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玄幻奇幻 - 我的造梦空间在线阅读 - 406 乾元宗(真·本章说解禁)

406 乾元宗(真·本章说解禁)

        杨雅晴同学本身就是一个仙侠爱好者,对于仙侠里的炼气和嗑药设定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所以她很快就能接受所谓的升级设定,仗着姬晓轩上一次勘察的功劳,大家各自找了一块灵气丰沛之地进行修炼,只有林安然始终悟不出炼气的诀窍,夏坤和姬晓轩如何指导都帮不上忙;无奈之下,林安然只好纯靠嗑药来提升力量;就这样,大家各自都在努力提升着功力,忽然少孤山风云突变,乌云密布,紧接着传来一阵晴天霹雳的巨响,接着又跟上了四道雷光,每一道都有崩山劈海的震天架势。

        那个方向好像是……晓轩炼气的所在?

        众人担心晓轩的安危,在雷劫后便急匆匆地飞过来查看晓轩的情况,发现她整个人都像刚刚又洗过一遍澡那样闪闪发亮。

        “你、你是渡劫了吗,mora?”

        姬晓轩点了点头,“现在我是化神期修士了。”

        在姬晓轩所查询的资料里,化神期修士区别于元婴期修士的特点就是天地法则的初窥与应用,化神期修士能够略微感知到天地元气的存在,只要元气不尽,化神期修士的法力就用不完,这就是化神期跟元婴期最大的区别;除此之外,化神期修士的寿元也会增加两千年(这在副本里是没什么用)。

        或许也正是因为化神期修士气力不尽,少孤山的师尊才得以一直禁锢住赤虎而不至耗尽灵力?

        “既然晓轩的战力直接提升了一个段位,咱们要不要试试去攻击赤虎?”赵青丝提议道。

        虽然现在再次挑战赤虎还有很多不稳定因素在里面,但是要知道整个副本只有三周的攻略时间,没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在这种初级关卡拼命修炼成十里坡剑神。

        “可以先试试看,反正存档点也已经找好了,就算团灭也有机会逃掉。”

        “然后咱们的计划就是,主攻手让化神期的晓轩和相性克制的青丝来担任,其他人从旁辅助对吧……那,谁来主守呢?”

        “我来吧,上次我没发挥作用,现在我已经不一样了……”林安然擦了擦嘴,夏坤看她肚子鼓鼓的,便忍不住吐槽道,“你这肚子是……怎么了?”

        “大概是因为我磕了一颗【生生造化丹】,说是能加速元婴成长什么的……”林安然捂着鼓鼓的肚子,一副十分满足的样子,“大概他快长大了。”

        “元婴是在洞府里的啊,不是在你肚子里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赶紧查下刚才嗑药的记录,有没有什么药是相互冲突的……”

        夏坤似乎很着急,林安然在夏坤的催促下打开只有她和夏坤才拥有的ui记录,找到了其中一条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生生造化丹】和【一元忘尘丹】同时服用会导致消化不良,法术效率降低,但气血上限能临时提升10000点。

        “那这样正好。”夏坤的表情像是松了口气,“你就负责防守,注意赤虎灵体的架势。”

        “知道了……噫!”突然在夏坤面前打了个嗝,林安然羞耻地掩住了嘴巴。

        夏坤同少孤山的师尊对话,让对方解除了对赤虎的禁锢封印,封印被破开后,赤虎的身体再一次迸发出炽烈的火焰,在灵体尚未成型以前,夏坤一行人便朝着赤虎的本体疯狂输出。

        赵青丝炼气时获得的是最佳的灵脉之地,嗑的灵药也是除了安然之外最多的,她的两道飞轮甩过去,如同两道拖着蓝色彗尾的流星,赤虎身上迸射的火焰在寒月双轮的攻击下黯淡了不少,赤虎呜咽着四处乱冲乱撞,被姬晓轩操控的赤练鞭死死捆住了。

        受到限制的赤虎没办法展开灵体,又一直在承受寒月双轮的伤害,看得出来他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感觉很有效果……其他人也一起攻击吧!”

        夏坤和杨雅晴这个时候一齐出手,催动法器疯狂攻击赤虎的本体,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拉锯战以后,赤虎终于在凄厉和不甘的狂吼中身形俱灭了。

        ……

        这就完了?

        跟上次比起来,过程也未免太简单了些……

        不过除了实力提升之外,上次被击败也占有很大的偶然因素,总体而言还能接受。

        只有林安然感觉十分挫败。

        “你们都不给他放出灵体来,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啊喂?!”

