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世界超能暴走在线阅读 - 第13章 手术中途发生了什么(二)

第13章 手术中途发生了什么(二)

        第13章    手术中途发生了什么(二)

        “先给他包扎伤口!”

        秦二娘对燕子还算了解的,既然她这样说了,那之前她应该是真的没认出流云来,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流云的伤势,既然上天让这个人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在抛弃他,也绝对不会让他死在自己面前。

        “我知道他住哪,我带你们去!”

        秦二娘的出现让事情出现了转机,李猛也不在拦着五米登上擂台,听见秦二娘要给流云处理伤口,五米就主动带他们回流云的住处。

        ..................

        “你喊我二娘吧,就别喊我秦医生了,连自己手术进行到一半的病人都能抛弃,我真的愧对医生这个称呼。你叫五米对吧,真的很谢谢你将流云带到这里,让我能再次见到他,知道他还活着,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而疯掉。”

        将流云包扎好之后,二娘向五米询问了流云情况,望着躺在床上睡着的流云,二娘的眼睛又开始有泪水掉了下来。

        “我能想到当时的情况肯定身不由己,但你们确实把手术刀口都没有缝合的流云,一个人丢在了医院的手术室,并且一直都没有回去找过他!我也知道现在的世界,人命真的很低贱,我自己也不止一次对不相干的人见死不救,但当时流云还处在麻醉昏迷的状态,而你是他的主刀医生,也是那场手术最主要责任人,可以说流云当时是把自己的命交到你手里的,所以,别人可以为了逃命抛弃流云,但你不可以;你能想象,一个被开膛破肚昏迷在丧尸出没的手术室里的人,是怎么活下来吗!”

        五米能够看出二娘对流云有多么的愧疚,但她本就是一个就事论事的人,不管二娘对流云在怎么愧疚,也脱不了将流云一个人抛弃在手术室的事实,她只要在脑海中想象一下流云当时的处境,心就会抽搐的疼痛。

        “谢谢你......,自从逃到这里之后,所有人都告诉我,当时的情况是形势所逼迫不得已,让我不用自责不用愧疚,告诉我,他的死是末日灾难造成的,并没有我的责任!慢慢的,连我自己都开始用这些骗人的谎话哄骗自己,你能为流云据理力争,告诉我那些人说的都只是自我安慰的谎话,帮他骂我,责怪我,我心里真的很高兴,真的谢谢你,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我现在竟然有一种自己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五米不客气的一席话,不但没让二娘觉得不快,反而心里好像焕发了新生一样轻松。

        “身边的人都希望你变成一个,连你自己都不认同自己的人,我开始有些可怜你了!”

        二娘一直都一个心地善良,有责任,有担当,从来不会逃避的人,而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身边的所有人都在劝说二娘,说她不用对那场手术事负责,不需要对自己的手术对象负责,更不需要觉得内疚和抱歉,不管这些人是出自好心还是无意,但其实无形中都在否定二娘,甚至到后来连二娘自己都开始否定自己,强迫自己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会有快要疯掉的感觉也就不奇怪了。

        “我现在真的非常的轻松,就算这个世界变的在怎么陌生可怕,只要他好好活着,其他的我都无所谓了,他的出现就是对我的救赎!”

        突然降临的末日大灾难,让太多的人心境受到了影响,性格和本心都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说不清好坏,但总有一些人,不管身边的环境怎么改变,事物怎么变迁,他们都不愿意迷失本心,他们只想做原本的自己。

        .............

        “小声点,她守了你一夜,刚刚才睡着!”

        流云刚睁开眼,站在他床边的五米,就按住了他的身体,防止他乱动。

        看着坐在凳子上,上半身趴在自己床上的二娘,流云询问的看向五米。

        “将你抛弃在手术室的事,她好像一直很自责,还说你的出现就是对她的救赎!”

        “她是个心底善良的好医生!”

        流云当时还在麻醉昏睡中,并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但他醒来之后,从手术室和医院杂乱的环境和血迹大致能猜想到一些;就算秦医生当时为了逃命将自己一个人抛弃在了手术室,他也并不觉得她有什么错,毕竟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刻,选择自保是一种本能;能为了他人和责任舍弃自己生命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对在少数,流云连自己都不知道在那样的时刻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又怎么会去责怪秦医生呢。

        “她......一直没来过?”

        “没有,连我那边都没有回来!”

        虽然流云只说了她,但五米知道他问的是谁。

        “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

        五米这次是真不知道流云知道了什么。

        “既然她一直没有出现,就只能说明她没有选择我!”

        将心比心,若是流云知道郑丹受了重伤,哪怕前方是千难险阻,也不可能挡住流云去看她的脚步;流云被江立伤到什么模样,郑丹是亲眼看到的,既然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第一次失恋?”

        看着流云垂头丧气的模样,五米心里也很不好受。

        “是第一次!”

