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人之上清黄庭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新截群殴胡修吾

第三百六十三章新截群殴胡修吾

        “不可能,我不可能抛弃自己的同伴,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只能强行把你带走了。”

        马仙洪断然否决了胡修吾的提议。

        胡修吾没搭理他,紧盯着赵归真,断喝道:“是马仙洪给你的勇气,让你敢站在我面前嘛!赵归真!”

        “···师兄!”

        他,他比以前更恐怖了!

        直面胡修吾的质问,赵归真倒退几步,他眼底出现的不是胡修吾,而是一尊凶焰滔天,磨牙吮血怒目圆瞪的鬼神。

        长须飘飘,看上去是个儒雅道长的赵归真,面对不过双十有余的胡修吾,反倒像是被欺辱的孩子一样,瑟瑟发抖。

        马仙洪挡在了赵归真身前,护住了赵归真:“修吾,你不应该怪赵道长,赵道长离开上清,也是情有可原,这事是上清的师长做的不对。”

        “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人之常性。”

        “不错,”身着坚甲的马仙洪挡在他身前,赵归真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在山上砍柴三年,又念经三年,早功晚课,无有遗漏,多年苦工,才赚的了七品太上三五都功经箓,可以学习上清符法。”

        “凭什么,凭什么!你一上山先学《黄庭》,后练神鬼七杀令,上清神功都被你给占去了。凭什么!”

        “凭什么?”

        胡修吾拄着剑,“三年砍柴磨你身,三年经文磨你心,练的命如青松,性如玄龟。”

        “师长本意是用六年苦功,磨去你的心浮气躁,可是你呢,明明你的速度已经要比山上很多人快了,却仍不知足。”

        “没错,我是得到《黄庭经》和神鬼七杀令,可你只见我获利,却没见我受苦。”

        “我出生既遭劫难,有口无心,在世间六年,求医问药,颠沛流离。山上六年,有心无口,骨长皮裂,血沸肉颤,心惊肝惧。”

        “这便是我一步登天的代价。”

        可惜这番话,那里能打动,已经迷途已深,贪欲深种的赵归真。

        赵归真仍旧忿忿不平的说道:“话都让你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胡修吾摇摇头:“就你现在的样子,就算把神鬼七杀令给你,你也过不去兜率火炼的坎。”

        还好,胡修吾本意就不是为了点醒赵归真,让他迷途知返。

        “涂君房!你去对付赵归真,我拖住马仙洪!”

        上一秒还在和赵归真争论,下一秒胡修吾便令涂君房出手,抓住赵归真。

        涂君房跟胡修吾的仆人一样,没有一丝异议,令到就动,干脆利落的攻向了赵归真。

        不过,全性中出手的也就只有他一个,全性中人都很自我,新截眼瞅着就是来找胡修吾麻烦的,没有人愿意无故帮胡修吾。

        哪怕是对神机百炼有所图谋的苑陶,也在冷眼旁观,打着让胡修吾试试马仙洪斤两的心思。

        而胡修吾也在话音落下之时,就动了起来。

        身形如孤月闪烁,速度快的又似强弓射出的利箭。

        风声在后,剑锋在前。

        折桂上庚金煞气与幽月剑炁交织在一起,化为凶煞清冷的巨剑,狠狠的斩在马仙洪身前自动,升起的金色铜钟护罩之上。

        剑起时如清如月光,剑落时重如广寒。

        冬!!!

        无垠沙漠中,洪钟轰鸣。

        卡卡,

        马仙洪颈间红绳穿着的三枚南瓜状金豆豆中,中央那颗金豆碎裂,而马仙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胡修吾袭击了,并且自己的护体法器已经摇摇欲坠。

        急速后退,马仙洪看着的剑锋,心有余季:“竟然一击就将三宝珠的护罩击溃,怪不得赵道长这么怕修吾。”

        “修吾,修吾。”

        胡修吾拎着刀,闲庭信步:“我们没有这么熟吧,马仙洪。”

        ‘三宝珠自我恢复需要时间,既然三宝珠都经不住修吾的攻击,那乌斗铠也扛不住多久,必须要游斗。’

        胡修吾暂时未露杀气,马仙洪还是如临大敌,甩出噬囊,噬囊中飞出两件米粒大小的法器。

        两件法器出噬囊,见风既长,一件变为长着蜻蜓翅膀的舞狮头,另一件变为了外型如铁球,打开后内部为黑色附带红色的芯片样运炁纹路,和马仙洪乌斗铠的风格类似。

        “胡修吾竟然逼教主使出了空哭吼和盗吞兽!”

        仇让惊呼。

        傅蓉手持双剑,感慨道:“胡修吾,果然名不虚传。”

        其实,在这次行动之前,傅蓉早就听说过胡修吾。

        异人界是个小圈子,如炼器师们对彼此的达到了何等的炼器造诣境界,都心中有数,

        异人界的剑术高手们也几乎都相互认识,于白猿之前,没少和老友们炫耀自己找到了一个,继承了幽月剑法,天赋卓绝的后辈。

        】

        纵然没有实际见过面,但是傅蓉的师傅没少用胡修吾,这个‘别人家的孩子’,来训戒傅蓉。

        你看看人家。

        傅蓉摇摇头,将师傅的呵斥扔出脑子。

        仇让向手中的鎏金如意注入内炁,化为一把两米长,双掌宽,金光闪闪的大剑:“傅蓉跟我去帮教主,其余人快去救赵归真。”

        马仙洪这边只是略输一筹,可赵归真已经快要死在涂君房手上了。

        早就疯了的涂君房,压根没有往日冷静深沉的模样,下手又恨又重,不留情面,对敌恨对己也恨,几乎就是以命换伤。

        单论明面上的修为,赵归真根本就不是涂君房的对手,更别提涂君房如此疯狂。

        要不是茫茫沙漠,没有碧游大寨,他不一定能走的出去,他才不会留在这里。

        狼狈奔逃的同时,赵归真也在埋怨马仙洪不争气。

        他本以为马仙洪怎么样,也会和胡修吾拼个平手,才敢参加这次行动。

        结果,马仙洪差点让人一刀给砍了。

        真没用!

        再一次靠着马仙洪给他炼制的五帝钱护身法器,躲过了涂君房三尸的獠牙,赵归真捂着心口,抚摸宽大道袍下,形如鬼面的肉瘤。

        “不行,还不能使出七煞攒身,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七煞攒身,马仙洪这家伙,没准会和胡修吾一起追杀我。”

        心中犹豫不定时,赵归真眼中余光,瞄见了赶过来帮忙的丁子恒和刘五魁,这才彻底放弃了使用七煞攒身。

        刘五魁和丁子恒是顺利的赶到了赵归真身边,可仇让和傅蓉却被陈朵给拦了下来。

        “你们不能过去。”

        陈朵身旁三尺内,水墨状的炁,肆意泼洒在期间,画出一幅写意山水。

        仇让挥动鎏金大剑:“女人,不要挡道!”

        观战的丁嶋安双手抱起胸,不屑的说道:“找死。”

        /130/130605/32102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