        “别难过,后面还有你发力的机会。”

        夏坤轻轻地拍着林安然的头,由于安慰她的姿势不对,就像哄小孩一样,导致被安然狠狠地揍了一拳作为宣泄。

        解决了赤虎少年期的分身以后,少孤山的师尊主动上前找上夏坤一行人,拱手答谢道,“多谢各位飞凤门道友襄助……此子顽劣不堪由来已久,今日之事当属意料之内。怎奈乾元宗掌门天元尊者早年曾嘱咐于我,言此子天赋异禀,待其十岁时将登门造访,意欲收此子为徒;乾元宗乃上古四大宗门,其洞府位于九霄之界,路途遥远;我少孤山今日遭此劫难,无力调派人手;素闻飞凤门与乾元宗一向交好,烦请各位道友代劳知会,不日某自当登门谢罪……”

        “帮你相告可以,”赵青丝在一旁插着腰道,“我们又是帮你除恶,又是帮你跑腿的,你就不能给点谢礼答谢我们吗?”

        “这个……”

        虽然赵青丝确实有点趁火打劫的嫌疑,不过对方只是盗梦副本的npc,过分一点也没关系,更何况青丝也有超空间发挥的羁绊之力作为依托,少孤山的师尊听着赵青丝的呵责,一副十分满足的模样,末了还是拿出了一件法器作为答谢。

        “这是本门的镇门法器——碧玉水仙环,是上品二级的宝物,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极大提升五行水相之力……”

        赵青丝不由分说就从少孤山掌门师尊手中有些暴力地拿过了法器,

        “它跟了老朽两百多年,是老朽最宝贵的法器之一,小丫头……你可得好好待它呀……”

        “我知道啦,谢谢爷爷!”赵青丝显然对应付年纪大的长辈有着独到的天赋,原本还絮絮叨叨,心心念念镇门之宝的少孤山掌门师尊,现在已经完全被赵青丝那甜美的笑容所治愈,进入了无限的青丝狂热状态。

        而赵青丝得到了法器之后就一个劲地向杨雅晴炫耀,“看吧垃圾!老娘的法器比你强多了!还有两件呢!羡慕吧!”

        “没有最强的法器,只有最强的修士。”杨雅晴眯着眼睛微笑道,“依着你的实力,我看最多也就能发挥法器一成的水准不到吧?”

        “我****”赵青丝日常开启暴走萝莉喷。

        夏坤一行人解决了少孤山的危机,回到了少孤山的山门处,之前载着他们抵达的五彩神龟就停留在悬崖的边沿。

        而根据系统的设定,夏坤他们需要击败数个赤虎不同时期的分身,所以此时他们消灭的赤虎只是赤虎之一,接下来要对付的应该是少年时期的赤虎,更强的存在。

        众人飞到了神龟的甲壳上,神龟一声长啸,岁后便载着众人朝云海飞了过去。

        “要是把每一个地点当做平行时空的话,我们这次要去的乾元宗,一定还有一个赤虎在等着我们。这个赤虎要比我们现在对付的赤虎更强,大家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意思就是,这次的盗梦副本不是一个开放世界,而是一个闯关游戏吧……”赵青丝沉吟道,“少孤山的npc这么给力,按照这样的发展,乾元宗的队友应该更强吧?毕竟是什么上古四大宗门……”

        “话虽如此……但我们也无法指望每次都能获得队友的帮助……”

        九霄之上的所在确实十分遥远,夏坤他们在神龟上坐到天亮,才抵达了目的地——乾元宗。

        与少孤山相比,乾元宗所在的地域是一片群峰环绕的仙境,这里的灵气比少孤山要丰沛许多,同样夏坤他们也感应到了十几位化神期强者的气息,这次众人一落地,就被数位御剑而来的修士团团围住。

        “乾元宗宗门一向是道门清修之地,若无要事不便打扰,不知诸位有何指教?”

        “我等乃飞凤门门下,特意前来贵地,是有要事与乾元宗掌门·天虚尊者相商。”

        “混账!”其中一名修士指着剑对着夏坤道,“飞凤门千年来只招女修士,你既是男子,怎么可能出自飞凤门门下?”

        飞凤门竟然还有这种设定?!本以为接着物品描述胡诌出来的身份可以一直沿用下去,没想到还深挖了这样一个巨坑在里面……

        就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杨雅晴这时主动站了出来,“放肆!飞凤门掌门信物在此,岂能容你等污蔑?!”

