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大侠养成系统在线阅读 - 三 壮班

三 壮班

        内院的班房中,一具身首分离的尸体被放在一个白色床单包裹的案几上,赫然便是昨日晚上被姜庆砍掉脑袋的中年男人。

        壮班三队的班头王灿和捕班的捕头何九站在尸体的一侧,仔细地观察着头部的伤口。

        良久,两人对视一眼,轻轻点头。

        “这尸体的伤口外翻,入刀低出刀高。毫无疑问,这是六合刀法挑刀式所造成的伤口。”何九沉声说道。

        王灿也点了点头,并无异议,有些疑惑道:“莫非下手杀这李秀才的,是公门中人?”

        “六合刀法流传甚广,单靠这个,倒无法断定到底是否是公门中人。只是从这头颅的伤口来看,刀法极为老练,没个三五年的功夫下不来,至少应该是六合刀法第三重的功力。”何九给出自己的判断。

        “第三重….”王灿摸着下颚,若有所思道:“咱们衙门,谁有第三重功力?”

        何九看着王灿,并未说话,脸上神情似笑非笑。

        王灿立刻摆摆手,说道:“老何,这可不兴开玩笑啊。我虽然是第三重,但是我昨天可是在春满楼睡的觉,桃红那小妮子可以给我作证。而且我与这个李秀才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下手杀他。”

        何九脸上带着调笑的神情,揶揄道:“老王我也没说是你啊,这么激动干嘛?春桃那小妮子我知道的,折腾起来一宿一宿的,也难为你这么早还能来衙门。”

        “那还不是因为出了这么大案子,县太爷跟那李秀才交情好,着急嘛。”王灿有些愤恨道:“这狗日的凶手到底是谁?跟李秀才有过节的人可真不少,这下有的忙活了。”

        两个人正在谈论着,突然一个皂吏进来禀告道:“王头,来了个雏儿,叫姜庆。说是来补缺,吏房已经通过了的。他爹是姜旭之,以前也是衙门的捕快。”

        “姜庆?”王灿一愣,对何九道:“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关系户?”

        何九捋着胡须回忆道:“他爹姜旭之是个愣种,凡事认死理,几年前在双庙村被土匪砍死了,这小子就成了孤儿。他老子死的那么惨,这小子还敢来承父业?”

        王灿听到何九的介绍,轻哼一声,走出班房,何九好奇心起,也跟了出去。

        班房前的青石板庭院中,姜庆揣着朴刀,弯腰侍立,一副小心谨慎老实巴交的样子。

        何九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嘀咕,这小子和他老子那飞扬臭屁的样子倒有点不同。

        “你就是姜庆?”王灿扬声问道。

        “小子姜庆,见过王班头。”姜庆拱手说道。王灿是这两年才来的衙门,他对王灿完全不了解,因此并没有轻易送礼。

        “姜庆,这壮班可不是那么容易混的。你这年纪尚小,有捉贼杀匪,震慑帮派的本事吗?”王灿上下打量着姜庆,粗声问道。

        “小子不才,学了些家传的裂山拳法。”姜庆身体微微发力,肩膀和手臂上的肌肉立刻虬结。

        “裂山拳,这拳法的名字倒有些狂。”王灿冷冷一笑:“使来看看吧,进我壮班,三脚猫的功夫可是不行的。”

        这年头,每个来补缺的关系户都能把自己的功夫说出花来,真使起来了也就那么回事儿。

        姜庆听到这话,双手握拳,摆了一个起手式。他深吸一口气,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开始认真的做起动作来。

        他此刻的裂山拳法已经到了第三重,单论招式而言,几乎可以说是随心所欲,得心应手。不过他不愿意太过高调,因此故意使得有些滞涩僵硬,但又十分有力,看起来虎虎生风。这种藏拙的方式在场并无一人看穿。

        “拳法倒罢了,力量倒还马马虎虎,勉强算可以吧。”王灿的脸上表情并未有何变化,姜庆这样年纪的人,把身体练成这种强度,算是可以了。

        但也只是可以而已。

        王灿淡淡说道:“好了。算你成为三队的差役了,明天过来点卯吧,到时候给你派活。”

        “多谢王头抬爱!”姜庆收拳而立,忙拱手作揖。他心想这捕头倒挺好说话,还没有孝敬银两就这么爽快的让入职了。

        王灿摆摆手,示意他走人,然后和何九一起转身离开。

        “老王你这就把他收了?”回到班房后,何九有些不解地问道。一般衙门的三班六房招收新的皂吏差役,总要弄点好处什么的,哪能这么空手就入职的。

        “总要给柳老一个面子嘛。”王灿有些不在乎的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地笑容:“你刚说他是孤儿?”

        “好像是,他爹姜旭之死后不久,他娘梁雪妍也病死了,就剩下这个儿子姜庆。那梁雪妍,啧啧,长得十分标致,我见犹怜,可惜啊。”何九一副惋惜的神色。

        “那就正好了。”王灿脸上露出笑容:“明天开始就让他去城外那些寨子巡查吧,那里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有功了我来领,要是被干掉了,我就把他的阵亡抚恤金黑了,反正他也没有亲人认领,说不定他剩下的家产都能搞到手。”

        何九立刻会意,笑道:“这招吃绝户倒是不错。”

        “放心,到时候少不了你老何的。”王灿得意地说道。

        两人顿时相视一笑,脸上露出心照不宣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