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世界超能暴走在线阅读 - 第25章 破局

第25章 破局

        第25章    破局

        “我的没得选择!”

        狂三面无表情的回答。

        “是啊,没得选择!”

        设身处地的想了想流云觉得狂三说的没错,如果将人质换成五米或是二娘,就算流云知道程潇只是糊弄自己罢了,但他也只能选择受程潇的胁迫,因为他不敢拿五米和二娘的生命去尝试程潇敢不敢杀人。

        “你们一起上吧!”

        狂三没在继续犹豫下去,提剑朝着流云斩来。

        在狂三出剑的瞬间,五米从她身后的影子中站了出来,手里的唐刀斩向狂三的后背,可是狂三就像早知道五米会从她身后偷袭一样,头都没回,只是将长剑后扫将五米逼退,然后收剑在出剑继续斩向流云。

        狂三出剑招并不是很犀利,但流云所感受到的压迫感,却要比开了急速的程潇来的还要强烈。

        “流云!”

        流云后退躲过这一斩,从他影子站起的五米,将唐刀还给了他,毕竟狂三的目标是流云,流云有了兵器至少可以抵挡一下狂三的长剑。

        “姓名,狂三,年龄不详;器物系超能者,断剑;能量阶位;不详;战斗力,300+。”

        “我们三个加一起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我先挡着她,你们想办法杀了程潇或是救人!”

        看到狂三那300+战斗力,流云就明白,如果不想其他办法,他们三人可能都要死在这里。

        “快去,死气强化”!

        虽然唐刀在手,但流云根本没有试着去抵挡狂三的巨剑,用出自己最后的底牌,不死能力自带的强化能力,流云只能选择尽量拖着狂三给五米和二娘争取时间。

        “好吧,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见到五米和二娘放弃帮助流云转身朝着自己这边冲来,程潇随意的说道。

        自己的能力虽然有些被流云克制,但如果战到最后,程潇并不觉得流云对自己有多大胜算,他将流云交给狂三,只是他觉得自己杀流云要废不小力气,不如交给免费劳力来得省心又省力。

        “电击”!

        程潇主动应战孤身闯进二娘的领域,二娘抬手一握,领域内一道电流出现在程潇身边。

        在程潇被电击僵直的瞬间,从死去的人身边找了一把匕首的五米,在程潇身后的影子里出现,手里的匕首认准背心的位置扎下。

        “得手了!”

        五米可以断定这一刀她刺到了程潇的心脏,可根本没给她高兴的时间,从僵直恢复的程潇一把拉住身后的五米,“碰”直接将她砸在远处的墙壁上。

        “肢解”!

        五米被砸飞,二娘随之挥动手里的手术刀,看不见的刀刃斩过程潇的双腿和胳膊,但眼睛一直盯着二娘的程潇,看到二娘挥动手术刀的轨迹,轻易避开了无形的刀斩。

        “电击”!

        二娘第一次见到在他领域内,依靠观察他的挥斩手术刀的轨迹,来躲避她的无形斩击的人,单掌张开,二娘已经在准备再一次的电击。

        “急速”!

        可开了急速的程潇已经不准备在给二娘机会,等二娘反应过来的时候,肚子已经中了程潇一脚,和五米摔落到同一个地方。

        “配合的很默契,机会我也已经给了,可惜你们根本杀不了我!”

        看着两个如此绝色的美女被自己弄的这般狼狈,程潇突然竟觉得很有成就感。

        “我明明刺穿了你的心脏!”

        五米对自己的感觉很自信,她相信自己的判断没错,她刚刚那一刀绝对从背心扎进了程潇的心脏,可问题是除了身后的血迹,程潇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哈哈.....别拿我跟你们虐杀的那些初级丧尸比较,除了轰碎我的脑袋,我几乎没有任何弱点,你刚刚那一刀,除了让我流了一点血意外,连痛感我都感觉不到。”

        “那就砸碎你的脑袋!”

        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不服输的五米再次进入阴影中,然后在程潇身边出现。

        “你觉得我还会在给你一次机会吗?”

        程潇抬手抓住五米的匕首,对自己被匕首划破的手掌视若无睹,反而戏谑的看着眼前的五米。

        “缝合”!

        一条条带着钩针的黑线在领域内出现,趁着程潇说话的机会,数只钩针带着黑线穿过程潇胳膊上的血肉,然后黑线拉长与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缝合。

        趁着程潇手臂被制住的机会,五米一脚踹在程潇身上,借着这股力道挣脱程潇钳制。

        程潇后退了几步,然后看到手臂上的缝合线和连在地上的尸体,另外一只手一把捞住手臂上的黑线,然后拖拽着这些尸体朝着二娘砸去。

        缝合线的长度不够,尸体没能砸到二娘就落在了地上,不过程潇巨大的力道,也将与尸体缝合的黑线连着尸体的血肉一起扯下,虽然黑线的另外一端依然缝合在程潇手臂上,但至少已经没了尸体的牵制。

        “阴影折跃”!

        看着程潇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二娘冲去,五米只能施展阴影折跃从程潇前进的一处阴影中钻了出来,然后代替二娘迎向程潇。

        可就算阴影折跃跟上了程潇的速度,但五米依然没能挡下程潇,再次被程潇一拳轰退。

        “想办法!”

