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玄幻奇幻 - 外挂傍身的杂草在线阅读 - 第515章 我今天发了毒誓

第515章 我今天发了毒誓

        木长寿完成化魔状态。

        “师兄,我来了。”

        木长寿开口,声音冰冷,周围的环境都好像变成了冰天雪地似得。

        冷飕飕。

        同时,周叶有些奇怪,这冰冷的语气,再加上这句话其中隐含的意思,为什么有些奇奇怪怪的。

        “来吧!”

        周叶怒吸一口二氧。

        活动了一下肩膀,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示意木长寿,师兄很牛逼,你尽管来就可以了。

        木长寿收到。

        左眼瞳孔当中,倒映着的魔树静静地在那里。

        就好像有着什么魔力一样,吸引着周叶朝着那颗魔树看了过去。

        眼里的景象,有些模糊,周叶感觉有那么一丝困倦。

        一丝丝魔气,在周叶的身体周围环绕着,逐渐要将周叶包裹。

        感知着身体周围的魔气,周叶没有丝毫反抗。

        “小师弟的魔瞳虽然能够影响我,但这是在我主动愿意被影响的情况下,如果在平常的状态,就算心魔已经诞生,小师弟想要影响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周叶内心里琢磨着。

        而真身上,魔气已经将周叶彻底的笼罩。

        庞大的心魔幻境如同画卷一样徐徐展开。

        周叶感觉自己面前的景象开始有了变化,从模糊到清晰,从青虚山变成了一处从未去过的深山野林。

        “这是什么鬼地方?”

        周叶有些愣神。

        抬起右叶,触碰了一下身旁的一颗大树。

        叶尖刺入了大树,一种虚幻的感觉袭向心头,这让周叶感觉很不真实。

        “双方的修为差距还是有些过大,如果这个差距缩短,甚至处于平级,那么此时的心魔幻境应该是真实的世界。”

        周叶饶有兴致地点评着。

        内心的深处。

        “不!!!”

        心魔,与周叶一模一样。

        此时的表情,狰狞无限。

        它怒火中烧,额头上青筋显露,双拳也紧握了起来,不断在抗争着。

        无边的魔气拉扯着它,想让它强行诞生,并且出现在那虚幻的心魔幻境内。

        “放开,你给我放开啊!”

        心魔含泪怒吼。

        这都是什么事儿。

        你们师兄弟之间尝试魔瞳的作用以及效果能不能不要带上我心魔。

        这和我心魔有什么关系啊。

        “周叶……我,恨你!”

        心魔痛哭失声,依旧没有放弃生的希望,还在不断的挣扎着,想要逃离,想要不被那恐怖魔气拉扯出去。

        此时的心魔只有自保的力量。

        因为它还没有真正的诞生在周叶的内心里,所以它无法发挥出那一份属于它的心魔力量。

        如果能行。

        心魔根本就无惧魔瞳的力量,因为心魔的修为境界同样是不朽境中期,甚至如同周叶一样,比寻常的不朽境中期修行者要强大太多太多了。

        外挂爸爸让周叶的实力成为同级最深厚没有之一,而周叶也对心魔的力量影响,让心魔和他成为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单独一个心魔就能价值无数积分的原因。

        外界,青虚山悬崖边。

        木长寿的左眼内。

        魔树迎着风,树叶哗啦啦的。

        瞳孔内的景色让人第一眼看到就感觉魔树非常的孤寂。

        丹田内。

        玄丹在高速旋转着,木长寿逐渐有些虚弱。

        师兄的修为境界还是太高,只不过影响了师兄半个呼吸的时间,自己就有些不行了。

        “必须要想办法让魔瞳的作用变得持久起来。”

        木长寿内心思索着。

        同时,对实力追求得更加迫切了。

        只要在师兄对敌的时候,自己能够影响到敌人一点点,那么他相信,以师兄的实力,足以秒杀对方。

        只要自己变强了,那么这个想法就会非常稳妥。

        心魔幻境内。

        周叶站在半空当中,叶尖上已经有剑芒在吞吐。

        心魔幻境在颤抖,周叶知道,小师弟支撑不了多久了。

        而心魔,还未出现。

        场面有些怪异。

        “心魔老弟,你还是赶紧出来吧,这心魔幻境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啊。”周叶叹息着。

        心魔冷笑。

        出来个屁。

        你叫我出来,我就出来,那我多没有面子。

        不去!

        心魔死命抵抗。

        它心魔今天发毒誓,它今天要是出去了,那就天打五雷轰,直接将它碾压成渣。

        从旁观的角度看来。

        这样的想法就很妙。

        只要不用被周叶吸收炼化,别说被天罚弄死,就算是被别的生灵弄死,也算是一种得偿所愿的死法。

        “嘭!”

        半空当中,炸响传开。

        魔瞳的威力展开,由无边魔气凝聚,倒映了周叶真实内心的心魔出现。

        “这是魔瞳所凝聚出来的心魔?”

        周叶有些诧异。

        趁着那心魔好像在感悟什么,周叶的右叶闪电般地窜出,随后卷起心魔就开始炼化。

        “吼!”

