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大侠养成系统在线阅读 - 二十四 姜大哥...

二十四 姜大哥...

        姜庆和张晓枫将饭菜吃得一干二净,直到最后一粒米吃完,才满足地抹了抹嘴巴。

        毕竟两个人这两天耗费的气力实在是太大了,此刻饿得很。

        张晓枫看着桌上剩下的两幅碗筷,心中蓦地一酸。

        “怎么了?”姜庆问道。

        “以往都是父亲洗碗的,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张晓枫神情落寞道,眼中涌出眼泪,她又想起自己的父亲了。

        “至于哭成这样吗?”姜庆立刻摆摆手:“不就是想让我洗碗嘛,我洗就是了。”

        ‘噗嗤’一声,张晓枫笑出声,泪水也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姜庆将桌子上的碗筷收起,自去院子里打水洗碗。

        洗好之后,姜庆随意在袖子上擦干手上的水珠,走进房间,见张晓枫仍在那里坐着。

        “夜深了,睡觉吧。”姜庆说道。其实他知道张晓枫此刻的心情仍是郁郁的,简单的言语劝说并不能凑效,只能随着时间慢慢淡化。

        却见张晓枫抬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一下说道:“我们今天...好像没买被褥。”

        姜庆登时一拍大腿,这么冷的天,竟然没买被褥,那要怎么睡?

        “先凑合着用以前的吧。”

        姜庆将之前的被褥拿了出来,不过随即他就皱了下眉头。

        只见被子上都是之前升级后身体留下的血污,这两天忙着跟沙龙帮战斗,没有及时处理,腥臭难闻。

        张晓枫立刻掩住了口鼻,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姜庆有些尴尬。

        “你等着。”

        姜庆出门,一个纵跃跳入隔壁邻居的院子,然后走进屋中。

        邻居夫妻正相拥而眠,被姜庆这个突然闯入吓了一跳。

        正迷茫间,却见姜庆一言不发,翻箱倒柜拿出一套新的被褥,又在他们桌子上留下一两银子,然后走出屋子。

        夫妻俩相互看着,实在有些无法理解。

        “当家的,他竟然用一两银子拿了咱俩睡过的被褥?”女人问自己的丈夫。

        “莫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嗜好?”丈夫说着,看向面容姣好的妻子。

        女子摩挲着银子,眼睛放光:“既然有这种嗜好,那我还有穿过的袜子,鞋子...亵衣,要不改天也给他送去?”

        “这个....”丈夫脸色不豫,轻声道:“那得让他加钱。”

        姜庆回到房间,将被子放在床上,有些无奈对张晓枫说道:“隔壁就剩下一套被褥了。”

        “那怎么办?”张晓枫脸露忧色。

        姜庆思索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我们可以同盖一个被子啊。我睡床尾,你睡床头,中间放跟长木,谁也不能越过不就行了。”

        “那不行的....男女有别,岂可...岂可...”张晓枫脸色通红,有些发急,同床共枕这四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

        姜庆看张晓枫秀眉微蹙,小嘴微抿,看上去可爱至极。

        算了,还是不逗她了。姜庆心道。

        “那我还是用自己以前的被褥睡另外一个屋子吧。”姜庆说道。

        他挑起以前的被褥,也是一脸嫌弃,捂着嘴巴准备离开。

        “你就睡在这屋里吧。”张晓枫开口道:“我...害怕沙龙帮的人再来。”

