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霄道尊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青麟鹿妖

第五十章:青麟鹿妖

        “已经是第三日了,现在园内还有多少人?”

        灵园外,“紫阳九子”当中的顾阳子望了眼东边初升朝阳,不由出声询问了一句试炼情况。

        听到他这话后,一位侍立在旁的紫阳派修士连忙恭敬回答道:“回师叔的话,现在已经接回来的弟子共有二百七十五人,其中本派弟子一百七十七人,青阳观弟子九十八人!”

        顾阳子闻言,目光却是未曾看向那位紫阳派修士,而是转望向旁边盘坐的青阳观长老周元德说道:“周道友,依你之见,这次能有几位弟子成功夺得上品灵宝归来?”

        青衣老道周元德双眼一睁,不禁摇了摇头道:“顾道友这话可是问住周某了,周某眼拙,还真看不出这一点来。”

        说完又反而看着顾阳子说道:“不过周某倒是想听一听顾道友的高见!”

        “呵呵呵,其实顾某也猜不准,不过根据此处灵园的情况来看,只要那些小家伙运气不是太差,这次上品灵宝的数量应该能够达到八件或者九件。”

        顾阳子呵呵一笑,倒是也不隐瞒什么,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听到他这带有一丝炫耀之意的话语后,周元德也是不禁嘴角一抽,难掩羡慕之色的感叹道:

        “一件上品灵宝,只要将来不半途夭折,有五成的几率可以造就一位炼罡修士!”

        “而以这处灵园的情况,日后每十年给贵派产出三五件上品灵宝想必都不难。”

        “如此循环之下,贵派想不兴旺都难啊!”

        炼罡期修士,这在青阳观已经是门派高层了,已经可以有资格收徒授业了。

        遍数整个青阳观,数量也只有那么三四十位。

        可是紫阳派这等修为的修士,数量却是多达二三百人。

        所谓量变引起质变。

        有着这么庞大基数的炼罡期修士数量,紫阳派的通神期修士数量,自然也不会少。

        而通神期修士数量一多,总有那么几人能够结丹成功。

        一旦成就金丹,那就是寿元八百载,是足以提升门派底蕴的存在了。

        周元德身为金丹期修士,自然是明白一位金丹期修士对于青阳观、紫阳派这等门派的作用有多大。

        顾阳子此刻听着周元德饱含羡慕之意的话语,内心中自然很是得意舒坦。

        不过两派交情深厚,他也不想表现太明显,以免伤及和气。

        当下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说起来,这次没想到不悔道友也会过来,难道又是动了收徒之念么?”

        周元德听到他这话,顿时就是面色一黯,不禁一声长叹道:“哎,可不是这样么?不悔他说自己时日无多了,想要再收一位弟子为宗门出最后一份力,也真是难为他了!”

        “不悔道友他……哎,真是天妒英才啊!”

        顾阳子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重重叹息一声,也是满脸的可惜之色。

        周元德也似乎知道顾阳子未尽之言是什么一样,当下也是跟着摇了摇头,再次叹了口气道:“哎!只希望这次参加试炼的那些小家伙们,能有人表现出色点,让不悔他能够不白跑一趟吧!”

        然后二人都是没有了谈兴,就此结束了交流。

        另一边,陆鸣在翻山越岭的寻找了差不多一个半时辰后,终于又找到了一个值得下手的目标。

        他这次下手的目标,是一头鹿妖中的异种,名为青麟鹿。

        这青麟鹿和此前死在他手下的六足地甲豚一样,也是由普通鹿妖异化而成的妖怪,据说体内蕴含着一丝麒麟血脉。

        不过陆鸣对此说法却是持怀疑态度。

        因为六足地甲豚体内蕴含地犀兽血脉,是有据可查的,它所擅长的“撼地”之术便是来源于此血脉。

        可是青麟鹿除了羊头鹿身的外形,与传说中麒麟有些相似外,可并未掌握有什么特殊的法术。

        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此种妖怪对于危险极为敏感。

        据说只要有修为实力超出它许多的强者对它生出恶意,就会很容易被它感知到,并提前进行躲避。

        但这可说不上是什么特殊法术,毕竟很多食草类妖怪也都具备着类似能力,这是它们保护自己不被猎杀的一种天赋能力。

        当然了,不管青麟鹿是不是真的有麒麟血脉,作为异种妖怪,它还是非常有猎杀价值的,有很大可能孕育着灵宝。

        所以陆鸣在发现这头青麟鹿妖后,就决定将其当做目标了。

        陆鸣现在就是一个凡人,身上半点法力都没有,自然不会让青麟鹿妖感受到危险气息。

        而身为妖怪,青麟鹿妖的胆子也是比那些普通野鹿大上很多,不会因为听到一些林中的响动就慌忙逃窜。

        妖怪的身上,都有着特殊的气息,修仙者将之叫做妖气。

        低阶妖怪除非本身就觉醒了相关敛息能力,不然都是很难遮掩住这种妖气的。

        妖怪们通常都能够隔着很远便感知到彼此气息。

        所以妖怪捕猎妖怪的事情其实并不常见。

        此刻陆鸣的靠近,虽然让青麟鹿妖听见了一些响动。

        但因为自身危机预警能力没有触发,又感知不到任何妖气,它只是稍微回望了一眼声响传来的方向,便甩了下尾巴继续啃食起了树上新发芽不久的嫩叶。

        这样渐渐的缓步前进,陆鸣最终在距离青麟鹿妖二十丈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种距离对于青麟鹿妖而言,已经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距离了。