        从地上爬起来的五米,看到流云那边的状况比自己这边还要不如,回头对二娘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冲向程潇,她自觉脑子不好用,想办法破局这种事,还是交给二娘来吧;若是实在没有办法,大不了自己就死在他们前面,反正弟弟妹妹已经不在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必须要活着的理由。

        看到流云和五米都在拼命给自己争取时间,二娘望着被程潇手下押解着的老者,突一个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办法,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不会给流云照成更大的危机,但这是她唯一想到可行的办法。

        “想救人,你问过我了吗?”

        还没等二娘冲到那些人身边,程潇就提前一步拦住了二娘,二娘他们看出了老者的重要性,程潇又岂会不知道老者现在对战局的影响有多大,他自然不可能让老者落到对方手里。

        “我没想救人,我只想杀人!”

        虽然被程潇拦住了去路,但见到自己的领域已经将老人和那伙人笼罩了进来,二娘嘴角一掀,当着程潇的面挥动手里的手术刀,然后,押解老者的那名手下就看到老者的脑袋突然从上身体上掉了下来。

        “巴特爷爷.....”

        押解老者的人看到老者的脑袋从身体上掉了下来,而一直有注意力在老者身上的狂三自然也第一时间看到老者的脑袋被斩了下来。

        狂三知道对方也是逼不得已,但毕竟是流云同伴杀了自己的巴特爷爷,这让一直对流云留手的狂三心里瞬间对流云升起了杀意。

        流云只看到一道身影一闪,狂三就以比开了急速的程潇还要快的速度出现在自己面前,手里的长剑对着自己拦腰扫来,这一剑狂三用了全力没有留手,流云只来得及双手握住唐刀竖在自己身前,然而唐刀被长剑应声斩断,再接着站在流云腰身上,鲜血四溅,流云的身体直接被斩飞几十米远的距离撞断一根混凝土梁柱,最后钳进一面墙壁里。

        “是她们杀的人,跟我没关系!”

        看着眼睛血红的狂三提着长剑走来,一直淡定的程潇终于怕了,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狂三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的,他带来的几十名手下,之所以到了这里只剩下十几人,就是因为其他的都死在了狂三手里。

        “人确实是他们杀的,可是你们突然闯进我们村子,烧杀抢掠不算,还抓了巴特爷爷要挟我,逼我为你们杀人,是你们打破了村子的平静,是你们把巴特爷爷带到了这里,若不是你他们根本不可能会杀了巴特爷爷,我会为巴特爷爷报仇,但要先杀了你们这些真正的元凶。”

        “绝影十字斩”!

        看到程潇还想要逃跑,直接将手里的巨剑掰开,变为了两把单面开刃的细剑,双手握剑的狂三极快的追上程潇并与他擦身而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程潇被横竖分成四段的身体散落在地上。

        杀了程潇之后,狂三将他剩下的手下也一并斩了,最后满身血迹的狂三一手提着一把剑,走向二娘和五米。

        “不管你们是不是逼不得已,但你们杀了巴特爷爷,我必须要为他报仇!”

        八年前,十四岁的狂三在一个村落的村口醒来,当时的她脑子里一点记忆都没有,什么也不知道,最后就是村子里的巴特爷爷收养了她,照顾她,教导到她,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女一样。

        八年的时间,狂三虽然从来没有跟巴特爷爷说过自己心里对他的感激,但狂三心里,巴特爷爷就是她最亲最亲的亲人,也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不管谁伤害了他,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狂三都不会原谅杀害巴特爷爷的人。

        “老人家并没有死,不信的话你自己去看看。”

        面对突然变得杀气凌冽的狂三,二娘却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三儿,别在杀人了。”

        好像是在回应二娘的话一样,狂三身后突然传来巴特的声音。

        “巴特爷爷,他这是.....”

        狂三急忙跑到巴特爷爷身边,可看到的却只是一个说话的脑袋,巴特的脑袋确实被二娘斩了下来,但奇怪的是尸首分离的巴特竟然没有死,落到身体一边的脑袋竟然还能开口说话。

        “你把老人家的身体扶起来,然后在把老人家的头在身体上摆正了。”

        狂三不知道二娘为什么让自己做这些,但她还是照着做了。

        “缝合”!

        随着二娘双手摆动,钩针带着黑线很快将老者的脑袋重新缝合在身体上,而当老者的脑袋重新长到身体上之后,那缝合的黑线也已经全部消失,脖颈处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好似老人家的脑袋从来没有被从身体上斩落过一样。

        “在我的手术室领域内,我杀不了任何人,只能救人,可能我的能力保留了我身为一名医生救死扶伤的原则吧。”

        “你还是帮流云看看吧,如果流云死了,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她给流云陪葬!”

        趁着二娘将老人家脑袋缝合回去的时间,五米也将钳进墙壁的流云给掏了出来,背到了二娘这边。

        “他没死?”

        看到腰身被自己斩开了一半的流云,胸膛竟然还在起伏,狂三送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是大感意外,刚刚那一剑她愤怒之下用了全力,就算流云用兵器阻挡了一部分剑势的力道,但以她300+的战力,流云也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才对。

        “流云没有死,你好像很失望?”

        看到狂三意外的表情,五米的脸色也越来越冷,她的弟弟妹妹已经不在了,流云现在是五米唯一亲近的人,如果连流云都死了,五米真的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