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仙侠 - 通天神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妹妹顶上

第一百二十九章 妹妹顶上

        10更完毕,累死了……

        而丘院长略显责怪的看了萧七月一眼,认为是不是太轻狂了?

        难道你还不知道自己是谁谁谁吗?

        王捕头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海安捕头,但是,那也得张开江这个太守或者是按擦使大人才能支使他的。

        虽说他跟你的关系很铁,但是,关系归关系,规矩是不能破的。

        “哈哈哈,太守大人,你好像不管事了?”武军山狂笑了起来。

        “来人,把这个疯子赶下台去。”张开江脸有些挂不住了。

        本来是想乱棍直接打残,可是丘院长就站在他身旁,这棍子肯定打不了。

        “张大人,本人七等侍卫兼‘锦衣百户’,有资格要求海安的捕快配合查办案子吗?”萧七月往兜里一摸,伸开手掌时却是多了一块令牌。

        “七等侍卫,锦衣百户,真的假的?”

        “那令牌谁敢造假,就是假的也不敢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啊?”

        “那肯定是真的了。”

        “难怪这小子底气十足,来头这么大。”

        ……

        一时间,现场好些人又陷入了慒圈状况。

        武军山的表情特别的尴尬,阴沉得快下雨了。

        他也着实没想到萧七月居然还有这层特殊的身份。

        赵章却是抽搐了一下嘴唇,心里直庆幸刚才幸好没把这小子打死了。

        不然,锦衣卫上头肯定会出面调查结果的。

        因为,你这可是公然打死一个锦衣卫百户,那罪名可不小。

        丘院长若有所思,哈哈大笑道,“好好!我海安书院居然能出你这样一个天才,这是我们海安书院的光荣!本院甚是心慰!”

        “小姐,难怪他敢阉咱们的狗,敢情是仗着这个了,真是气人。”罗月儿咂了下嘴儿。

        “他就是锦衣百户本小姐也不会放过他的。”张莺莺撇了下嘴,脸臭臭的。

        当然,张莺莺讲这话的确有底气。

        侯爷府一个得宠的千金就是杀了一个锦衣百户那又能怎么样?

        上头八成会不了了之。

        “侯爷,武某有事,先行一步了。”武军山呆不下去了,找了个理由走了。

        “给萧侍卫搬张椅子来。”侯爷张西河说道。

        虽说一个小小的侍卫不算什么,但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然,有人背后说你侯爷妄自尊大,看不起侍卫那也是个麻烦的事。

        因为,侍卫可是王室贴身亲军。

        相当于楚王养的打手!

        赵章痛苦的扭曲着脸抱起儿子匆匆疗伤去了。

        “谢侯爷!不过,侍卫只是在执行特殊任务时的身份。

        今天不一样,我只是参加新秀赛的一名选手而已,不能特殊化。

        不然,会有人在背后戳脊梁骨,那反倒败坏了侯爷的名声。”萧七月婉言谢绝了侯爷的邀请,大步走回了选手等待区。

        萧七月发现,张西河并没有因为自己没给他面子而生气。

        ‘人气’反倒是愣了一下,尔后居然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这小子好吊!”

        “不识相,大好机会白白错过了,这可是亲近张莺莺的绝佳机会。”

        “萧大人,前些天不好意思了,当时我有些冲动了。”人的名树的影,前几天在‘暖玉温香楼’因为凤翠儿曾经起过冲突,来自旗林县的新人王展风一见萧七月落座,马上挨了过来赔礼道歉。

        “本公子只是一名选手,你我一样,别大人大人的。至于说你讲的什么楼什么事,我早忘了。”萧七月微笑着,一脸和气。

        “那怎么使得?大人可是侍卫爷,锦衣百户,我等平民哪敢跟大人‘一样’?本人水高县的‘郑远飞’,见过侍卫大人。”一个胖子家伙也倾过身子来套近乎。

        “海县卫子秋见过大人。”

        ……

        这年月,人怕出名猪怕壮,还比什么赛,光看这些家伙的马屁劲头就够了。

        “呵呵呵,萧兄,你厉害啊。”这时,纳兰若德走了过来,邀请萧七月在一处角落处坐了下来。

        “侥幸而已,跟纳兰兄相比还有着很大差距的。”萧七月摇了摇头。

        “我是说你‘眼神好,记忆强。’”纳兰若德摇了摇头。

        “呵呵,只是学了点皮毛而已,让纳兰兄见笑了。”敢情这家伙是来兴师问罪的,也就是偷师纳兰家‘飞花摘月手’的事了。

        “非也非也,萧兄虽说仅仅跟我斗了一回,但是,已得六成神髓。

        这是我们纳兰家的飞花摘月手,纳兰愚钝,当年也磨合了一年才有小成。

        想不到萧兄仅仅切磋了一回就得六成神髓,真乃天才。

        罢了,好人作到底,送佛到西天。”纳兰若德摇了摇头,从袖子里摸出一片古旧,二指宽,一指长的竹简,道,“这是口诀跟招法。

        虽说只是临刻本,但能吃透的话萧兄恐怕还真能‘飞花摘月’了。

        当年祖上施展开来,脚踩花叶,当烟花一飞冲天之时,祖上腾身一冲,烟花尽收掌心,好似摘月一般。”

        “这怎么使得,此武招应该是你们纳兰家的不传之秘,萧某受之有愧。”萧七月其实相当心动,能跟着烟花一飞冲天。

        要知道,烟花能爆到上百米的空中。

        那纳兰家的祖上是什么实力?恐怕不会比落月阁的练百合差的。

        而且,烟花爆出时是冲上天的,那种速度你还能跟上手摘绽放在空中的‘烟花’。

        这‘飞花摘月手’必有过人之处。

        “萧兄见外了,你是院长要护着的学生。而院长是我亲舅,如今萧兄可是树下了不少敌人。武军峰、赵章,哪一个都不是寻常之辈,拿着拿着。”萧七月知道,纳兰若德是看到了自己的无限潜力。

        而且,这侍卫头衔的影响力可也不小。

        一个年仅十六岁的七等侍卫,前途不可估量,自然是各大家族都要招揽的对象了。

        不然,楚家不会如此上心,朱玉礼甚至用了三成精血布阵,而海安侯爷也不会对自己如此客气着的。

        “唉!院长对我恩情如海,萧某记下了。”萧七月没再推脱,反正这人情都欠下了,不如干脆点。

        “对了萧兄,你肯定听过我妹妹的琴音?”纳兰若德加强了攻势,居然连妹妹都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