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大侠养成系统在线阅读 - 五 土桥外寨

五 土桥外寨

        第二天,姜庆身穿皂服,早早的来到衙门点卯,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在衙门三班的公室堂,等着队长王灿给自己分配任务。

        此时其他有分配任务的老差役都已出门工作了,公室堂还坐了两个新来的差役,一个头发半白,面目沧桑的中年人,一个像姜庆一样的年轻人。

        中年人虽然发白,但从脸上的皮肤看来大概在三十岁左右,正襟危坐,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儒雅的气质;那年轻人身材雄壮,皮肤黝黑,正吊儿郎当的把玩着茶杯。

        姜庆向两人拱手,脸上露出笑容:“在下姜庆,不知二位尊姓大名?”

        中年人连忙也对姜庆拱手,呵呵笑道:“在下胡秋白,原本是读书的,蹉跎半生,未获得什么功名,只好来衙门混口饭吃。”

        姜庆微微点头,原来是个考不上秀才的读书人。这种人一般家里有点小钱,但是却一直不曾高中,最后梦想破灭,只能托关系找个差役的活干干。

        但是一旦成为差役,就没有资格再去参加科考了。

        这原本是一种失败的选择,但这胡秋白脸上却不见愁苦和沮丧,倒是一个洒脱的人。

        姜庆和胡秋白互相拱手一下,表达一下善意。此时大家都在等着上司,因此也并未深聊。

        “不知这位兄台大名?”姜庆又对那个年轻人问道。

        这个年轻人瞥了姜庆一眼,竟理也不理,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依旧把玩着手上的茶杯。

        姜庆心中不喜,脸上却未露任何不满,依旧保持着笑容。

        公事堂上又沉默下来。

        一会儿的时间,只听得外面稳健有力的脚步声响起,应当是班头王灿到了。

        姜庆和胡秋白两人忙正襟危坐,一副恭敬的样子。

        唯有那个年轻人直接将茶碗随手撂在茶台上,直接站了起来,往外面迎去。

        “阿叔,你怎么才来嘛。”年轻人迎着王灿喊道。

        听到这个称呼,姜庆和胡秋白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原来这货是王灿的本家侄子,无怪那么神气。

        却见王灿牵着侄子的手进来,一脸笑容,似乎对这个侄子十分喜爱。

        但当他转向胡秋白和姜庆时,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

        “胡秋白,负责城内庙后街。姜庆,负责城南的土桥外寨。”王灿下命令道:“你们今天是第一天巡街,不许出任何岔子,明白了吗?”

        “明白。”两人异口同声道。

        “至于王诩平,今天就跟着我好了。”王灿说完这句话,没有任何停留地走出公事房,身后跟着他的侄子王诩平。

        姜庆和胡秋白舒了一口气,将腰刀跨起,站起身来也往外走。

        胡秋白走到姜庆身边,轻声问道:“老弟,你得罪过王班头?”

        “没有。”姜庆摇摇头。

        胡秋白意味深长的看了姜庆一眼:“这土桥外寨是在城外十里。城外不比城内,那边帮派混乱,治安极差,有些帮派还通着十三山的土匪。已有好几个捕快折在那里了,你要好自为之啊。”

        “多谢提醒。兴许是王头想要锻炼我这样的年轻人。”姜庆谢道:“胡哥到庙后街也要当心。那边都是烧香拜佛的达官贵人,轻易不能得罪。”

        “这个我省得。王班头就是看我老实稳重不惹事儿才给我这个位置的。”胡秋白脸上带着自嘲的表情。

        姜庆跟胡秋白拱手而别,转头望着王灿离去的方向,面色平静,但是眼神却露出了一丝寒光。

        ‘王头,你好像有点不怀好意啊….’姜庆心中叹息道。

        不过姜庆并不惧怕,他有天道系统,那些龙蛇混杂的帮派,完全就是上佳的经验值。

        。。。。。。

        下午,城外土桥外寨。姜庆默默的走在外寨北面的祁河边。

        沿着河堤总共有四个外寨,土桥外寨只是其中一个,主要包括一个码头和两条街道。

        从河堤上往寨中看,大大小小的货栈林立着,客栈还有各种店铺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这里因为靠着祁河,水上交通便利,老牛湾城的各种货物经过这里转运到黄河渡口,然后发往九州各地。

        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争斗,加上身处城外,各色人等来去自如,各方势力在此犬牙交错,非常难以管理。

        但是此地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点不输城内的繁华。姜庆一路走过来,光勾栏就有好几处,一些老鸨在外面拉客,看到姜庆身穿皂服腰挎朴刀,脸上的表情更加殷勤。

        “差爷,来玩啊?我家姑娘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官爷,快楼上请,我家姑娘只在楼上看了您一眼,就对您相思入骨啦。”

        “小哥哥,玩女人不?我家姑娘浪劲儿十足,花样多的数不清。”

        ……

        姜庆被弄得不胜其烦,义正严词地拒绝多名老鸨,一路砥砺前行,终于来到了衙门设在土桥外寨的哨岗。

        一个差役坐在哨岗的铺子里,佝偻着腰,耷拉着头。

        “这位大哥,幸会,在下姜庆,特来此地巡查。”姜庆对铺子里的差役拱手说道。

        那差役看到姜庆到来,揣着腰刀缓缓站起,走到姜庆跟前:“我与你交班。”

