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大侠养成系统在线阅读 - 二十五 悬赏

二十五 悬赏

        姜庆一早醒来,看张晓枫尽可能地缩在一角,看起来很委屈,不过睡得十分深沉。

        毕竟还是个黄花小姑娘,还不太敢挨着我睡。姜庆暗暗想到,不过这也说明想把她变成自己媳妇儿,还有一段路要走啊。

        她会依靠我,说起来也只是父母之命。姜庆暗暗想到。

        内力的耗损对张晓枫还是有一定影响,导致她现在仍然沉睡不醒。

        姜庆不再管她,静悄悄的下床,活动着手脚,将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他如今裂山拳已到第五重,已是今非昔比,沙青和和他的沙龙帮在如今的姜庆看来,早已不在话下。

        如今去也只是做一个了结。

        不过,他去之前要藏好张晓枫。毕竟在处理掉沙青和之前,不能让晓枫遇到风险。

        眼看张晓枫兀自在沉睡,姜庆决定还是等张晓枫醒了再出发吧。

        然而这一等,便等了将近一个时辰。

        似乎是内力使用过度,或者张晓枫刚刚‘重生’还比较虚弱,竟一直没有醒来。

        姜庆尝试着叫了她几次,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呼吸沉稳,面颊红润,偶尔还皱下眉头说几句梦话,似乎在做着什么噩梦。

        姜庆顿时有些无奈。

        期间沙龙帮的帮众还来偷偷观察过一次,看到姜庆迟迟未动,他就骑上大马,跑去沙龙帮报信。

        正在寿宴上待客的沙青和偷偷听到手下的报信,心中竟是松了一口气。他其实心中在害怕姜庆会来搞乱他的大寿。

        ‘你既然害怕过来,那等大寿完了我腾出手再来收拾你。’沙青和默默想到。

        。。。。。。

        张晓枫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

        她缓缓睁开眼睛,接着便闻到一股饭香,顿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走出房间,看到姜庆已经整了一桌饭菜等着她。

        不过这次的饭菜就丰富多了,醋溜白菜,炒白菜,还有白菜汤。

        一份白菜被姜庆做出了三种花样。反正家里多的是白菜。

        “这是你做的?”张晓枫有些惊讶。

        姜庆摇摇头:“我厨艺太好,轻易不出手。”

        其实他也只是利用前世的记忆勉强做的,好不好吃不重要,样子倒是做了个七八分。

        张晓枫忙坐下,吃了一口,脸上顿时一滞。

        “怎么样?”姜庆问道。

        “盐放多了。”张晓枫小声说道,但仍是咽了下去。

        “那你还吃?”姜庆心中叹息,这莫不是个傻子。

        “我太饿了...”张晓枫顿时有些委屈。

        两个人默默把饭菜吃完,又喝了好多水,才总算是缓了过来。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张晓枫随口问道。

        “下午申时三刻。”

        张晓枫顿时一惊,说道:“我竟然睡了这么久?”

        “我要出发吧,就因为你睡了这么久,导致沙青和多活了好几个时辰。”姜庆有些幽怨。

        张晓枫看到姜庆说话如此自信,心中顿时觉得十分安定。

        爹爹说他武艺高强,真的能给爹爹复仇吗?

        就算复仇了爹爹也活不过来了,我只希望活着的人平安喜乐。张晓枫心中默默想着。

        她随手将乱发梳笼一下,跟着姜庆走到院子。

        只见姜庆走向院子的角落,挪开杂物,然后将地窖门打开,对张晓枫道;“进去。”

        张晓枫顿时愕然:“我要躲在这里吗?”

        “为了你的安全。”姜庆沉声道。

        张晓枫听话地点点头,默默走进地窖。

        在姜庆合上窖门时,突然朝里面说到:“要是我晚上之前没回来,你就打开地窖,自己逃命去吧。”

        说着,他不等张晓枫反应,突然合上地窖,然后在上面重新盖好杂物。

        。。。。。

        当姜庆手挎腰刀,走入土桥外寨,立刻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那些原本在码头横行的沙龙帮帮众见到姜庆,立刻缩进屋中,有些更是直接逃离。

        有人看到姜庆,脸色微变,马不停蹄的飞奔向沙龙帮总舵。

        总舵中,红灯高挂,彩旗飘飘。此时已是过了寿宴的时间,不相熟的宾客走了大半,只留下了一些别有用心的宾客。

        “沙帮主,你的几位义子,今天怎么没有出现啊。”一个光头圆脸的肥胖子坐在客首问道。

        他身材又短又胖,就像一堆肉瘫在椅子上一样。

        但是任谁看他的眼神,都是敬畏有加,不敢有丝毫调笑的意味。

        沙青和冷哼一声,淡淡道:“汪帮主何必明知故问?”

