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都市职场 - 校园修仙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九章:一切似乎都很奇怪

第七百七十九章:一切似乎都很奇怪

        沃和县城的东北方向便是华国境内的区域,这也是整个县城中相对富裕一点的地方,人来人往,也算是热闹。

        一行四人进入县城也是引起了一些当地人的注意,必将从他们四个人的穿着打扮来看就不像是本地人,四人所过之处也是惹来很多人的注意,有些人虽然坐在路边小声地交谈着,但是他们的目光也是聚集在这四位不速之客身上,而有些胆大的商贩先是观察了一番,然后边鼓足勇气上来向四人推销自己的产品。

        沃和县地处华国的西南边境,气候属于亚热带气候,这里也算得上是华国的一处水果之乡,那些胆大的商户不断的向四人推销着沃和县当季的水果,并没有敢向他们推销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这些人大多说的是当地的方言,陆遥和黄威两人听不太懂,而林奕书则不然,她不仅听得懂,还能用当地的方言流利的和对方交流,陆遥也不知道林奕书和那些人说了什么,不大一会那些人便纷纷走开了,再看向四人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一样的神情。

        “你给他们说了什么,怎么他们突然间转变了对我们的态度?”陆遥见那些人纷纷走开,很是好奇的凑到林奕书身边小声的问道。

        “你想知道?”林奕书做了个鬼脸,开玩笑道。

        “废话,不想知道我还来问你干什么?”陆遥从来没有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有这种挫败感,虽然知道林奕书没有嘲笑自己的意思,却也学着对方的口气回了一句。

        “我告诉他们我们是和尚邀请来的客人,让他们最好把眼睛擦亮一些,免得殃及无辜。”林奕书笑着回了一句。

        “你……”陆遥被这个回答给噎住了,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先前不是说我们要悄无声息的进入县城,想办法接近和尚,然后从他的嘴里想办法掏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吗,你现在这么一说,岂不是太过于明目张胆了?”

        “你看看道路两边的茅草屋里那些端着茶碗喝茶的人,有什么发现?”林奕书指了指道路两旁众人经过的几间相对不是那么破烂的茅草屋,道。

        话音落下,不仅是陆遥,黄威也是立刻向林奕书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陆遥之前被那些和苍蝇一样呜呜啦啦的商贩干扰了视线,并没有太过于注意林奕书所说的那些人,此时林奕书一提醒之后再去仔细观察,陆遥也是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猫腻。

        那些人看似在喝茶,可是陆遥通过神识的察看之后才发现他们喝的并不是茶,而是一些很奇怪的东西,那些东西有点像酒,却又没有酒的甘醇,像茶,却又没有茶的芳香,反倒是有些微微的刺鼻。不仅如此,他们在喝茶的时候时不时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似乎是传递着某种信号。

        敲击桌面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有点像古时候用来传信的烽火狼烟一般,一个传一个,一直向前传去,陆遥顺着四人前进的方向看去,发现他们这类似于摩斯密码的敲击传递已经传出了好远,比他们的前进速度要快出不少。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到来已经被对方发现了?”黄威看了眼陆遥,又看了眼范智贤,最后看着林奕书问道。

        “黄叔叔,或许是我们这一次的行动被他们提前获悉了,也或许和尚的出现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林奕书压低了声音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与其可以隐藏行踪,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让他们注意到我们,这样也好试探一下究竟是哪一种情况,究竟是那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黄威听了林奕书的话沉默了片刻,然后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小声的说道:“你这丫头年龄不大心思却是及其缜密,不得不承认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还是小瞧了你,对此我向你道歉!”

        “黄叔叔,道歉就不必了,我只是希望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你和陆遥尽量的配合我和范叔叔一些,不要莽撞行动。”林奕书很真诚的说了一句,然后冲陆遥又扮了一个鬼脸,便转过头去继续向前走。

        ……

        ……

        四人任凭那些“喝茶者”将他们的行踪向前传递,大大方方的穿街过巷,陆遥只记得一行人连续向右转了八个弯,然后又想左穿过了两条小巷,最后来到了一块极大的广场,也是人声鼎沸的广场。乍一看,有些像内地的一些菜市场,到处都是叫卖的声音,到处都是询价的声音,到处也都是叫卖的声音。

        陆遥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却能够分得清那些人买的是什么,有水果,有蔬菜,有药材,也有各种的家禽野兽,甚至还有人公开叫卖一些简单的老旧的捕兽器械。

        “我们分为两组摸摸这里的情况,十分钟后在这里集合,没问题吧?”林奕书提议道,见陆遥、范智贤和黄威都没有什么意见,继续说道:“范叔叔,你和黄叔叔一组,我和陆遥一组,出发吧!”