        陆鸣再靠近的话,它很可能就会先发起攻击了。

        毕竟青麟鹿妖虽然不吃肉,却也不会轻易让虎豹狼之类的猛兽靠近自己。

        而隔着二十多丈的距离,在树干树枝的遮挡下,陆鸣其实也只能看见青麟鹿妖一点点身体。

        但这不要紧。

        所谓窥一斑可知全豹。

        一个狩猎经验老道的猎手,仅凭看见的猎物身上一块巴掌大小部位,就可以凭借此一点在脑海中将猎物大致轮廓填充完整,找到射击点位了。

        陆鸣先前就观察过整头青麟鹿妖的外貌,此刻凭着看得见的那点身体部位,脑海中与自己观察的青麟鹿妖相匹配,很快就知道自己该射那里了。

        只见他取箭上弦,瞄准一处被树枝挡住的区域,张弓,松弦!

        呦——

        但见得枝叶翻飞,一声凄厉的鹿鸣骤然响彻林间。

        然后地面震荡,树干摇晃,受伤的青麟鹿妖开始拼命逃窜。

        陆鸣当然不会让猎物逃走,当即就持弓一路追击了起来。

        论速度,陆鸣远不是青麟鹿妖的对手。

        但是青麟鹿妖受伤逃跑一路留下的血迹,却是为他清楚指明了方向。

        而他刚才那一箭要是没有射偏的话,应该正中其脖颈。

        这么严重的伤势,就算是青麟鹿妖这样的妖怪,也肯定没法带伤跑出太远。

        然而陆鸣追出去一段距离后,却是惊怒的发现,自己射伤的青麟鹿妖,此刻竟然被一位紫阳派弟子截胡了。

        青麟鹿妖本身就没有多强的战斗能力,其所擅长的木行法术,也多是用于治疗和困敌。

        再加上陆鸣先前一箭让它受了重伤,一路逃跑又流失了大量鲜血。

        此刻面对着那位紫阳派弟子的近身攻击,很快就被砍得一身是血,性命垂危了起来。

        陆鸣见到这一幕,顿时便忍不住了,急忙跳将出来怒声喝道:“住手!”

        “谁?谁在那里!”

        听到喝声的紫阳派弟子,也是面色一阵大变,连忙停下攻势看向陆鸣,眼中满是戒备之色。

        “这位紫阳派的师兄未免也太不讲规矩了吧,这头青麟鹿妖明明是陆某先发现和打伤的,师兄你却招呼不打一声便要半路截胡,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陆鸣一脸怒色的望着对面紫阳派弟子,语气愤慨的张口就是一通怒斥。

        青麟鹿妖脖颈上的伤口那么明显,他不相信对方动手前会发现不了。

        然而听完他这番话的紫阳派弟子,不仅面上没有半点羞愧之色,反而满脸不屑的对着他一声冷哼道:“哼,你说青麟鹿妖是你打伤的就是了?”

        “再说了,就算真是你先发现并打伤的这头青麟鹿妖又怎么样?夺灵试炼的规矩里面可没有说谁先发现打伤猎物,猎物就归谁所有!”

        “何况这处灵园本来就是我们紫阳派所有,能够让你们这些青阳观的人来此参加夺灵试炼,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你们不思感恩也就罢了,还想与本派弟子争夺猎物,简直是忘恩负义!”

        话说到最后,不仅把自己抢夺猎物的事情洗了个干净,还倒打一耙,指责起了陆鸣忘恩负义。

        这番颠倒黑白的话语,也是把陆鸣气得够呛。

        他气怒之下,也懒得再与此人争辩谁对谁错,只是连连叫道:“好好好,那就让陆某来领教阁下的高招吧!”

        “怎么?你敢和我动手?”

        紫阳派弟子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陆鸣竟然会这样说。

        可是陆鸣那边却已经张弓搭箭,把箭搭在了弓弦上面,箭头直指向他了。

        见到这一幕,他脸色一阵大变,不由惊怒大叫道:“你好大的胆子!你难道忘记顾阳子师祖之前的交代了吗?你想被废除修为逐出门派吗?”

        然而陆鸣听完他这话后,却只是冷冷回道:“常言道,夺人机缘,如杀人父母,你说呢?”

        紫阳派弟子顿时就不说话了,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

        他有些不相信陆鸣真敢动手,但又怕陆鸣真的会动手。

        这动起手来的话,手持法器长弓的陆鸣,无疑是大占优势。

        二人都是蜕凡境九层,在相隔近二十丈远的情况下,他手中的法器长刀很难对陆鸣产生威胁。

        而且他还怕自己一旦收不住手,激发了法器长刀附带的刀气攻击,真一刀杀了或者打残陆鸣。

        陆鸣自然也看出了对手的顾忌,当即便进一步逼迫说道:“来吧,我数一二三,你要么离开这里,要么就做过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