        杨雅晴说着便举起了飞凤剑,几位修士见了这个物品描述里提到是【掌门信物】的法器后,立刻便改了口吻,“虽有冒犯,但此人的身份实在可疑……我等亦曾数次拜访过飞凤门,从未在飞凤门见过男子。”

        “此人是我飞凤门掌门新晋的双修道侣,你们没见过并不奇怪。”

        “道、道侣?”

        杨雅晴佯装正经地应声道,“嗯,没错。我们这位师叔,原本呢是中洲散修,因为与我们师父有萍水之缘,现在已经入赘到飞凤门门下啦。”

        这是什么鬼设定?!

        夏坤只能在心里默默抱怨杨雅晴故意搞他,不过好在对方好像还挺容易接受这个设定,“既是飞凤门掌门双修道侣,我等当以掌门之礼相待……掌门师尊正在闭关修炼,需明日方可出关,诸位请随我来,且在客室暂住一宿。”

        “那就有劳诸位道友了。”先在乾元宗找到落脚点,然后找到存档点再离开吧。

        乾元宗不愧为上古四大宗门,和少孤山比起来大了不知道多少圈,群峰之间的风水宝地都建有精致的洞府,开发程度算是比较高了的,夏坤趁着上山的时候向领路弟子询问有关赤虎的线索。

        “赤虎?我们一脉没听说过有这位弟子……”

        “他应该是天虚尊者的记名弟子……”

        “不会的,掌门师尊已经很多年没收新弟子了啊,诸位怕不是弄错了?”

        夏坤和其他人面面相觑,难不成在少孤山干掉了赤虎少年期,产生了蝴蝶效应?说好的平行时空呢?

        不对……事情恐怕有些复杂……

        乾元宗弟子领着夏坤一行人在一处洞府院落里住下,这院子不大,上上下下只能感知到一个操纵着扫帚扫地的老修士和数位炼气期弟子的气息。

        “烦请诸位在此地安歇,若有其它需求,向这位云垂师叔询问即可。”

        “有劳诸位了。”

        夏坤一行人和乾元宗弟子道别,这个云垂师叔只是吩咐门下的一位弟子领着众人安排了房间,便没有再和夏坤他们有任何交集,看上去只是个又聋又哑的糟老头子。

        此时此刻,赵青丝和林安然正趴在栏杆上,望着院子里扫地的云垂师叔发呆——夏坤和姬晓轩两人结伴去勘察存档点去了,其他人暂时待命。

        “lover,我敢跟你打赌,这人一定是乾元宗的扫地僧,由赤虎变化而来,”

        “我觉得不是吧……应该没这么巧的事情。”

        “就是说嘛……扫地僧应该是那种金手指老爷爷才会扮的身份,这个明显是逆袭流的常规龙傲天男主,借着金手指偷学绝世武功。要我说啊,那些杂役弟子里才最有可能出现赤虎……”

        “谁准你插进来了?”赵青丝冲着杨雅晴直瞪眼。

        “那,要不要打个赌?”杨雅晴微笑道,“赌赤虎会伪装成什么身份……杂役弟子还是扫地僧。”

        “不要。”赵青丝别过头去。

        “啧啧,你刚才还说要跟lover打赌的,怎么,就会欺负弱者,跟我castle就不敢赌了吗?”

        “喂……你们俩……”

        林安然满脸都环绕着彩虹色的mmp,被夏坤迫害就算了,你们怎么也一起来迫害我了?

        “笑话,你拿什么跟我赌?要我跟你赌团长吗?你想得美!团长不会做你男朋友两次的。”

        “哈哈,你这是输怕了啊!那我跟你赌小一点吧……我赌赢了的话,下一堂选修课就由我和他坐在一起,你不能坐他旁边;如果我输了,我下堂选修课就翘课不去……”

        “可以……”赵青丝点点头,“正好,我一见到你就心烦,能少见你一次算一次。”

        “果然爽快,正好lover在这里做个公证人,你负责监督并执行我们俩的比试好吗?”

        “等一下啊……这种事情应该让团长回来做抉择不是吗,你们别打草惊蛇了——”林安然一直是坚定的唯坤主义者,夏坤让她待命她绝对不会自己动。

        “放心吧lover,我自有分寸,不会暴露踪迹的……我先来。”

        赵青丝将碧玉水仙环和寒月双轮对准了院子里快要睡着的云垂师叔,这个云垂师叔表面上不过结丹期修士的水平,但这里可是乾元宗大宗门,连少孤山的长老们都各个是元婴期修士,这个云垂师叔也未免太弱了点……谁知道他背后隐藏了多少实力,谁知道他是不是被赤虎夺舍了呢?!

        看我不揪出你的狐狸尾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