        “不会吧不会吧。江湖上的传言难道是真的?”那汪帮主立刻露出十分夸张的神色:“你们沙龙帮,真的被一个小差役给挑了?”

        沙青和顿时脸现怒色:“有我沙青和在,我沙龙帮怎么会被一个黄口小儿给挑了。实不相瞒,那小儿今日还下来战书,约我决战,但却因心中害怕,到现在都不敢露头。”

        汪帮主听到这话,露出笑容,叹息道:“沙帮主果然英雄,想必贵帮死去的几位当家义子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沙青和斜睨着汪帮主,沉声说道:“原来汪帮主今日是来考教老夫来啦。你我兄弟十几年未动武,今日正好切磋一番,看看手底下真章。”

        此话一出,大厅中的其他三个帮派首领顿时脸上露出兴趣盎然的表情。

        这几家全都是祁河码头上讨生活的帮派,彼此之间都是既有合作,又有对抗。

        这几日听说沙龙帮吃瘪,都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听说沙龙帮当家的除沙青和以下全部覆灭,顿时都有吞并之心。

        只是众人互相防备,谁都不敢率先发难,以防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今日看到鲸鱼帮的汪帮主突然出头,顿时众人都微微坐直身体,围观好戏。

        那汪帮主自知失言,又看到众人表情,顿时仰天打个哈哈,摸了摸脸上那几根稀疏的胡须,笑道:“沙老哥何必生气?大家兄弟十几年,我只是看到沙龙帮被一个毛头小子欺负,心中有气而已。”

        “不敢,老夫并未生气,只是担忧罢了。”沙青和淡淡一笑:“大家都是混江湖的弟兄,只是那差役是官府中人,今日欺辱沙龙帮,明日难道不会欺负诸位吗?”

        他不动声色,一番话顿时将姜庆拉到这些帮派的对立面。

        “老牛湾的官府都是一帮酒囊饭袋,又有何惧?”一个帮主大咧咧说道:“老子在祁河上杀人放火逍遥快活,从来没把差役放在眼里。”

        那帮主名叫杜汝,在客座上排行第三,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帮派。乃是个三十来岁的精壮汉子。

        “那是阁下未遇到姜庆而已。”沙青和继续拱火。

        杜汝脸上立刻露出桀骜不驯的表情:“恕我直言,在下杀过的狗差役也有不少,多他姜庆一个也不算多。如果让我遇到姜庆,我就替沙帮主除了这个祸害。”

        “如此,多谢杜帮主了。”沙青和立刻拱手:“老夫何尝不想杀了他?只是这小子向来油滑,只会在暗处杀人,没有机会罢了。”

        “不过....”杜汝眼睛盯着沙帮主:“我帮沙帮主诛贼,不知沙帮主有何表示?”

        沙青和等的就他这句话,立刻站起身来:“诸位兄弟听了,那姜庆与我沙龙帮有深仇大恨。只是狡猾无比,我一直未有机会诛杀。”

        “在下今日立此悬赏:谁若杀了姜庆,在下愿奉出土桥的天禧赌场,福来赌场和金凤楼相谢。”

        众人一听,顿时一脸震惊。

        这三个地方,尤其金凤楼,客人络绎不绝,光流水少说每天几十两。

        这姜庆到底有何本事,能让沙青和如此割爱?

        不过就是个狡猾心黑的小子罢了,如果真有实力,今天就不会爽约了。

        沙帮主或许是抓不到他,只好立下悬赏。

        众人正思索间,突然沙龙帮的一个小厮上前,对沙青和轻声耳语了几句。

        只见沙青和的脸色一变,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带着几分害怕,却又有几分兴奋。他看向众人,沉声说道:

        “姜庆那小贼,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