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世界超能暴走在线阅读 - 第12章 手术中途发生了什么(一)

第12章 手术中途发生了什么(一)

        第12章    手术中途发生了什么(一)

        “临场突破?非常不错!”

        被虐的体无完肤的流云,能量阶位终于达到了二阶二星,虽然只提升了一星,却让流云成功避过了男人的一次进攻。

        “近40点的战力,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了,我是34层的层主江立!没错,我就是这比斗场最大的管事!是不是很意外!”

        “是挺意外的!”

        听到对方是这比斗场的管事,流云确实很意外,他竟然在比斗场接受了这里“主人”的挑战,流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江立,在浪费时间我就等的不耐烦了!”

        流云被江立虐的实在是太惨了,整个角斗场都笼罩在一种压抑的情绪之下,也没有人敢发出太大的声音,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上方36层传了下来。

        “通哥,我知道了!”

        听声音江立就知道是谁在说话,急忙转身朝着36层回话,

        而同样被这道声音吸引了目光的流云,当看到36层和说话男人站在一起的另一个身影后,整个人顿时呆在了原地,和那个男人站在一起的是郑丹,而且那个男人的一只手臂正环着郑丹的肩膀,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男人搂着郑丹的肩膀,郑丹竟然没有反抗也没有躲开,这一幕对流云的冲击无疑非常之大。

        整个人陷入呆泄状态的流云好像是失了心神,就那么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上的那个身影,连江立的攻击都不在躲闪,身上不断被江立的斩马刀划出一道道伤口。

        “你不能冲动!”

        擂台下,指甲刺进肉里的五米望着擂台上那道血淋淋的身体,感觉自己的心也在被人一刀一刀的划着,她拿出匕首就要冲上擂台,却被身旁的李猛死死的拉住。

        “你刚刚就让我别冲动了,可流云他......”

        其实从流云受伤开始,要不是一直有李猛拦着,五米就已经忍不住要跳上擂台了;但那时流云虽然不敌,可还会躲避,江立在流云身上留下的伤口也并不足以致命,五米还能忍得住;但现在的流云,完全不知道闪避江立的进攻,只要江立愿意,随时可以一刀结果了流云。

        “你要是得罪了朱耀和朱通,你自己是无所谓,但你想过五花和五叶没有,他们还小,你要是有什么意外,你让他们怎么办?”

        李猛没让五米把话说完就将她打断,看着嘴唇都被自己咬破的五米,他真的很心疼,他也想不管不顾的陪着五米一起跳上擂台,只要能让五米别那么难过,别说得罪朱耀和朱通,就算要了他的命他也在所不惜。

        可李猛不能,因为他知道五米最在乎的是什么,如果他现在你不拦着五米,等之后因为她的冲动连累五花和五叶出了什么意外,五米绝对会自责的活不下去的。

        “带你来看那小子比斗果然是正确的决定,那小子看到你以后,跟个木偶一样来连动都不知道动一下,呵呵......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就让朱耀上台好了,反正只要我带着你在这里一站,那小子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这样也能让朱耀亲自出出气!”

        “你放过他吧!我.....”

        “千万别求我,我希望你做我的女人,是心甘情愿自己考虑清楚的,不是因为放过谁谁谁才勉强答应的,你放心,我向你保证,至少这场比斗我绝对不会要他的命,我只是想让你认清楚事实,跟我比,他太弱小了,他根本保护不了你,只有我才能成为你的依靠!”

        朱通的话好像藏着魔力一样,一点一点的将郑丹的心房击碎,现在的郑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是忠于自己的感情选择流云,勇敢的和流云一起离开这里?可她真的怕自己有一天会后悔。

        放弃感情,接受朱通,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内心软弱为了一个坚实的依靠,连感情都可以出卖的下贱女人?可她又舍不得自己真实的情感。

        “朱通,你又在搞什么花样?”

        就在朱通一脸笑意的欣赏着脸色变换不定的郑丹时,一对身穿医生白大褂的男女走了过来。

        “宋哥,你又陪着秦医生去下十层给那些普通人看病了?”

        “你知道的,除了周六周日,二娘就跟上班一样,每天都会去下十层报到,我实在担心她的安全,就只能陪着她一起!下面是在干嘛,这么多人?”

        走到朱通身边,宋仁义随即就看到34层围了很多的人,询问朱通。

        “没什么,就是在教训一个不知道好歹的小子!”

        “在这里还有人敢惹你吗?”

        “朱通在那小子手里吃了亏,再加上想让人看清楚那小子的弱小,就让江立教训教训那小子。”

        “只要别玩出人命就好,你知道的,二娘对我们的意见越来越大,一直说我们越来越不像医生,而像一群匪徒。”

        “放心吧!我有分寸!”

        要是说出去可能谁也不会想到,统治这座城市人类聚集地的竟然会是一帮医生,别说想,就算告诉别人,怕是都没人会相信。

        “二娘,你怎么了?”

        正在和朱通说笑的宋仁义,突然发现身边的秦二娘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睛直直的盯着下面的擂台。

        “是他.......真的是他,他还活着....”

        擂台上站立不动的那个青年,全身都是刀伤满身血迹,但他一直昂着头盯着上面,让秦二娘能清楚的看清青年的长相,就是这样一张清秀的脸,却将秦二娘这段时间以来,因为愧疚和自责而快要窒息的心境瞬间打破。

        “二娘,你怎么哭了?”