        姜庆点点头,走到房间的角落里,将破旧的被褥铺在地下。

        张晓枫铺好自己的床铺,立刻缩进被窝,只露出眼睛以上位置,在偷瞄着墙角的姜庆。

        只见姜庆身体蜷缩在一起,努力地拉扯着身上的被子。

        但是姜庆之前升级的时候,因不堪忍受痛苦,将被子和褥子撕了好几道口子。如今无论怎么盖都无法裹住全身。

        此时刚刚开春,仍是有些寒冷,看到姜庆狼狈可怜的样子,张晓枫心中突然揪了一下。

        “要不,姜大哥还是上床来睡吧。”张晓枫声若细蚊。

        “好!”姜庆却听得一清二楚,而且回答的很干脆。

        他只带着一个枕头,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钻入了张晓枫的被窝。

        一个在床头,一个在床尾。

        姜庆没碰到张晓枫的身子,不过一股温暖的感觉从被褥上传了过来。

        “姜大哥...”张晓枫的声音响起来。

        “怎么了?”姜庆问道。

        “我们还是睡一侧吧,你的脚...太臭了。”张晓枫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姜庆心中暗叫惭愧,忙调转身子,和张晓枫躺在了一头。

        两个人的头部规规矩矩摆在床头的枕头上,很有距离感。

        “姜大哥...”张晓枫的声音又响起来,就在姜庆的耳旁。

        “怎么了?”姜庆很想扭过头。

        “把你的手挪开好吗?”张晓枫委屈得快哭了。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姜庆立刻将蠢蠢欲动的手放回在自己的腹部。

        “姜大哥...”过了一会儿,张晓枫再次开口道。

        “我这次可什么都没干。”姜庆连忙解释。

        张晓枫沉默了一下,轻声问道:“我们把爹爹下葬了,就逃离此地好吗?我不想复仇了。”

        “为什么?”姜庆问道。

        “沙龙帮太厉害了,爹爹将我托付给你,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想失去你。”张晓枫小声道。

        “没事的,你放心。”

        姜庆拉过张晓枫的手,然后紧紧握住。

        。。。。。

        深夜,沙龙帮总舵,沙青和的卧室内。

        大床一阵猛烈晃动,然后很快便停下来。

        沙青和翻了个身子,一脸满足地叹一口气。

        而五夫人枕在沙青和的肩膀,妩媚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失望。

        自从丈夫从十几年前偷偷修习内力后,便把肾脏给练坏了,因此五夫人便一直十分不满。

        还是沙五和沙瑞好啊,这老鬼真的不行。五夫人暗叹道。可是沙五死了,沙瑞则因为背叛被老爷关进了私牢。

        这都是拜那个差役所赐!五夫人一想到这个,便气不打一处来。

        “老爷,听说那个差役小子下了战书,约老爷明日大寿之时决战?”五夫人腻声说道。

        “哼,黄口小儿,死到临头,还敢这么猖狂。”沙青和眼神中透出阴冷。

        “我听下人们说,他好像很厉害,竟能和老爷过招?”五夫人好奇道。

        “哼。”沙青和冷冷一笑:“他昨日已被我火枪所伤,现在下来战书,无非是心中不忿,呈匹夫之勇罢了。明天便是彻底了结他之时。”

        “嗯,老爷何其威武...”五夫人一只手摩挲着沙青和的肌肤,眼神中透出欲望。

        沙青和立刻有些作难,不动声色地推开了五夫人,心中开始默默思索。

        刚才探子来报,那姜庆又回到家里,还和一个女子在一起,想来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索性破罐破摔,找个勾栏女子销魂一夜后便来纳命。

        又或者,他根本没受伤?

        不过这又不可能,那一枪明明打中了他,他逃跑的姿势明显是负伤。

        他口中虽对姜庆不屑,但是心中竟颇为惴惴不安。

        毕竟这个年轻人只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便把他帮众里当家的杀了个片甲不留。亲子也惨死在他的手上。

        明天,我虽不惧,但也是要做好准备。沙青和暗暗思索。

        厅后面要藏弓手,水酒也要做手脚,实在不行,给他来个一拥而上。反正这是我沙龙帮的地盘。

        最重要的是,火铳要提前上膛......

        “姜庆,你敢闯龙潭,我就让你有去无回!”沙青和突然涌起杀戮的欲望,心潮澎湃起来。

        “小五,给我怀个种,我就给你扶正!”

        沙青和一把搂过五夫人,准备梅开二度。

        然而,只过了一会儿,又响起沙青和尴尬的声音:“算了,明天再说吧。”

        五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