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带着系统来大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烧刀子猛而威

第六十五章 烧刀子猛而威

        汴梁城。

        足足争吵了一个上午,很多府中的管家是趾高气昂而来,却是灰头土脸而去。

        他们都是昨晚奉了自家老爷的吩咐,今天过来买仁茶的。但想不到这仁茶不仅价格贵的离谱,足足是普通茶叶的二十倍,(李璋得知了限购措施之后又加了一整倍)不仅如此,还限购,每府一月只能买一斤茶。

        其中就有一名京城的富商想要多买一些,扬言说不差钱来着的,谁想茶铺的管事问清了他的名字之后,当场就给他划入了一个叫黑名单的东西,说是以后仁茶都不会允许他家来购买。

        管事如此的强势,自然是奉了李璋的命令。

        仁茶可是自已独家所用,且还有仁宗皇帝的利益在其中,哪里还怕一个小小的商户管家来闹事呢?

        这一幕发生之后,那些还在不满的管家们吩吩偃旗息鼓起来。

        他们倒不是怕了这个管事,而是担心真的被拉成了黑名单,那回去之后要如何向府中的老爷交待。他们只得一个个忍气吞声下来,准备晚上回去向老爷汇报这件事情,等着老爷的决断。

        李氏为人一向还算是低调的,那不过就是因为没有涉及到他们的利益而已。可是一旦真的要从他们手中拿钱,你看他们当场就变成了猛虎,这就是真正的人性。

        就像是现实中,你受了委屈和不公,朋友常会劝你忍着,劝你算了。可如果事情放在他们的头上,他们未必会比你冷静,可能早就做出更为出格的事情了。

        有关仁茶的事情石佛一五一十的汇报给了苏石知晓。

        自从钱宝消失之后,石佛也就离开了大众的视野。苏石给了他一笔钱,让他专门负责暗中打探京城情报,并且还允许石佛建立一个叫隐的部门。

        得了钱财之后,石佛也一直在找合适的人手。他感谢苏石对他的信任,即是这样,那“隐”组织就必须要绝对忠诚于苏石,每一个进入之人,能力先放到一旁,忠心必须是第一位的。

        “少爷,不少人对于李家的做派都颇有微词呢。”石佛汇报之后,以一句话总结着。

        “不用管他,李璋即然敢这样做,自然有他的想法,也有他的考量,凭着官家对他们的厚爱,是不会有事的。倒是烧刀子,今天还没有上市吗?”苏石没有把精力在放在仁茶身上。即是事情已经交了出去,他便只管收银子就好了。

        倒是烧刀子,已经两天了,却是一点的动静都没有,那苗休甚至于到现在都没有去钱宅提货,这就让他有些不理解了。

        按说以烧刀子的品质,一经拿出,那是绝对要比仁茶还要火爆的存在才是。毕竟在这个时代,好酒的人远比好茶的人要多,且茶他们或许品不出个好坏来,但酒烈不烈,是个人都可以感受的出来。

        苗家就是没有动静,那只能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去喝那烧刀子,自然不知道它的优点强大。

        “算了,反正我们也不缺钱,早一天晚一天也不耽误什么事情的。”苏石脸上闪过了一道无所谓的神态。

        ......

        御北街,苗府。

        苗休正在请客吃饭。

        做为当朝的右谏议大夫,苗休还是有着不少好友与同僚。

        今天大家相聚在一起,聊的就是仁茶的事情。饭间,大家都对于李璋的霸道颇有微词。

        苗休本着少参与这样是非的想法,全程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劝大家喝酒而已。实则心中也是有些意见的,在他看来,为什么仁茶就不交给苗家来做,非要弄一个什么烧刀子这种听都没有听过的劣酒呢?

        对!苗休一直都认为烧刀子是劣酒。

        这从名字上就可以看的出来,太俗,这就使得它没有格调,在想到苏石不过就是从颖昌那个小地方来的,那能有什么好东西,就是这酒也一定是那种乡村所好的土酒罢了。

        “咦,苗兄,这酒都喝光了,怎么不上新酒?难道是怕我等多喝不成?”一名十分好酒的同僚,这一会独自便喝了两坛(三斤而已,宋为三十二两,现在的三斤多点。考虑到酒的度数,也不过就是等同于喝了不到四瓶的啤酒罢了)。想要在取时,这便发现酒坛没酒,这便声音大些了问着。

        “有,有,怎么会没酒呢。管家,去酒窑取酒。”苗休陪着一张笑容,把主人豪迈一面的姿态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一旁伺候的管家连奔酒窑而去,因为着急天黑,也没有太过分辨就又和仆人拿了十坛酒出来,这其中就有两瓶是苏石送来的,只因为外包装相近,灯光昏暗下倒是没有看的太清。

        “酒来了。”管家一到,便连忙说着。

        “来,给我的这些朋友们倒酒。”苗休忙着招呼着,随后打开一个酒坛,这就给几人杯中倒满。

        “苗兄实在是客气了。”看到酒来了,那好酒的同僚也不说什么了,改为哈哈大笑。

        “来,我们今天只谈风月与友情,不论其它,喝!”说着话的苗休,这便端起酒杯是一仰而尽,颇有一幅吞天河的气概。

        只是这一碗酒喝下去之后,当下便是双脸迅速通红,尔后是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来,感觉那就是一个字——辣。

        两个字——刺激!

