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在线阅读 - 第248章 替代品

第248章 替代品

        第248章替代品

        “母亲,黑色彼岸花已经培育完成了。”左惴昔将培育好的、已经盛开了的黑色彼岸花带到了江夫人的面前。

        培育完成的黑色彼岸花被罩在了一个玻璃容器内,透过玻璃容器,能够看到黑色的彼岸花开得正艳,黑色的花朵在玻璃罩内绽放着。

        江夫人见状大喜,笑着对左惴昔道,“这段时间以来,你辛苦了。”

        左惴昔恭敬地回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母亲,我这就把黑色彼岸花送到周艳琼那里,让周艳琼开始动手绣制黑嫁衣。”

        江夫人听到绣制黑嫁衣,知道一旦黑嫁衣绣制完成,那么她的计划就完成大半了。

        江夫人笑着拉起了左惴昔微凉的手,“待这里的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三人就回去m国。”

        左惴昔笑着点了点头,可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顺带的而已,江夫人真正在乎的,根本就不是她!

        左惴昔见处于喜悦之中的江夫人已经没有其他吩咐,便亲自将黑色彼岸花带到了周艳琼处。

        自从周自离开之后,周艳琼不吵不闹,每天只静静地待在她的房里,要不是因为黑嫁衣,兴许江夫人等人都已经快忘了她的存在。

        当看到黑色彼岸花被左惴昔带了过来,周艳琼的脸上依旧淡淡的,没有任何的反应。

        “黑色彼岸花已经带过来了,你可以把剩下的黑嫁衣绣制完成。只要你把黑嫁衣绣制完毕,那你就可以——”左惴昔原本想要告诉周艳琼,只要黑嫁衣绣制完成,他们会履行承诺,确保她的安全。

        却没有想到,周艳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放心吧,我会履行承诺完成黑嫁衣的。只是这黑嫁衣完成后,你要担心的,是你自己吧。”

        她摆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左惴昔离开,她要专心完成黑嫁衣的绣制,不想有外人打扰。

        左惴昔紧闭着嘴,双手早已握成了拳头。是啊,连周艳琼也知道,她在江夫人身边是个多么可怜的存在。她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她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周艳琼所在的房间。

        周艳琼从房内阴暗处,轻轻地将周自还没有完工的黑嫁衣挪了出来。将绣制黑嫁衣需要的材料一样样摆放了出来,绣花针、丝线、还有静静地放在桌上的黑色彼岸花……

        ————

        自从香婆婆成为了刘家家主后,封念也回归了正常的学校生活,她似乎也知道,香婆婆应该是有意避开她,她也不甚在意。

        今天的专业课,与往常一样,封念依旧坐在了最后一排。然而,廖绪君竟然也坐在了最后一排,而且是坐在了封念的隔壁。

        然而,封念却没打算搭理她,依旧在笔记本上画着一些廖绪君看不懂的符号。廖绪君尽量压低声音,用她自认为引人入胜的语调道,“封念,你有没有听过化骨龙?”

        封念没有答话,随手翻起了专业课的课本。

        廖绪君没有得到封念的回应,可她不死心,依旧道,“化骨龙很恐怖的,你能不能给我几张什么黄符,让我防防身。”

        封念“啪”地一声,重重地盖上了刚刚翻开的书本,以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望了廖绪君一眼,“我可不想被你搞到又被辅导员找去谈心。”上次的事情她可吃过教训了,一个坑她才不会踏进去两次。

        廖绪君的小姐脾气一下子被激怒了,她提高了声音,略微愤怒地道,“我问你要东西,是抬举你;你别不识相。”

        她的话,引来了教室内所有人的注目,自然包括了专业课的教授。

        那专业课的教授姓龚,名兆新,是这门专业课内最好的教授了。所以每次他的课,教室里头都坐满了人,还有其他学生也会来旁听。

        龚兆新指着后方最后一排的位置说道,“坐最后一排的两位女生,请你们到台上来。”

        廖绪君瞪了封念一眼,率先往前面走去。封念晃晃悠悠地也上前了。

        龚兆新在她们两人走到讲台后,对她们说道,“请两位同学把刚才我讲的内容复述一遍。”

        廖绪君的脸“刷”的一声白了,这下可糟糕了,龚兆新的课是她的专业课,就算不拿高分,最起码也不能挂科,要是她说不上来,龚兆新对她的印象一差,那她就挂科挂定了。她支支吾吾了一会,没有回答上来。

        龚兆新将目光投向了封念,封念轻轻地瞥了讲台上打开的书一眼,便开始将这节课的内容和相关知识都说了出来。

        大概十分钟后,封念这才停了下来。刚只顾着研究符咒,是忘了听课,但好歹她记得内容,所以干脆一股脑儿地讲了出来。

        龚兆新点了点头,“不错,理解得很透彻,回去坐吧。”

        封念便起身往最后一排走去。

        脸色尴尬的廖绪君正准备一同往原来的位置走去之时,却被龚兆新拦住了,“这位同学,今天我的课你就不用上了,回去自习吧。”

        廖绪君气得连书本也没有收拾,就这样直接离开了教室。

        片刻之后,教室内就只剩下了龚兆新讲课的声音了。

        从这堂课开始,不少人认识了封念,是因为她能不听课就知道教授在讲什么内容;也认识了廖绪君,是因为她竟然在最著名的教授的课上大声喧哗。

        ————

        图书馆内。

        下课后,封念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去了图书馆查资料。

        她找到要查找的书之后,便在靠窗一侧的桌子上坐了下来。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故意遮挡住了窗外透进来的阳光。

        “麻烦让一让。”她头也不抬,开口说道,顺手将书籍翻过去了一页。

        可那人依旧没有动弹半分,仍站在原地。

        封念抬起头,这才看清楚了拦在窗户前的人。

        这是一名女孩,剪着到耳朵处的短发,一双黑框眼镜挡住了大半的脸颊。她的脸上带着隐隐的不安。

        “你好,我叫柯梦雨,请问你是封念吗?”

        “有事吗?”封念低下头,她要快点把资料查完。

        “化骨龙,我看到化骨龙了。”柯梦雨在封念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一脸惊恐地说道。

        怎么又是化骨龙!在教室的时候,廖绪君就提及过化骨龙。

        然而封念不准备搭理,因为没头没尾的事情,她才不管呢。就凭化骨龙三个字,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