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霄道尊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出事了

第十九章:出事了

        铁石山脉的矿场不能关,关了很多人就要连饭都没得吃。

        这是赤沙镇镇长和很多村正的共识。

        哪怕他们都很害怕鬼怪,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却是没得商量。

        陆鸣心里也知道,现在鬼怪还没有到赤沙镇害人的情况下,想要让矿场关停,根本不现实。

        他小时候也是挨过饿的人,知道吃不上饭有多难受,也不想真的数百户百姓家庭因为自己一个命令而忍饥挨饿。

        所以他最终还是同意了矿场继续开工的事情。

        不过在他的坚决要求下,镇长还是同意了矿工晚上全部回到镇上休息的事情。

        让数百个矿工晚上夜宿在铁石山脉里,万一真出了事情,那就是大事了,陆鸣可不敢担这份责。

        这样计议好一切后,镇长就带着人散去了。

        陆鸣这时候也检查起了唐砂留给自己的那些法符。

        因为陆鸣不是修仙者,没有法力在身,很多需要法力激发的法符,唐砂都没有留给他。

        这次留给他的法符一共有六张,分为两种。

        一种是他此前用过的辟邪金光符,共有四张。

        这种法符只要随身携带,遇到鬼怪特有的阴邪属性法力侵袭后,会自动激发释放出辟邪金光驱散阴气,抵挡鬼怪的各种阴邪法术攻击。

        此符的缺点就是激发后持续时间不长,并且会在鬼怪的攻击之中消磨掉力量,减少持续时间。

        第二种法符则是名为血箭诛邪符,是一种可以不用法力就能激发的攻击性法符,能够主动给予鬼怪伤害,共有两张。

        此符的用法唐砂也告知了陆鸣,需要用一口舌尖热血作为激发媒介。

        陆鸣检查了一下几张法符后,除了给用掉了一张辟邪金光符的王青补上一张法符外,就把另外五张法符收了起来。

        接下来除非哪个道观武修身上的法符被触动激发了,否则他是不会轻易补发这些法符。

        但光有辟邪金光符守护还不够,昨夜鬼怪的摄魂鬼叫可是让陆鸣印象无比深刻,在他看来比当初獾妖的摄魂尖叫更厉害不少。

        所以他又让人采来了许多苦心草,给每个武修都随身发放了一些,并嘱咐几人每隔两日要补充新鲜的。

        接下来的几日里,陆鸣带着几个道观武修每天都会到靠近铁石山脉的各个村庄巡查情况,不敢有任何懈怠。

        只是一连七八日过去,赤沙镇各处都是平静无比,并没有出现任何人员失踪或者死亡的事情。

        陆鸣见到这种情况,除了严令各村的村正继续按照自己要去执行外,也没有每天亲自去到处巡查了。

        他将王青等四名道观武修分成了两组,每天一组轮流下到各村去巡查,自己则是在道观坐镇修行。

        当然陆鸣也知道皇帝不差饿兵的道理,为了让王青等人甘愿接受这种差遣,他特别允诺了每人每月十两银子的补贴。

        这些银子本是道观历年来收取的供奉积蓄,陆鸣对于此等凡俗金银没有多少兴趣,此刻用起来也是半点不觉得心疼。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就是一个月过去了。

        一个月的时间里,赤沙镇意外的风平浪静,并未出现半点鬼怪的踪迹。

        此时就算是陆鸣,也觉得唐砂和自己或许都有些担忧过度了。

        可能那鬼怪被唐砂那晚上吓到后,根本不敢再靠近赤沙镇这边了,转而去了别处隐匿养伤。

        或许唐砂现在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当时说过的那个擅长追踪鬼怪修士,一直都没有来到赤沙镇。

        这种情况下,陆鸣也没有再要求王青四人每日出去巡查了,改为了三日一查。

        而他也趁着几位道观武修都在赤沙镇的机会,专门请几位道观武修与自己切磋比试,磨练起了自身武技。

        王青等四位道观武修,最强的有着蜕凡境八层修为,最差的也有蜕凡境六层修为,并且实战经验颇为丰富。

        陆鸣在这几人的喂招过程中,武技运用一日强过一日,实力肉眼可见的与日俱增。

        这一日,在一对一的比斗中,陆鸣凭借着《灵狐身法》的玄妙,搭配上趋近大成的《开山剑法》,竟然压住了蜕凡境八层的武修乔河,不出五十招便斩落了其手中之剑。

        “不打了,不打了,道长剑法高明,在下自愧不如!”

        练武场上,年近四十的乔河看着地上掉落长剑,一阵愣神过后,便是连连挥动着握剑的右手表示认输。

        一个多月时间里,他和陆鸣交手了二十多次。

        从一开始还能互有胜负,到现在不出五十招就被陆鸣斩落手中的剑,变化不可谓不大。

        他本来心中还对自己受到陆鸣这样年纪轻轻的少年驱使,感到颇为不服气。

        如今亲眼目睹了陆鸣的进步后,他算是心服口服了。

        而在他之前,王青等另外三人,都是早已败在了陆鸣的剑下。

        “乔老哥谬赞了,在下不过是仗着身法玄妙,才能占得便宜罢了,真论起剑法的话,还是老哥你的剑法更老辣。”

        陆鸣面上微微一笑,也跟着收起长剑,笑着安慰起了认输的乔河。

        对此乔河只是唯有苦笑。

        应该说陆鸣说的也没错,《灵狐身法》这等身法武技极为玄奥,可不是他这等道观武修能够轻易修炼的。

        他如果有着这等玄奥身法武技在身,实力肯定不会只有如今这点。

        但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陆鸣一切所学都是青阳观的,除非是将来成为了修仙者,不然都不敢将这等玄奥武技传授给外人。

        因此苦笑一番后,乔河还是对着陆鸣拱了拱手道:“道长的武技火候都已经足够,只差一些真正的实战来磨合形成一套适合自己的武技了,这些却不是我等这种切磋能够补足的,以后没有必要每日寻我等切磋了。”

        陆鸣闻言,也是若有所思的微微点头道:“这点在下也隐隐有所察觉,只是不如乔老哥你说的这么清晰。”

        说完便对着乔河与观战的王青等人抱拳一礼道:“总之多谢乔老哥你们这些日子的指点了,在下感激不尽。”

        乔河几人见此,这个连道“不敢当”,那个也说自己受益匪浅,都没人敢当真。

        可就在陆鸣欣喜于自己实力大进的时候,一场灾难却是发生了。

        第二日上午,陆鸣刚打坐吐纳完毕,与乔河等人一起在道观后院内享用早餐,忽然间一阵惊慌喧哗声便自道观前院外响了起来。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鬼怪杀人了,鬼怪杀人了!”

        哐当!

        陆鸣手中的粥碗瞬间掉落到地上,他人也迅速起身循着声音冲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大呼小叫的杂役道童。

        口中沉声喝道:“你给我说清楚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鬼怪在哪里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