        即使没有得到郑丹的感情,流云也不会否认自己的感情。

        “感觉怎么样?”

        “很难受,还很不甘心,有种胸口压着什么东西喘不过来气的感觉!如果你们不在,说不定我会大哭一场!”

        “那要不要我和五米先离开,给你大哭一场的机会!”

        五米和流云尽量压低了自己的音量,但还是将二娘给吵醒了。

        “秦医生你醒了,谢谢你帮我包扎,还在这守了我一夜!”

        “你跟我说谢谢?你......不怨我吗?”

        “怨你什么?”

        “怨我连伤口都没有帮你缝合,不顾你的生死就将你一个人抛弃在了手术室!”

        “那你能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当时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心脏移植已经全部完成,只要把你的伤口缝合手术就算完成了,可就在那时手术室突然就摇晃起来,然后可能是断电了,手术室也黑了下来,摇晃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后,一只丧尸撞破玻璃窜进了手术室,扑倒了李护士咬断了她的脖子.....还在吃她的肉.......手术室里的大家都被吓的开始逃命,我想要找手电,应急灯的光线实在是太弱了,没有足够的照明我根本不能缝合你的伤口,可大家都只顾着逃命,根本没人理会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跟着大家一起出了手术室,拿了自己的手机,打算用手机的电筒来照明,薛护士和廖医生说那怪物还在手术室吃人,拼命拉着我不让我回去,然后,医院的走道里又出现了几只丧尸,情况就越来越乱,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薛护士拉出了医院......我真的想将你伤口缝合的,我想救你,从一开始在资料上知道你是孤儿的时候,我就非常的想救你,可是,可是........”

        流云没有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经历末日突然降临的情况,单单只是从二娘口中的叙述,就完全能够体会到那种惊慌失措和茫然无助,所以,听完二娘的述说后,他心里最后的一点不愉快,也全部烟消云散了。

        “秦医生,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看着秦二娘无助的泪水和颤抖的身体,无奈的流云只能艰难的张开裹着纱布的双臂,拍了拍她的后背。

        “你骂我吧!”

        扑到流云怀里的二娘,半天才将情绪稳定下来,然后才不好意思的轻轻推开全身都裹着纱布的流云。

        “骂你就算了,你看我现在又成了半死不活的样子,你就负责把我治好吧!”

        “我当然会把你治好,那你能告诉我是谁在医院救了你吗?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好像没人救我,我醒来的时候,自己还躺在手术室里!”

        “还躺在手术室里?那你是什么时候醒的,昨晚帮你包扎伤口的时候,我虽然在你胸膛看到一道已经愈合的伤口,但那伤口却没有缝合过的痕迹!”

        “从头到尾我醒过来应该有二十天左右了吧!”

        “你是说你二十天前才醒过来的是吗?可是自从末日降临到今天已经过去六十五天了!你一个人在手术室躺了四十五天,先不说你身上当时还有着没有缝合的伤口,就算你好好的,也不可能一个人不吃不喝的躺四十多天啊?”

        “你中间有醒过来,或是发生过什么吗?亦或者醒来之后身边有没有人照顾过你的痕迹?”

        “没有人照顾我的痕迹,中间我也确实没有醒来过,不过.........”

        “不过什么?”

        对流云一个人在医院躺了四十多天,五米也非常好奇。

        “你们扫描一下我的信息!”

        流云激发不死能力,让五米和二娘都能扫描到他的不死能力。

        “姓名,流云,年龄,22;恶魔死超能者,不死,能量阶位,二阶二星,战斗力38.”

        “恶魔系超能者,不死?你是怀疑自己所以能在手术室里躺四十多天都没事,是因为你觉醒的这不死能力?”

        “虽然我中间没有醒过,但好像记得在我沉睡的时候,脑海里响起过一个声音,说我觉醒了恶魔系的不死能力,如果不是不死的原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原因让我在手术室里躺四十多天都不死,更别说当时我身上还有刀口没有缝合!”

        “你对自己这不死能力了解多少?”

        “了解的并不多,除了可以吸收死气,用来强化自身外,我还没发现其他的作用!你们这样看着.....不会是想.....”

        “你知道我们在想什么?”

        看着流云窘迫的样子,二娘好笑的逗弄流云。

        “你以为我们还会让你死一次给我们看看,试试你那不死能力是不是真的可以不死啊?”

        看着流云一副怕怕的模样,五米没好气的说道。

        “能不能不死我是不知道,但你这伤口愈合的速度确实非常快,虽然身体经历强化改造的超能者,自我恢复的能力是普通人的数倍,但你恢复的速度却是超能者的数倍,才一晚的时间,你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开始结痂了!最多明天,你应该就可以下床了!”

        二娘挑开流云身上的纱布,看着伤口愈合的程度满意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