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大明:从煤山开始在线阅读 - 第383章 发兵云南

第383章 发兵云南

        “好,有胆量。”

        崇祯开始有些欣赏这两个年轻商人,又道:“现在报个价吧,需要多少银子?或者折算成粮食等物资也行。”

        汪平山又问道:“敢问圣上,这60万石军粮是全部从武昌仓库起运,还是可以从沿途购粮再转运至普安州?”

        “这个随你们。”崇祯说道,“你们若是觉得沿途能买到足够的粮食,那就买粮,若是沿途买不到太多粮食,那么从武昌起运也可以,反正武昌的粮食是足够的。”

        左良玉盘踞在武昌时,就囤了不少粮食,新军开来武昌之时又带过来不少军粮。

        到现在囤积在武昌官仓里的粮食已经超过了100万石,调60万石前往普安州用于平定沙定洲之乱完全没有问题。

        汪平山道:“圣上,能否容草民等先行核算?”

        “没问题。”崇祯说道,“你们就在这里核算。”

        汪平山和胡仁之便解下背囊,从中各取出一架精致的小算盘。

        两人当着崇祯的面噼里啪啦的拨算了许久,又互相低语几句。

        最后由汪平山说道:“圣上,总计需要240万两纹银,或者交付相应价值的粮食、棉布或者丝绸也行。”

        “什么?”朱慈炯勃然大怒。

        “转运60万石粮食,你们就敢要240万两纹银?!”

        “定王殿下容禀。”汪平山镇定的道,“在三个月内将60万石粮食运到普安,240万纹银的耗费已经很低了,已经低到不能再低。”

        “简直就是笑话。”朱慈炯冷笑一声说,“60万石粮食不过价值60万两纹银,你们却开口要240万两,这岂不是说把60万石粮食全部白送给你们还不够,朝廷还要倒找给你们俩180万石粮食,天底下哪儿有这等荒诞之事。”

        汪平山道:“定王,账不是像你这么算的。”

        胡仁之道:“一石粮食在武昌固然只卖一两纹银,但若是水路旱路千里迢迢的转运到了普安,那就不再是一石一两的价,至少得五两。”

        “一石五两?”朱慈炯怒道,“普安百姓疯了吗,会买这么贵的粮食?”

        汪平山说道:“所以从武昌往普安贩粮无利可图,只可贩茶、贩酒、贩棉布或者丝绸等货物才有利可图。”

        朱慈炯不再说话了。

        通过这件事,他对转运粮食到边境已经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崇祯笑了笑,这才对汪平山两人说道:“说定了,240万两纹银的总价,三个月之内将60万石军粮转运至普安!但是朕有话在先,若是三个月之内你们无法将60万石军粮转运到普安,朕绝不会轻饶你们。”

        “草民等领旨。”汪平山和胡仁之肃然应道,“若三个月内不能将60万石军粮转运至普安州,草民等甘愿领军法。”

        崇祯轻轻颔首,又问道:“可还有其他要求?”

        “有。”汪平山犹豫了下,又问道,“圣上,能否先预支一部分费用?”

        “草民等打算将这60万石军粮分成两部分,其中30万石从武昌起运,另外30万石则从沿途州县的粮商手中购买。”

        “只是这么大宗的买卖,粮价肯定会上涨。”

        “即便是按市价翻一倍,30万石粮食也需要60万两纹银。”

        稍稍一顿,汪平山又道:“再加上沿途雇用粮船、纤夫以及骡马挑夫的费用,少说也得上百万两之巨,草民等实在是垫不了这么多。”

        “预支没问题。”崇祯说完又对高起潜说,“高伴伴,从乱军手中缴获的丝绸、棉布以及古玩字画等财物不是还在仓库?你去清点一下,从其中拿出价值80万两的货物,再从皇家银号的户头上调40万两现银交付给汪翁和胡瓮。”

        “老奴领旨。”高起潜领了旨意又对胡仁之和汪平山说,“两位请随咱家来吧。”

        临出行辕前,胡仁之却忽又回头问崇祯道:“圣上,草民还有个问题,去往云南昆明的这一路上,是跟着大军一起吗?”