        “我……”

        陆遥和林奕书是认识,但是林奕书这个女孩子太过于神秘,而且总是捉弄陆遥,让陆遥心里多少有些不爽,他在林奕书提议分组的时候便想和黄威分到一组,毕竟他们两人最为熟悉,配合起来也相对默契一些,但没想到林奕书先入为主直接替他们分好了组,刚想提出反对的意见,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林奕书拉着走远了。

        陆遥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再说什么,毕竟林奕书虽然捉弄陆遥好几次,但毕竟都没有恶意,一个男人若是和一个女人计较太多,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陆遥便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两人从市场的右侧开始“逛”,陆遥一路走来倒也是正常,林奕书却是极其反常的看看这,摸摸那,像极了一个没有见过市面的小丫头。

        “这把剑看起来很不错,虽然锈迹斑斑,但剑刃好像很锋利的样子,你说呢?”

        走了不久,林奕书就像是发现了一件绝世珍宝一般小跑着到一个小摊位前,一把抓起摊位上摆放着的一把长约一米所有的绣剑在陆遥面前晃了晃,笑着说道。

        “姑娘好眼力,不瞒你说,这可是我前不久从一位猎户手中花重金买来的,那猎户告诉我他们家时代世世代代都是打猎的,死在这柄剑下猛兽不到一百也差不多有八十了,十足的一柄捕猎利器,姑娘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便宜点!”摊主见林奕书对这把剑爱不释手的模样,马上说道。

        陆遥没想到这位摊主竟然会说华国语,而且听口音像是北方人。

        “没什么好奇的,只要你给一柄废铜烂铁一般的绣剑加上一道精心打磨的剑刃也可以这样博人眼球!”陆遥本想和摊主说上两句,毕竟遇到一个可以正常交流的人不容易,可是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回怼林奕书的机会便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小伙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摊主原本是抱着极度的热情想要做成这笔买卖,却不料陆遥一开口便道破了其中的那点小秘密,有些恼羞成怒的质问道。

        “算了算了阿伯,他这人嘴上就是没有把门的,你别和他一般见识,这把剑我买了。”林奕书见摊主有些生气了,马上从身上掏出差不多一千多块钱塞给了摊主,陪笑着说道:“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我出一千块买下这把剑了,您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

        “哼,今天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绝对不会和他善罢甘休的!”摊主接过林奕书递过来的一千块钱,脸上已经有些喜形于色了,但语气却很是强硬的说道:“一千块钱也就是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开的价格,要是这小子给我我绝对不卖!”

        “谢谢阿伯!”林奕书接过摊主递过来的剑鞘,将绣剑纳入剑鞘握在手中说了一句后便匆匆忙忙离开了。

        整个过程陆遥只说了一句话便招来摊主的一顿臭骂,本以为是自己“报复”林奕书的机会,却不料最后反倒是林奕书替自己解了围,陆遥心里很不爽,即便是离开了,他的注意力依旧是在那个摊主身上。

        这一看之下,陆遥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原本那个摊主的摊位上还有不少的东西,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在做成了林奕书的这一单生意后马上收起了自己的摊位,匆匆忙忙的从市场的侧门离开了,就好像生怕林奕书这个“傻丫头”后悔似的。

        “你看到那位摊主已经溜走了吗,傻丫头?”陆遥发现了这一切后原本糟糕的心情又变好了,拍了拍前面的林奕书笑着说道。

        “走就走了,人家要走你还不让人家走了?”林奕书并没有回头,就好像她已经提前猜到了似的,反倒是回怼了陆遥一句道:“你以为你是太平洋的警察吗?”、

        “你……”

        陆遥再一次在林奕书面前被怼了个无言以对,而且看到林奕书已经走远了,只好狠狠瞪了一眼林奕书的背影,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