        心魔感受痛苦,开始咆哮。

        周叶没有理会。

        而他自己的心魔,更害怕了。

        “好特么的无情,连交流两句的机会都不给。”

        心魔ヽ(*。>Д<>

        这株草好恐怖。

        吸收完心魔的周叶,浑身抖了抖,只感觉快乐无限。

        由魔瞳制造的心魔,给他提供了五千万的积分。

        虽然数目并不多,但是周叶就很满足。

        别的生灵都不懂,这种比较便宜的心魔,是可以量产的。

        而自己内心的那种心魔,才是奢侈品。

        内心角落。

        “无情、残忍、没有人性!”

        心魔很惊慌,张嘴就有绽放金光的莲花冒出。

        有点遗憾的是这些并不能详细描述,如果详细描述,那就是“***”。

        一长串,想想就有些可怕。

        “舒坦。”

        周叶感叹一声。

        “咔!”

        心魔幻境坚持不住,最终碎裂。

        周叶感觉恍惚了一下,回归了现实。

        看着站在面前,神情冰冷,但是藏不住疲惫之色的木长寿,周叶抬起叶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师弟,辛苦了。”

        “师兄,没事的。”

        木长寿淡淡道。

        随后,魔气消散,木长寿瞳孔的异象散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

        额头上,都在冒汗。

        “小师弟,有没有感觉魔瞳的异常,有没有后遗症?”周叶问道。

        木长寿仔细地感知了一下,随后摇摇,回答道:“后遗症没有,就是我现在特别的虚弱,玄气消耗干净了不说,我感觉我半天之内完全无法动用武力。”

        周叶明白了。

        “这就算是后遗症,半天之内不能动用武力。”

        顿了顿,周叶继续说道:“以后你要小心了,如果你和敌人交手的时候动用了魔瞳,能直接干掉对方最好,如果干不掉,那就直接跑路。”

        “师兄放心,我肯定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木长寿点头。

        “那就好,打不过转身就跑路是很正常的事情,一点都不丢人。”

        周叶笑了笑。

        “好了,把这片草叶炼化了,不仅仅能治疗,还能放松你的心神,很有作用的。”周叶自断一叶,对木长寿说道。

        木长寿接过那片草叶。

        神色有些复杂。

        这是师兄的真身。

        可是,真香啊。

        木长寿炼化着那片草叶,感觉师兄就是一株行走的恐怖灵药。

        不仅仅战斗力惊人,并且治疗的能力也异常的恐怖。

        草叶炼化完,木长寿轻松了许多,没有刚才那么虚弱了。

        “休息会儿吧。”

        周叶将断裂掉的叶尖恢复了过来,随后躺在地上,贴着土壤。

        “好。”

        木长寿躺下,缓缓吸收天地灵气补充玄丹里消耗掉的玄气。

        周叶看着扭曲的太阳,意识已经沉入了内心角落。

        在那里,有着一大坨魔气在沸腾着。

        周叶有些想不懂。

        “心魔老弟,以咱俩的关系,你不觉得你应该早点诞生,然后我们哥俩好早一些日子相见吗?”周叶问道。

        “你给我滚哦。”

        心魔不屑。

        什么他娘的关系。

        我心魔和你周叶有个屁的关系,有关系也是仇人的关系。

        “我是拿你当兄弟看待的,你对我却是这种态度,你让我很心伤啊。”周叶有些无奈,同时感觉有些痛心。

        这心魔一点都没有骨气。

        “老弟,你虽然是心魔,但是你也有修为,也算是修行者,你应该有无所畏惧的勇气才对,只要有了这样的勇气,你将会无往不利!”周叶鼓励着心魔。

        然而。

        心魔根本就听不进去。

        无往不利?

        说什么呢,明明就是处处碰壁。

        “商量一下,你还是诞生吧,反正你不可能永远都在抵抗的。”

        “你诞生了之后,我不直接弄死你,我就吞九成,然后你慢慢的恢复,等恢复完我再吞你九成,一次循环,你觉得怎么样?”周叶问道。

        周叶觉得从未见过自己这么仁慈的大修行者。

        要是别的大修行者遇到他这样的情况,什么都不说了,直接吞了就是。

        但是周叶觉得这样不太好。

        一点都不懂得什么叫细水长流。

        割韭菜它不好玩吗?!

        “我觉得这样很不好。”

        心魔拒绝。

        开什么玩笑,你周叶心里在想什么,我心魔还能不知道吗?

        想细水长流,那是不可能的。

        “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就可以了。”

        “我觉得这个提议就很不错,如果你不愿意,那我把你彻底吞了,重新造一个乖一点的心魔。”周叶语气认真,就好像真的似得。

        “还能不能有点魔权了?!”

        心魔愤怒的同时,又感觉很委屈。

        ((??(//??Д/??/)??))

        “从了我吧,老弟。”周叶微笑。

        心魔气炸。

        宝宝魔委屈,宝宝魔想哭。

        “我今天发了毒誓,明天好不好?”心魔极没有尊严地问道。

        “那我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