        “那是当然。”崇祯不假思索的道。

        “要不然朕可不放心把粮食交给你们转运。”

        “如此草民等再没有问题。”胡仁之两人跟着高起潜离开。

        朱慈炯却轻叹了一声说道:“父皇,儿臣现在才知道打仗是真费银子,为了将60万石军粮转运到昆明,居然要耗费掉240万石!”

        “这点耗费算个什么。”崇祯摆摆手说,“往草原或者从陆路往辽东转运军粮,那才真的叫做耗费巨大,隋唐年间,征讨高句丽之时,一石军粮转运到辽东竟然只剩一升!为保障三十万隋军作战,隋炀帝竟征调了三百万民夫!”

        稍稍一顿,又道:“最后愣是把强大的大隋给活活拖垮掉。”

        朱慈炯咋舌不已的道:“一石军粮转运到辽东竟只剩一升?这损耗也太高了。”

        崇祯说道:“本朝往辽东转运军粮也是这般,只是后来开辟了登州海运之后,损耗才终于得以降下来,这次往昆明转运军粮主要也是走水路,要是从始至终一直走陆路,三千多里的陆路走下来,少说也得消耗掉十倍以上的军粮才行!”

        朱慈炯道:“也就是说,至少得准备600万石军粮。”

        “是的。”崇祯肃然道,“如果让沿途官府来转运,至少得准备600万石军粮,最终才能有60万石军粮转运到昆明。”

        “父皇,这么说还节省了一半?”

        朱慈炯闻言有些错愕,这个属实没有想到。

        崇祯道:“若不是这样,父皇又何必找汪平山二人?”

        找商人,一是为了省钱,二是为了提高效率,让沿途官府转运军粮那是找死,到时候会被沿途官府的低效以及漂没给玩死。

        ……

        回头再说胡仁之及汪平山二人。

        接了这单大生意之后,两人便立刻分头忙碌了起来。

        “胡兄,为了抢时间,我们必须分头行动。”汪平山说道,“武昌这边的转运就全部拜托你了,我先带着商号的伙计去湖南及桂北购粮。”

        “除了从湖南以及桂北购粮外,还需要尽量多募集脚夫。”

        “这次要转运的军粮数额太大,时间又紧,所以至少得要二十万脚夫才够!”

        “然而铜鼓卫那地方地狭人稀,所以我还得去邻近的黎平、靖州等地找人,我估计等你们到铜鼓时,我也差不多也能找齐足够的脚夫。”

        “好的,武昌这边就交给我吧。”胡仁之道,“汪兄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哪,贵州那地方可是乱得很,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没事。”汪平山道,“只要不遇到土司造反这样的倒霉事,只凭普通毛贼,恐怕还奈何不了我们汪家的家丁伙计,何况贵州铜鼓卫我也不是第一次去,多少有点门路,总之胡兄你就只管处理好武昌的事情。”

        胡仁之将汪平山送出了歙州会馆,又将商号的十几个掌柜、五十多个伙计还有一百多个家丁全部都召集到了一起。

        这次来武汉,胡家也是倾巢出动。

        不得不说,商人的眼光就是毒辣。

        胡家和汪家都看出来,这是个机会。

        能不能成为顶级商贾,就看这一票了。

        碰完头之后,胡家商号的掌柜、伙计和家丁便分头离开,找船只的找船只,找纤夫的找纤夫,还有掌柜带着伙计提前去前路打点,总之一百多个掌柜伙计还有家丁就像一部机器的零件,瞬间高速运转起来。

