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霄道尊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聂家祖孙

第六十三章:聂家祖孙

        青阳观,景阳峰。

        与不悔峰一样,景阳峰也是青阳观山门内灵气浓郁的一座灵峰,峰主便是同样有着通神期修为的聂景阳。

        只是和不悔峰不同的是,这座景阳峰已经在聂家人手中传承开发几百年了,如今几乎成为了聂家的家族驻地。

        去除青阳观内那些姓聂的内门弟子不算,那些聂家在青阳观内的外门弟子,几乎都在这座景阳峰上面修行。

        借助着这里良好的修炼环境,加上同族修士之间互相的资源交换和互相交流修行经验,聂家在青阳观内的族人,修炼速度和最终能够达到的上限,都比那些没有背景来历的普通弟子高出不少。

        聂玉书作为聂家年轻一代天赋最为出众的人,虽然在夺灵试炼中失手了,没能成功夺得上品灵宝。

        但是因为他自身良好的资质,现在景阳峰的峰主聂景阳还是收他做了自己的徒弟,并为他凑齐了五件中品灵宝用于种灵。

        然而今日,原本因为夺灵试炼失手而大受打击,变得低调了许多的聂玉书,却是在获得准许拜见后,一脸激动的对着师尊聂景阳大声叫喊了起来。

        “叔祖父,您为何要将贺师兄拦下?好不容易等到那小子离开了不悔峰,身边也没人跟着,您为何不让贺师兄取了他性命?”

        也亏得聂景阳接见他的地方是在自己洞府里面,有着阵法隔音。

        不然他这般大声叫喊,只怕是半个景阳峰都能听得到了。

        聂景阳原本还算淡然的脸色,也因此一下变得阴沉了起来。

        “放肆!”

        他口中一声怒喝,冷冷望着聂玉书沉声喝道:“你这是什么口气?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尊吗?”

        冰冷的喝声,如寒风一样在聂玉书身上刮过,一股寒气瞬间直冲他脑门和胸膛,瞬间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语有多么目无尊长。

        当即吓得连忙双膝一软,连连对着聂景阳叩首哀求道:“师尊息怒,师尊息怒,弟子刚才只是一时冲动,才会口不择言胡言乱语,绝对没有任何敢对师尊不敬的意思,还请师尊千万宽恕弟子!”

        不想聂景阳听见他这求饶的话语后,却是半点没有让他起身的意思,反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他怒斥道:“一时冲动?我看你不是什么一时冲动,你是愚蠢无脑,完全没长脑子!”

        说完也是又急又气的怒声喝问道:“你以为自己很聪明,让寿元不多的贺鑫去杀了那小子,过后让贺鑫一命抵一命,就能人死账消了?”

        “难道不行吗?贺师兄他并非我聂家的人,而且也答应了弟子,一旦杀了那小子后,就会马上畏罪自杀,绝不会泄露弟子指使他的事情!”

        聂玉书满脸不解的抬头望着聂景阳,似乎还很无辜。

        聂景阳见他这幅样子,也是气得眼眉一阵抖动,不禁“啪”的挥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当场将他扇倒在了地上,半边脸都一下肿胀了起来。

        然后不待吃痛的他哭诉出声,聂景阳又是怒声喝道:“老夫怎么会收了你这么个愚蠢的家伙?家族这些年对你的教导和培养,都是教到狗身上去了吗?你脑子里就只装着这些三岁小孩都能看穿的阴谋诡计吗?”

        聂玉书也是刚经历过种灵过程痛楚的,与种灵产生的痛楚相比,聂景阳这一巴掌带来的痛楚当然不算什么。

        但是聂景阳的话语却是让他心中惶恐和疑惑不已,此刻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不明白,也不理解!

        这时候,聂景阳看见他眼中的惶恐和疑惑之色后,反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忽然怒气就收敛了不少。

        只见其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绪,然后沉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如果你的计划成功了,就算有人猜到贺鑫是你指使的,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没人会为了一个死掉的人对付你?”

