看着林晚阳,然后施礼请教:“不知我师兄现在情况如何?”

        就在宋微雨关心林晚阳的同时。

        陆青萍也在暗暗打量不远处的那位黄衣中年和面前的苦玄老僧。

        刚才看那黄衣中年微微流露一丝气机,便让周围草木生出灰败之机,这种修为境界,恐怕已经不是普通江湖武林众人可以做得到了,极有可能是……

        超越了武道大宗师的“神通法相”之境。

        这一步境界,驾雷驭电,掌控天地万物之气,斡旋五行,只在指掌之间。

        而这苦玄老僧能和这黄衣中年相识,恐怕也是同样不俗的修为。

        就在陆青萍在一旁暗思这些的时候。

        对于宋微雨的问题。

        老僧嗓音平缓又厚重,慢慢道:

        “林施主施展了入魔之术,魔根深中于心,现在他那一日大战后的外伤已好,但是意识早已不复原来,沦为了只有一腔血红杀性的魔头,身体不能自掌。”

        尽管早就在黄衣中年那里听到了入魔的前后因果,现在再次听到老僧的确认,这对姐弟还是心中颤抖。

        陆青萍却在这一刻问道:“那不知大师,现在是在……”

        陆青萍忽然开口,让老僧微微沉默片刻。

        “这位施主是?”

        随后,他顿声问道。

        陆青萍说了自己和武当山的姐弟的朋友关系。

        老僧闻言,再一次沉寂片刻,不知在想什么。

        旋即,他才慢慢道:“林施主因为是主动入魔,所以即便是对老僧而言,也十分棘手,在见识过了他入魔后的残忍好杀状态后,老僧不得已,使用了佛门降魔神通,将他和老僧的意识一同拉入净土佛地之中。”

        “在净土佛地中,有庄严圣音洗涤他的心智,有望唤醒他的本来意识。”

        “佛祖云,世间修行,不过是降服其心,若林施主此番能够降服魔念,对于他来说,也是另一种修行。”

        三个人同时若有所思。

        佛魔之说,一直在阎浮大地上广为流传。

        有“佛魔一念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魔坏佛成道”“末法魔劫”等等佛门传说故事。

        佛门的确是最了解魔障的一个教派。

        林晚阳虽然入魔,但看现在这意思,似乎在老和尚的帮助下,并非没有恢复的契机。

        而这树下二人一动不动,便是老和尚在帮助林晚阳降服魔念。

        “多谢大师慈悲!”宋微雨感激不尽,再次躬身。

        片刻后,她迟疑道:“不知何时,我大师兄才能回来?”

        苦玄道:“自从救林施主那一日起,老衲已经与他一起枯坐六十天了,一切全看林施主自己。”

        “降服其心,顿超佛地,有的时候放下屠刀只需一念之间,有的时候,却需要很久很久……”

        宋微雨恍惚失神,这也就是说,谁也不清楚林晚阳,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从入魔的状态里走出来。

        转念后,她柔美的脸上升起坚毅,道:“那我便在这里陪他。”

        她瞬间就下了决定,正当她转头,准备给陆青萍和小师弟说些什么。

        忽地。

        老僧平静缓和的声音传来,让她面色变幻。

        “净土不染尘,几位施主留在这里,并不会有益于林施主,反而会打扰了此地的清净之境,致使能生出一些不必要的变故……”

        “这……”宋微雨陷入犹难。

        她痴神的看着林晚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留在这里,反而会打扰到林晚阳。

        但,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又怎么舍得再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那中年人声音传来,道:“将你们带来,乃是看在你们与他关系匪浅,但你们若真是为了他好,便不要久留此地,让他好好在此降服心魔,才是正事。”

        “若是打扰了他,出了异变,就算是老和尚也没办法了。”

        听到中年人的声音,宋微雨面色微变。

        江小东看了一眼师兄,随后转头温声劝道:“师姐,既然知道师兄没事,在此养伤,我们可以每天都来看看他,直至他从魔念中挣脱,我们在一起回武当山,不在这里等,在别处等也是一样的。”

        宋微雨也并不是听不进去话的人,闻言之后,便苦笑道:“嗯。”

        最后,她仍依依不舍在此缠留片刻。

        到了天渐黑时,三个人离开。

        陆青萍这一路都没怎么说话,但他心中却始终觉得这老和尚和那中年人有点不对劲。

        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却又说不出来。

        并且,二人的修为都高深的恐怖,让他纵然心中有异样,也只能压在心里,准备先和姐弟二人回到均州城内,再好好将自己心中的怀疑,好好地分析一下。

        …………

        就在三人离开后。

        天色已黑。

        茅屋老树下。

        老僧忽然睁开了眼睛,这一双眼睛,浑浊且沧桑,注视着眼前的青年,开口说话了。

        “林施主,已经见过你师门之人,这最后两大执念的其中之一,也该放下……”

        老和尚语气中带有点化般的慈悲,又似乎超然物外的佛陀在讲述世间最精妙的大法,教人放下世间苦难,直达彼岸。

        就在老和尚这一段话落下间。

        树下的林晚阳忽地手指微动,有些挣扎,然而,他的发髻却于这一刻开始散落,滑下黑发如瀑,开始脱落……

        三千如瀑黑丝,缓缓而去,在树下飘飞着,代表着执念的一点点消失。

        苦玄老僧嘴角噙起淡淡笑容,注视着眼前闭目青年:“在佛道气运残聚的养龙之地诞生,前二十年学道,而后一朝入魔,道魔之后,终该皈依我佛,武当山又为佛门培养了一个好佛子。”

        林晚阳人生虽短,却经历了大起大落,先入道,再入魔,这是何等罕见的劫难。

        在佛门之中,修行就是不断地渡劫,唯有渡过一重重劫难,才能最终成就正果。

        林晚阳前后经历道、魔大变,这样的劫难被他走出,一旦遁入空门,未来的佛门修为将不可限量。

        “现在,就剩下了那最大的一桩执念了。”

        但连武当山的师门情义,都在刚才被老僧设法度化了,最后一桩执念,只是时间问题。

        已经离开的陆青萍三个人如果还在这里的话,就会看见一些他们刚才没有看见的东西。

        在刚才空无一物的林晚阳头顶,居然一直有着一只金色的大手掌,再顺着那只大手掌往上看,是一尊七八丈高大,若小山包般的怒目罗汉法相。

        他的神眼如电,一直手掌从高空探下,摩挲在了林晚阳的头顶,掌心中释出道道佛门度化之力。

        这哪里是什么净土世界,帮助林晚阳降伏其心。

        分明是以强大的修为,在强行为林晚阳剃度,让其出家!

        这尊巨大的怒目罗汉法相,正是从盘坐在林晚阳对面的苦玄老僧身上生出,是他的佛门大神通之术。

        与此同时,老树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头异兽,土黄色皮肤,浑身被鳞甲覆盖,约有十数丈长,头生独角,腹下有爪。

        竟是一头异兽——黄蛟!

        “老家伙,下次骗人这种事,别让老子去干了,老子最是做不惯这种拐弯抹角的事儿,更习惯直来直去点……”

        蛟龙开口,吐露人言。

        老僧不答,如同坐化木石。

        深夜里,星空下。

        唯有“笃笃”木鱼禅音,传入夜空。

        千里静谧。

        一颗在怒目金刚手掌下挣扎的心,不为人知。

        ………………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