        说着他将哨岗的钥匙塞到了姜庆的手里,转身就要离去。

        姜庆注意到他的一只眼睛用布包着,竟是个独眼龙,从左脸颊到下巴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刀疤周围的血肉翻起,看起来甚是可怖。

        “老哥,您的眼睛怎么啦?”姜庆问道。

        那差役摆摆手,说道:“被人砍了一刀,瞎了。”

        这种漠然沧桑的语气让姜庆十分唏嘘,他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塞入老差役的手中:“老哥这是得罪谁了啊,当真是辛苦了。”

        那差役看到银子,原本死鱼班的眼睛突然一亮,连忙揣入怀中。

        与此同时,姜庆突然听到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功德值+2】

        给这差役一点碎银子竟足足加了2点功德值,姜庆顿时吃了一惊。从这点看来,这个差役应当是个好人,而且被欺负的不行了。

        那差役一改之前冷漠的态度,连忙将姜庆请进铺子,然后亲自给姜庆倒了一杯热茶。

        姜庆看那茶杯污浊不堪,外沿的黑垢锃光瓦亮,都快包浆了。

        “多谢。”姜庆咽了一口唾沫,逊谢道。

        那差役坐在姜庆一旁,对姜庆推心置腹道:“姜庆小哥,听我一句劝,这地方,不是差役待的。你既然有银子,赶紧去衙门上下打点下换个地方吧。”

        “这个地方怎么了?还请老哥指教。”姜庆虚心问道。

        那差役先将铺子的大门关上,沉默了好一会儿,将杯中茶一饮而尽,这才说道:“这土桥外寨的码头归沙龙帮所管。而沙龙帮幕后的老板是阳曲县的杨家。那杨家也是个官宦人家,势力强大,轻易得罪不得。偏巧,那杨家又和我们知县老爷不对付。我们衙门派遣过来的差役平日里巡查货物治安跟他们多有冲突,被他们暗杀了好几个,我能活到现在,全靠忍气吞声。”

        ‘官方势力,知县的对头,擅杀差役….’姜庆心中微微沉吟,又问道:“那沙龙帮的帮主是何人,武艺如何?有无内功?”

        这个世界有内功的武者和没有内功的武者是两种概念,这点一定要问清楚了。姜庆本身现在还没有内力,如果碰到有内力的,那就没必要跟他硬碰了,直接走人就好了。

        却见那差役轻声说道:“那沙龙帮的帮主叫沙青和,内功倒是没有,只是一身横练的功夫,拳头很重。他曾经….曾经一拳打死一个壮年。”

        差役说着,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没有内功,那就好。’姜庆轻轻舒了一口气。

        那差役看姜庆听到这个恐怖的事情毫无反应,竟然还松了一口气,心中顿时觉得这小子好像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欲再次嘱咐,突然听得‘砰’的一声,门板被人大力撞开,散落在地。

        几个身穿劲装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白天的,关什么门?”为首的一个男人皱眉道。他一脸络腮胡子,寒冷的天气里敞着怀,虬结的肌肉露在外面,甚是雄壮。

        那独眼差役默默拾起门板,敢怒不敢言,只瓮声说道:“五当家您好。”语气十分窝囊。

        那沙龙帮的五当家却不理会那独眼龙,只盯着姜庆道:“你是新来的差役?”

        “正是。”姜庆站起身来。

        “你叫啥名字?”那人语气十分无礼。

        “姜庆。”姜庆对他的语气丝毫不以为意,仍客气地拱了拱手。

        五当家却并不还礼,斜眼瞧着姜庆:“我们沙帮主知道新来了一个差役,特地派我来告知,他老人家三天后过大寿,要你奉上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姜庆有些讶然。

        “怎么,你有意见?”那五当家走上两步,居高临下地跟姜庆对视着,压迫力十足。

        “没有,没有。”姜庆摇头。

        “哼,又来了一个软蛋。”五当家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转身又对那独眼差役道:“你既不在此巡查了,还不赶紧滚出我土桥外寨,站在这里讨赏吗?小心我把你另外一只眼也打瞎了。”

        那差役脸上表情极为难看,但仍然低头说道:“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他深深地看了姜庆一眼,然后扭头走出铺子。

        “快滚吧。”五当家走上前去,一脚踢在那差役的屁股上。

        那差役顿时摔倒在地,连忙爬起身来,在众人的轰笑声中,落荒而逃。

        那五当家哈哈大笑,又扭头对姜庆说道:“小子,三天后,记得来拜寿。”

        姜庆脸上不见喜怒,只拱手道:“五当家放心,在下一定会到。”

        “怂包。”五当家当面嘲讽了姜庆一句,被众人簇拥着,走出哨岗。

        ‘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那就先拿你开刀吧。’姜庆一边寻思着,一边重新坐回椅子。

        ‘今晚就得去探查一番,毕竟这以后就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啊。’姜庆思索着,顺手拿起茶台上的茶杯品了一口。随即他就看到杯口那层厚厚的茶垢。

        “呕~~”

        姜庆立刻放下茶杯,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