        聂玉书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表明他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老夫说你愚蠢,愚不可及!”

        聂景阳一下又是怒气上来了,忍不住又破口大骂了一句。

        接着便咬牙说道:“你根本不知道袁不悔那家伙的可怕,不明白他是什么脾气!”

        “老夫告诉你,先别说贺鑫能不能杀得了那小子,就算他真能成功杀了那小子,然后自杀。”

        “以袁不悔那家伙的脾气,等他回来后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是会直接过来一剑宰了你,然后说不定还会顺带着杀掉一些这景阳峰上的聂家子弟!”

        他怎么敢!

        聂玉书听着聂景阳的话语,顿时面色一呆,完全无法想象那种后果的出现。

        当即忍不住出声惊呼道:“他怎么敢?掌教和各位长老,怎么可能会放任他这样做?他不怕门规处置吗?”

        聂景阳听到他这话,不禁一声冷哼道:“哼,门规处置?你以为袁不悔触犯门规的事情还少吗?”

        说完便怒视着他说道:“况且连你这种刚入门的小辈,都敢无视门规暗杀同门,你觉得门规真能约束得了那些真正的强者吗?”

        聂玉书很想说那不一样!

        他的计划只要成功,就不会留下半点证据,没有证据,不悔道人怎么敢当众杀他?

        可是看着聂景阳发怒的样子,想起聂景阳先前的训斥,他还是选择了住嘴,没有说出来。

        但他那不服气的眼神,自然是瞒不过聂景阳的目光。

        当下又是一通冷笑道:“你以为老夫不明白你心中的想法么?老夫告诉你,强者要杀弱者,根本不需要什么人证物证,只要他心里认定这事是你指使的就行了!”

        “袁不悔那老东西的可怕,远不是你这小辈能够理解的,更不是你可以算计的!”

        说完这番话,他看着依旧还是有些不服和不解的聂玉书,也不想再多解释什么了,只是严厉告诫说道:“老夫知道你心里对于那夺了你机缘的小子恨之入骨,恨不得他立即去死!”

        “但是老夫告诉你,在袁不悔那老东西死掉之前,你最好别对他的弟子动什么歪心思,至少在山门内绝对不能动那种心思!”

        “往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山上修炼,报仇的事情,等袁不悔那老东西死掉后再说,他也已经没有多少年好活了,你明白吗?”

        聂玉书听到他这严厉的口气,哪还不知道他的意思。

        因此心里虽然万般不愿不甘,口中还是低声应道:“弟子明白了。”

        聂景阳却是没有管他心里怎么想,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再次警告道:“记住了,不要再让老夫发现你有这些小动作,否则惹出祸事来,老夫和聂家不但不会保你,还会第一个将你丢出去给袁不悔泄气!”

        听见这样决绝的话,聂玉书也是浑身一震。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聂景阳,喉咙一阵涌动,最后面色沮丧的重重一点头道:“是,弟子记住了,弟子一定不会再敢有任何小动作!”

        ……

        发生在景阳峰上面的事情,陆鸣自然是一无所知。

        他在回到不悔峰后,便趁着人不注意,悄然拿不悔峰上面的阵法验证起了那块碎片遮掩气机的能力。

        结果让他多少有些失落。

        经过他亲自试验,碎片遮掩气机的能力,无法对不悔峰的阵法起到作用。

        不过随后他在以往化灵期修为的仆役面前使用碎片遮掩气机功能,对方却是当面也看不出他身上半点法力存在。

        这倒是多多少少弥补了一些他心中的失落情绪。

        他决定以后找机会再在筑基期修为的三师兄林冲身上试一试。

        至于大师姐虞紫琼,那还是算了,陆鸣也是打心里有些怕这位大师姐。

        那一双好像能看透人心的璀璨明眸,不悔峰上除了师尊不悔道人外,没人见了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