        其它三位同僚并没有注意到苗休的表现,而是哈哈大笑之余也是一口将杯中酒饮尽,在然后两人座在那里是闷声不已,有一个酒量不好的,直接张嘴就把酒都给喷了出来。

        扑!

        如漫天的雨点一般,弄的满桌子上都是。但让人疑问的,却是没有一人去指责什么。

        管家看到了,却不敢说什么,说到底他是下人,可不敢管主子的事情。

        至于苗休三人,他们正在感受着烧刀子入腹那刺激之感呢,现在一股子辣意还布满着全身,让他们有话都说不出来。

        气氛就这样在沉静之中足足过去了有近十息,还是那位喷酒的人先开口道:“这...这是什么酒,怎么如此的辛辣?”

        “啊!痛快呀痛快。哈哈哈,苗兄,你有如此的好酒,为何不早些拿出来,莫非是嫌弃我等不配吗?”还是那位好酒的同僚,他第一个从烈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跟着就来了这么一句。

        “不!不是这样,这非是酒肆之酒,是昨日朋友送来的酒,当时就说过此酒甚烈,只是我并没有当回事,现在才知道,他果然所言非虚呀。”反应过来的苗休马上就想到了这是烧刀子,唯此才能有如此的酒劲。

        “哦?朋友送的,可有名字?”好酒的同僚一脸好奇的问着。

        “有的,说是叫烧刀子。”苗休连忙补充的说着。

        “烧刀子!烧...刀子,哈哈,果然酒如其名,喝入腹中有如刀子入腹一般,痛快至极呀。”同僚听后是连声赞叹的说着。

        “对,的确是烧着腹中难受,但仔细回味,却是让人舒爽之极。苗兄,敢问府中还有多少?可否送弟两坛,实在不行,便是买上两坛也是可以的,价格你尽管出。”另一名同僚也被烧刀子给征服了,当下便如上了瘾一般的说着。

        “对呀,还有多少,我们都要了,都要了。”好酒的同僚后知后觉的说着。

        “啊!这个...朋友拿来的确是寄卖的,但价格也是非常的昂贵,要...五贯钱一坛的。”苗休试着说出了烧刀子的价格。

        原本,苏石和他说的是两贯一坛,比之市场上百文左右一坛的酒已然是贵了二十倍,但苗休喝了一口之后,当感其威力,这便自做主张的加价了一倍有余。

        “五贯?的确不便宜,但它真的值呀。这样,我先来上十坛,回去慢慢喝着再说,哈哈哈。”好酒的同僚听闻之后,只是略一犹豫便决定还是要购买。

        他原本也不差钱,虽然说五贯的价格真的很高了,但也是他承受不起的。大不了,以后宴客和过节的时候喝点,平时还喝那普通之酒罢了。

        “对,我们也要。我要八坛。”

        “我要五坛。”另两位同僚也当即做了买酒的决定。

        这一切落到苗休的耳中时,自是让他兴奋不已。原本他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提价心理,想着如果同僚还价的话,他就会适当的降一些,如此也算是卖他们的面子了。

        想不到,人家只是犹豫一下之后就做了决定,更是没有丝毫还价的意思。这说明什么呀?

        这说明烧刀子好喝呀。

        之前还在羡慕李璋弄了一个仁茶大赚了不少。现在看来,苏石对自已也是不薄,竟然弄了这么一个烈酒来,亏得他是自在金山中而不得知。

        有了烧刀子尽兴,三位同僚都是一脸大醉的被他们带来的下人抬回到了轿子里。送走了客人之后的苗休这就叫来了管家道:“酒铺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

        “还在选址。”看着苗休那兴奋的面容,管家一脸忐忑的说着。

        “什么?还在选。这样可不行呀,马上,明天必须确定下地址,实在不行,我记得府里不是有一个香料店正在整修吗?那就直接修成卖酒的铺子好了。”

        了解烧刀子的威力之后,苗休马上就变了态度。

        这样的好酒,少卖一天就是多少的银钱飞了,他怎么能不急。

        “是,我明天一早就去办。”管家连声答应着。但却没有丝毫质疑家主的意思,他虽然没有机会喝上一口烧刀子,却看到那些人喝过之后的模样,深知这一定是好东西。

        wap.

        /92/92793/21018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