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玄幻奇幻 - 剑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红莲

第二百六十七章 红莲

        殿上所有的人,神情都微妙起来。

        “这是……谷小雨?”

        连度天也不敢相信。

        这还是自己在蜀山山门前见到的谷小雨吗?

        满殿寂静。

        “宫里很大的,下次不要乱跑,小心再迷路。”

        徐清焰恰到好处的点了这么一句,于是大部分人恍然……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厩拴马的乞丐,只有不小心在宫里迷路的“贵公子”。

        “谢谢师……徐姐姐。”谷小雨笑得很甜。

        徐清焰摆了摆手,笑着走向席位,至此,三司六部诸多圣山,大部分受邀参加殿宴的人物,几乎都到齐了。

        而临近首席的位置,还有一些空缺。

        “公孙越不来?”宁奕眯起双眼,看到一个空荡的席位,传音到不远处的云洵那。

        “前几日就宣布得病了。”云洵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这头老狐狸狡猾得很,估计是嗅到什么了。”

        今夜的殿宴,真正的主角还没登场……

        宁奕的心情并不如表面那么轻松,师兄的席位是空的,如果没有猜错,沉渊君和千觞君在今日下午,便受邀入宫。

        海公公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殿下到——”

        众人的神情紧绷起来。

        戌时将至,殿宴将其。

        宫女鱼龙入殿,撑屏竖扇,太子入殿,而入殿的不仅仅是太子一人……而是一行人。

        酒泉子与海公公各自在太子左右。

        而随之其后的,沉渊君,千觞君,顾谦,张君令,曹燃。

        沉渊君向宁奕投了一眼“平安无事”的目光。

        宁奕稍稍松了口气,大概猜到了今日师兄入宫,应该便是与这些人“闲叙”,有“天都血夜”之前鉴,太子的夜宴殿上只有酒泉子护驾,其他圣山的涅槃一概不准进入,也算是一种诚意了。

        而顾谦张君令的入殿,宁奕倒也不算意外。

        顾谦如今是天都炽手可热的人物,象征西岭三清阁的李长寿,算是太子延伸在外的“手臂”,而顾谦则是如今即将接管天都城司法权力的新贵。

        昆海楼一步步站到了世人面前,太子利用了好几个绝妙的时机,将这个机构包装地光明正大……情理之上,袁淳先生逝世,莲花阁无主,张君令南下归都,以建昆海楼修生养息,而法理之上,昆海楼不断汲取着天都才俊,不断壮大,借着“莲花阁”的名头,开始越过旧矩,尝试建立新的制度。

        而出乎宁奕意料的。

        是曹燃的出现——曹燃是出了名的北境散修武夫,当年面对袁淳先生的收徒邀请,搁浅不应,决心与叶红拂分出胜负之后再给回答,若要论身份……以曹燃在北境的遭逢来看,那朵紫莲花对他,是有“师徒之实”的。

        至于“师徒之名”,那次剑行侯府,曹燃约战叶红拂之后,与袁淳先生后续的联系,便不会世人所知。

        曹燃如四年之前一样,披着火红色长袍,袍子边缘不断溢散火焰,与沉渊君身上的野火气息颇有三分相似,只不过他的眼神变了,与他对视,便像是仰望一座厚重之高山。

        曾经的曹燃,身上有一股孤狼的气息。虽然孤独,但是不羁,如今锋锐仍存,但却变得更加稳重。

        这几年,曹燃也并非销声匿迹,与叶红拂的那场约战,因为烈潮之缘故而推迟……据说两人在破开命星之后再次交手,完成了当年的赌约,只不过胜负便不为世人所知,此后曹燃仍然在北境游荡,无人知晓他的踪迹。

        这一次回天都,也是悄无声息。

        曹燃的出现是一个意外。

        不仅仅是宁奕,李长寿的神情也有些错愕,显然是始料未及。

        披着火红长袍的男人,脖颈上拴着一根莹白的玉绳,斗笠被摘下搁在脑后,随着殿内轻风一摇一晃,他路过宁奕的时候,对宁奕眨了眨眼,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

        宁奕也对着曹燃一笑,只不过对视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一抹火光跳跃,在曹燃的额首眉心之处……似乎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太子入座,满殿皆静。

        师兄坐在高位近处,神情自若,与千觞一同入座……宁奕来不及询问发生了什么,只听得殿上传来了太子的笑声。

        “天海楼之战,北境长城大胜,踏破凤鸣山,重创芥子山,此等大胜,全得益于将军府。”

        “今夜设宴,便是为沉渊君接风洗尘,共饮胜果。”

        李白蛟举起酒杯,望向满殿,声音沉稳而有力,道:“诸君共饮!”

