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修真 - 过河卒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南北战事(四)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南北战事(四)

        过河卒第一百五十二章南北战事齐玄素和皇甫极最终决定以通知参加议事的方式诱捕杜倦之。

        起初的时候,杜倦之没有起疑,当她来到议事地点,发现这里坐着皇甫极,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大对头,但也没多想。

        当几个绝圣堂的精锐走了进来的时候,杜倦之终于意识到不对,准备转身出去,但被绝圣堂的人堵住了后路。这些绝圣堂精锐都是天人,靠着人数优势,把杜倦之团团围住。

        杜倦之有些惊慌失措,大声说道「我是来参加议事的,你们要干什么?」

        一名绝圣堂副堂主来到杜倦之的面前,向她宣读了有关逮捕审查的决定。

        只是还没等他读完,杜倦之突然大吼一声,冲开人群围困,向皇甫极猛扑过去。

        皇甫极毕竟是有伤在身,要是被杜倦之伤到,那还得了?不过皇甫极本人并不在意,只是冷眼看着杜倦之的疯狂举动。

        千钧一发之际,齐玄素不知从哪里出来,一把按住了杜倦之。

        接下来便是搜查和审讯,绝圣堂搜索了杜倦之的住处和随身须弥物,发现了各种通敌证据,包括不限于密语典、大量来路不明的金镑、用于联系圣廷的特殊信物等等。

        这下彻底坐实了杜倦之的女干细身份,不存在被冤枉的可能。

        皇甫极亲自审讯,杜倦之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她承认自己投靠了圣廷,她与胡恩查文的情况不完全相同,最早只是为了钱而已。作为西道门的三品幽逸道士,生活的确谈不上清苦,不过她的身份特殊,经常出入一些高档场所,每每看到一些权势不如自己的女人,甚至要巴结自己的女人,都能挥金如土,而她则受限于身份,要守什么道德戒律,只能紧巴巴地过日子,便产生了极大的心态失衡。她开始不断考虑,从哪里搞钱,如何才能过上金钱自由的日子。

        于是她开始通过职务之便,捞取灰色利益,大肆挥霍,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不过因为经验不足,这件事很快便败露了,她被没收了违法所得,并因为此事,错失了升为二品太乙道士的机会。这让杜倦之对西道门大为不满,心态更为失衡,经常说些牢骚话,阴阳怪气。

        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蛋,这些牢骚话没有帮她升为二品太乙道士,却吸引来了福音部的关注。

        于是在一次次试探和接触之后,杜倦之终于在南北边境的布朗斯维尔与圣廷福音部的人秘密见面。

        福音部的人出手很大方,第一次见面就送了杜倦之两万金镑作为见面礼,那可是金镑,不是太平钱。杜倦之虽然地位很高,但也没有这么多钱。

        这还不止,福音部又承诺,杜倦之每次情报,都会得到额外的奖金。这让杜倦之大为心动,最终同意与福音部合作,成为福音部安插在西道门内部的女干细,代号「杜鹃鸟」。

        听到这里,齐玄素有点忍不住想笑,因为他忽然发现,福音部取代号真是怎么简单怎么来,就差直接用真名了。

        杜倦之继续交代,她在给圣廷情报之余,也按照圣廷方面的指示物色其他合适人选。后来她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结识了胡恩查文,两个人都是对「上面」有着诸多不满之人,自然颇有共鸣,很快便成为「知己」。杜倦之在几次试探之后,确定胡恩查文的心意,于是为胡恩查文牵线搭桥,将他介绍给了福音部的弥尔顿。

        最终胡恩查文也被拉下水,代号「猿神」。对于这样的重大进展,弥尔顿十分兴奋,专门设立了一个工作小组,代号为「梦露小姐」,主要负责杜倦之和胡恩查文。

        有了「猿神」之后,因为「猿神」地位更高,经常参加西道门和塔万廷的高层议事,能够接触到很多机密信息,的情报更有价值,所以「杜鹃鸟」就进入了蛰

        伏状态,大部分情报该由「猿神」。直到「猿神」被抓,「杜鹃鸟」才不得不重操旧业,没想到刚刚入手了第一份情报,就被皇甫极成功「钓鱼」,失手被抓。

        据她自己所说,在这中间,她也曾有过后悔,想过洗手不干,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她的把柄捏在福音部的手里,又如何能抽身不干?虽然福音部曾向她许诺,只要她能发展更高层的女干细,就可以帮她离开南大陆,不过福音部最终也没有兑现承诺。

        总结起来就是,杜倦之没有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失去信仰,一步错而步步错,虚荣心害死人。