        通过粮商来转运军粮,之所更加高效,原因就在于这里。

        因为官府办事缺乏主观能动性,上司让找船,下僚就只会做到找船这一步,而绝不会主动把价格先谈妥,更不会先定下来。

        而粮商做事,就会以效率当先。

        因为效率意味着时间,更意味着利润。

        ……

        崇祯十九年六月初一,崇祯离开武昌。

        跟着崇祯一道离开的,还有五千新军、三千骑兵、八百夷丁以及五千女兵。

        在崇祯离开武昌之前,湘鄂西的十万多土兵就已经提前开拔,走的是陆路,但是是沿着长江的南岸行军。

        大军的前锋则是徐应伟、阎应元率领的九千新军。

        九千新军是最早开拔的,五月廿五便从武昌开拔,当六月初一崇祯动身时,徐应伟他们已经走到了巴陵。

        早在崇祯离开武昌之前,就已经给两广总督丁魁楚下了诏令,命令丁魁楚从广西征调十万狼兵入滇助战。

        诏书上说的是十万狼兵。

        但是丁魁楚能征调多少狼兵就不好说。

        崇祯甚至还给了丁魁楚一条锦囊秘计。

        ……

        从五月底一直到八月底,整整三个月,都是行军。

        到八月底时,徐应伟和阎应元所率领的前锋新军,终于抵达滇东的平夷卫。

        这时候除了楚雄州以西的小部分区域,整个云南的大部分区域都已经被沙定洲的乱军所攻取,又或者归附了沙定洲。

        沙定洲也早就防着朝廷会调兵来镇压。

        所以在贵州进入云南的交通要冲平夷卫驻扎了一千蒙自土兵。

        看到东边官道上出现了大明的日月旗,在平夷城城头上放哨的蒙自土兵便赶紧吹响了牛角号,下一霎那,一队队的蒙自土兵便涌上平夷城头。

        上到城头后,便看到乌泱乌泱的大明官军沿着官道开了过来。

        队伍的前头已经开到平夷城外一里外,可是队伍的末尾却仍在群山中盘绕,看这阵势少说也有好几万人。

        这么多官军,明显不是区区一千蒙自土兵能抗衡。

        为首的蒙自土官一边令土兵严守城门,一边往曲靖还有昆明派出快马求援。

        沙定洲这时候正率领大军在围攻楚雄,足足十五万叛军扎下七十二座连营,将整个楚雄城围得水泄不通。

        但是沙定洲这回碰上硬茬子了。

        正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就在沙定洲的叛军像潮水般席卷滇中之时,大明金沧兵备道副使杨畏知却成了挡在叛军前进路上的一块礁石。

        沙定洲原本其实是有机会弹指之间解决杨畏知的。

        去年十二月,沙定洲奇袭昆明,沐天波仅率少数亲随仓皇出逃。

        沙定洲自然是不会放过沐天波,一路追杀了楚雄,这时候驻守楚雄的杨畏知仅有麾下标兵四百,而且楚雄的城防也未加固。

        这个时候沙定洲如果攻击楚雄,杨畏知必败无疑。

        然而沙定洲却中了杨畏知的缓兵之计,杨畏知说,沐天波已经逃往了建昌,你还是赶紧去追赶沐天波吧,至于楚雄,只要云南的其他州县承认你是云南共主,我也会跟着承认,反正我是没有胆子与你作对的,但是如果你现在就强攻,那我为了名节,说不得就只能与你殊死一战,大人你想想清楚吧。

        沙定洲一想觉得有道理,就绕过楚雄去追沐天波。

        结果这一走就是一个月,杨畏知利用这段时间迅速募集三千土兵,同时加固了楚雄的城防设施,然后开始派兵袭扰沙定洲的粮道。

        沙定洲这才知道上了当,大怒之下回头来打楚雄。

        结果勐攻多日也没攻下,不得已经解围转攻他处。

        到了七月间,叛军接连攻陷了大理府、蒙化府等,同时也迫降了滇东滇南各路土司,到这时候,沙定洲叛军的数量就吹气球般从三万多人膨胀到了十五万人。

        于是沙定洲又带着十五万叛军掉头重新来打楚雄,并且在城外扎下了七十二座连营,将整个楚雄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然而在这半年多时间里,杨畏知再次加固了城防。

        叛军勐攻了楚雄一个多月直到八月底,仍未破城。

        见迟迟没办法拿下楚雄,沙定洲便逐渐变得焦虑起来。

        当平夷卫的消息传到时,沙定洲正在努力劝说王锡衮,要求王锡衮给朝廷上书,说是黔国公沐天波起兵作乱,然后由他沙定洲平定了沐天波之乱,然后再向朝廷提出建议,可以由沙家取代沐家世代镇守云南。

        必须得承认,沙定洲还是有点眼力的。

        这家伙跟吾必奎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吾必奎就是个纯粹的武夫,所以还没扑腾几下就被沐天波给镇压,但是沙定洲就厉害得多。

        /105/105782/28651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