        海公公压低声音,道:“恭迎大将军回都——”

        满殿响起整齐的附和之音。

        “恭迎大将军回都——”

        “恭迎大将军回都——”

        宁奕在嘈杂之中举起酒杯,神情平静,一饮而尽。

        与谷小雨挨着坐的玄镜,在小家伙入座之后,两个人压低声音叽叽喳喳聊得正欢,殿宴开始之后,玄镜怔怔看着高座之上披着大氅独自举杯的男人,她戳了戳谷小雨胳膊肘,道:“大将军好帅啊。”

        谷小雨见过几次沉渊君了。

        早先是在天海楼之战,蜀山倾巢而出,北境长城得胜而归,那时候的大将军回归城头,宛若一尊神灵,摘下白帝一枚鳞片,向着整座北境长城的修行者展示胜果,他永远也忘不掉那一日的画面——千万人,千万剑,齐齐呐喊,齐齐震颤,喊出了大将军那三个字。

        “是啊……好帅啊。”小家伙怔怔说了这么一句,赶忙拍了个马屁,道:“不过我师叔也很帅。”

        玄镜嗤之以鼻,对着宁奕翻了个白眼。

        只不过宁奕自顾自饮着酒,没理会小丫头。

        他的神情有些阴郁。

        “沉渊君下午入宫,顾谦张君令作陪,曹燃也在……这个消息,情报司没有收到。”云洵继续低声传音,“宫里的监察力量完全被撤空了,太子这次清算的力度很大,很可能是李长寿做的。如今情报司已经无法做到监察皇宫了。”

        完全失势了么?

        宁奕瞥了一眼李长寿,小阁老不断与身边人举杯,似乎与束薪君相谈甚欢。

        宴席重新开始,大殿也变得热闹起来。

        大家饮酒,畅谈,宫女端着玉盏鱼贯而入,如流水一般切入流出,这场盛宴开始,太子也没了往日的距离感,“体态轻松”的与近位之人闲叙,时不时有笑声响起,大殿的丝弦乐器响起,舞乐,钟鼓。

        这场夜宴拉开帷幕之后,并没有宁奕所想的那么严肃。

        谷小雨傻憨憨的给玄镜夹了一块猪肘子,玄镜小姑娘则是嫌弃地把满盘猪肘子都端到了小家伙玉案那边,两个人你来我往,又甜又腻歪,不厌其烦,乐在其中。

        宁奕瞥了眼殿上,近太子之位,师兄与酒泉子正在说着什么,他听不清……有涅槃在,也无法传音入秘,必然会被发现。

        有一刹那,宁奕有种错觉。

        这场夜宴,就是一场简单的夜宴,没有刀光剑影,没有阴谋诡计。

        很可惜……这真的只是错觉。

        宴不多时,太子轻轻拍了拍手,面容带笑,道:“诸君,此番殿宴,本殿要宣布一个好消息——”

        “莲花阁空置已久,如今有了新主人。”

        正在与人举杯的李长寿,笑容微微凝滞,他身旁的同僚,满殿的官员,都顺着太子的话音看过去。

        太子近前,那个周身缭绕火焰的年轻男人,安静坐在那儿,也不与人言语,但也不算格格不入,他就像是一团安静跳动的火光,在大殿之中撑了一角光明……直到莲花阁新主这个敏感至极的词出现,他才缓缓抬头。

        李长寿才知道曹燃为什么会出现。

        宁奕才明白,之前曹燃额首的那抹火光轮廓到底是什么。

        曹燃缓缓站起,算是亮相。

        他的衣袍燃烧着徐徐火焰,此刻隐约有一株火苗跳起,蹦入他的眉心,如鱼入渊,溅起一滩盛大的火光,最终燃烧成了一朵赤红色的红莲。

        大殿原先热闹的氛围,在此刻忽然变得有些安静——

        莲花阁新主,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是天都未来的二把手,在过往漫长的历史之中,莲花阁阁主都是作为国君辅佐,享受着极高的权力。

        太子的声音仍然沉稳,道:“老师离开之前,曾与我说,莲花阁阁主之位可以空悬,但楼阁不可无人,若有意外,便请莲花一脉的弟子来辅佐派系……而钦定之人,便是小烛龙曹燃先生。”

        他的话音并不大,语速并不快,给人一种十分稳定的感觉。

        “今日之后,莲花阁之阵法,基建,典籍,都将交予曹燃先生……只不过时已不同,我与曹燃先生已聊了许久,他无心插手杂事,至于朝政苛杂,便由昆海楼接过。”

        张君令缓缓起身,木然点了点头,算是见过。

        大家对这位昆海洞天传人并不陌生。

        分权……这是借着袁淳先生的莲花阁,开始分化传统,给了昆海楼真正光明正大站上台面的名义。

        宁奕恍惚之间,看到了殿上徐徐坐下的曹燃,啃了一口野果,没那么拘束的对自己咧嘴一笑。

        而这一刻,宁奕终于明白曹燃的笑是什么意思。

        那厮分明是想告诉自己。

        他还是那个北境散修武夫,只不过来天都当莲花阁阁主啊,就是个ABC小说网的,练练拳,想走就走,片叶不沾身。

        ……

        ……

        (昨天卡文了,抱歉抱歉,今天补上。晚上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