        别说宋仁义的关心,此时的秦二娘根本什么都听不到,眼睛和心里都只有那个站在擂台上的青年。

        “二娘.......”

        秦二娘脸上挂着泪痕,身体轻微颤抖,然后突然间就从36层跳了下去,当措手不及的宋仁义反应过来再去抓秦二娘的时候已经晚了,秦二娘的身体直接朝着下方34层的擂台上落去。

        “我还以为你实力提升了,能多陪我活动活动呢,没想到一个女人就把你打击成这样了,真是无聊的很!你是右腿踹的朱少,那我就把你的右腿带给他好了!”

        若不是朱耀非让自己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江立早没兴趣虐一个呆傻的木偶了,而朱通又交待过不要让这小子死在擂台上,江立最后决定斩了流云一条腿了事。

        “咚”!

        就在江立提着刀快要走到流云身边的时候,一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女人从天而降落在擂台上。

        “呜呜.......”

        从十米左右的楼上跳下来,女人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站起身后一把抱住满身血迹的流云,然后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宋哥,好像要出什么意外呢?”

        看着擂台上抱在一起的两人,一直面带笑容的宋仁义,笑容突然就不见了,身旁的朱通看着宋仁义逐渐扭曲的脸,玩味的说了一句。

        “在我心情很不好的时候,你最好老实点!”

        “别别别,放心,秦医生是你的,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就算有意外,我也会想办法帮宋哥让意外消失!”

        对于宋仁义,朱通是真的有些怕,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个态度温和长相丑陋的家伙,内心有多么的变态和残忍,而这个变态残忍的家伙从末日大灾难还没降临之前,就对身为同事才貌双全温柔婉约的秦二娘有着别样的心思,末日降临后宋仁义成了超能者,内心的残忍和变态被无限放大,但只要有秦二娘在,他就会将自己的变态和残忍隐藏起来。

        朱通非常明白秦二娘就是宋仁义的禁裔(这个词我我怎么也打不出来,也不知道对不对),要是让宋仁义发起疯来,估计这整个聚集地都会被弄的天翻地覆,在没有弄到能量战舰之前,朱通可不想聚集地就这么毁了,所以不管是为了宋仁义还是为了自己,他都只能让这小子消失了。

        “你还活着.....你竟然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情绪激动的秦二娘紧紧的抱着流云,口中一直在叙说着什么,眼泪也不断落在流云脖颈的皮肤上,丝丝的凉意总算将流云的心神给唤了回来。

        “是你告诉我.......好好睡一觉,等我醒来,一切都会好的!我醒来了,可世界却变的不一样。”

        秦二娘之前是流云的主刀医生,但因为流云的手术很急,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已经是在手术室了,那时秦二娘还带着口罩,但就算如此,在与秦二娘对视的瞬间,流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那位自己在手术室睡着前,最后见到的那位眼神温柔的美女医生。

        “是我,你认出我了,你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秦二娘也没有想到流云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她,她真的很高兴。

        “秦医生,你认识他?”

        在这个聚集地,除去那些十层以下的普通人,真正认识秦二娘的人确实不多,但江立却认识而且他很早就认识秦二娘了,因为他之前就是秦二娘所在的那家医院的保安。

        “之后在找你算账,燕子!”

        看着满身伤痕的流云,秦二娘第一次心里生出了非常大的愤怒,不过流云现在的伤势很重,暂时她也没心情和江立计较。

        “亲......亲医生!”

        听到秦二娘的呼唤,比斗场美女主持燕子也走到了擂台上,这位同样之前就认识秦二娘,美女主持以前是那家医院的护士。

        “你没认出他?”

        秦二娘盯着燕子的眼神同样不好,因为她知道燕子一直是比斗场的主持人,流云既然出现在这里,按理说燕子应该是第一个认出他才对。

        “你知道的,那是我第一次进手术室实在太紧张了,虽然看了好几眼,但根本就没记住他的长相。。”

        燕子之前确实没认出流云,但看到秦二娘的激动的样子,立刻就想到这个自己之前觉得有些熟悉的青年是谁了。

        “虽然当时情况紧急,但我们确实把他一个人丢在了手术室,所有参加了那场手术的医生都亏欠他的,你明白吗?”

        “秦医生........参加那场手术的人,活着的没几个了!”

        当时那场手术进行到末尾,末日突然就降临了,太平间的尸体全都变成丧尸活了过来,甚至还有一只冲进了手术室,在亲眼看到丧尸咬断一名护士的脖子后,手术室里的人全吓坏了,都只顾着逃命哪里还管得了手术台上还有着一个刀口没有缝合的病人。

        秦二娘虽然是被医生和护士强拉着逃走的,但这也不能否定她致自己手术的病人而不顾这个事实,她是这个病人的主刀医生,却只将手术进行了一半,连她自己给病人切开的刀口都没有给他缝合就抛弃了他。

        后来秦二娘成功活着逃出了医院,但这件事却成了她的心魔一直折磨着她,她不止一次梦到那个青年一个人躺在手术室的床上,并且不停的呼唤着她,让她帮他把张开的刀口给缝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