        除此之外,杜倦之也老实交代了福音部安排给自己的任务,除了继续各种军

        事情报之外,还要找机会摸清楚西道门和塔万廷的主力所在,搞清楚西道门和塔万廷的真实战略意图。

        最后,杜倦之痛哭流涕地表示自己错了,悔不该当初。

        皇甫极却说了一句诛心之言「到底是悔不该当初一念之差?还是后悔被我们抓住了?」

        不等杜倦之回答,皇甫极直接道「你犯下这样的大罪,本该必死无疑,不过若是你能诚心悔悟,老实配合绝圣堂,也可以将功折罪,留你一条性命。」

        杜倦之想也没想,直接一口答应下来「我一定老实配合道门。」

        皇甫极道「记着,你敢玩什么花招,我肯定让你生不如死,我说到做到。」

        西道门到底是身处久战之地,还是比较粗放,不像道门那么严谨。如果是道门,也许会这么做,但绝不会这么说。

        杜倦之身为西道门之人,自然知道皇甫极的为人,别看他和齐玄素之间很好说话的样子,一口一个道兄,那是因为齐玄素无论身份地位还是能力修为都不逊色他,这便是有些惺惺相惜了,关键两人还没有直接的个人利益冲突,自然万般好。

        可那些不如齐玄素之人,尤其是西道门之人,却是知道皇甫极的厉害,由不得不害怕。

        皇甫极下达了第一个任务「福音部不是让你搞清楚我们的战略意图吗?你现在就联系福音部,告诉他们,宫大真人身边的一个赞画离心倾向很大,已经被成功拉拢,让福音部批钱。」

        与此同时,齐玄素将杜倦之与福音部联络的特殊信物放在了她的面前。

        此时整个房间里也只有齐玄素、皇甫极、杜倦之三人而已。除了审讯桌椅之外,还有就是皇甫极身后墙上悬挂的一张巨大地图。

        杜倦之小心翼翼地看了两人一眼,拿过信物开始操作。

        圣安东尼奥传教所,福音部的临时总部中,负责与「杜鹃鸟」联络的福音部大主教兴冲冲地向上司弥尔顿汇报「‘杜鹃鸟传来消息,她已经发展了一名直属于宫甫的赞画,不过开价很高,要一万金镑。」

        弥尔顿闻言不由一笑「‘杜鹃鸟不愧是我们的王牌,刚刚拿到有关塔万廷兵械库的情报,现在又立新功,这下可以

        弥补‘猿神的漏洞了。你立刻就给她回信,表示同意。区区一万金镑而已,能让我们在正面战场上省下几十万金镑。还是用南北友好商会给她汇款,除了这一万金镑,再给她个人三千金镑作为奖赏,也让她快些行动,尽快搞清楚西道门和塔万廷的真实战略意图。」

        大主教领命而去。

        很快,齐玄素和皇甫极那边就得到了福音部的回信。

        杜倦之望向齐玄素和皇甫极。

        齐玄素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那个叛变的赞画,而我和皇甫道兄则扮演宫甫大真人。你要想好,应该怎么把消息可靠地传递给福音部,不让福音部起疑。记住,你只是一个赞画,不是宫甫大真人,你不可能

        知道宫甫大真人心中全部所想,只知道部分事实,你可以做一些自己的‘揣测,不要合盘托出。」

        至于为什么要齐玄素和皇甫极两个人一起扮演宫大真人,道理也很简单,就算是假情报也要有真水平,这样才能取信于人。要是水平低了,福音部就要起疑。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而且就算是纸上谈兵,皇甫极的个人风格也太过明显,需要齐玄素来中和一下。

        齐玄素和皇甫极一同望向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大地图,上面用两种不同颜色标识了双方的态势。

        皇甫极说道「想要把戏演好,就得融入角色,从现在开始,你我就是宫大真人了,统率千军万马。」

        齐玄素道「既然是演戏,不仅仅是我们得融入角色,还得有实物配合表演。只是我们两个在地图上写写画画,很难完全让圣廷相信,毕竟福音部不是傻子,不会我们说什么便相信什么,他们得到具体的情报后,还会派人侦查,与实际情况相互印证。」

        皇甫极想了想,点头道「齐道兄所言极是。不能我们两个唱独角戏,还得有实兵。主力精锐不能调动,不过我可以调动相应的后备二线队伍,打仗未必能行,装个样子倒是足够了。让他们根据我们的安排布置,做出相应动作,假戏真唱,以此来混淆视听。如此一来,我们的这场戏就更加逼真了。」

        齐玄素指着地图道「先调三万人来,让他们从蒙特雷出发,朝西北方向前进,越过格兰德

        河支流,直逼德尔里奥,摆出要攻打德尔里奥切断圣廷大军退路的架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