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入选美食名录

第六十二章 入选美食名录

        骆云深好半天没有说话。

        苏乔还在剖析自我,满脸认真,嘀嘀咕咕地说:“对我而言,相处得越久感情自然越深,所以当然会越来越喜欢骆先生,毕竟你这么好……”

        话说了一半,蓦然停住,感受到骆云深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耳垂。

        不是安抚的吻,这动作轻地恰到好处,有种厮磨的意味,让人禁不住脸红起来。

        众所周知,在神经敏感的部位,吞吐之间带出的气流会格外明显,哪怕是小小的触碰,也会让人不自觉地颤抖。

        颈后、喉咙、腰腹,都是不经常被人触碰的,因此回避这种近距离接触,几乎是本能行为。

        苏乔自然也是这样,他稍稍侧头避开,下一个吻便落在了颈侧。

        隔着皮肤,颈动脉被牙齿轻轻碾磨,让人生出一股危机感。苏乔腰腹缩紧,脊背挺得笔直,小心地说:“骆先生?”

        “嗯。”骆云深托着他的后背,两人视线撞在一处。

        苏乔紧张地干咽,眼睛睁大,嗓音带着些许颤抖:“你要跟我做了吗?”

        他没有经验,却并不算迟钝到无可救药。刚刚才问出了那样的问题,又很真挚地表白了,这时候突如其来的亲密行为,只能导向一个结果。

        “是。”骆云深道。“可以吗?”

        在苏乔问出口之前,他并不知道缺少亲密关系是会让对方感到不安的。随随便便一件小事,就能顺着想到许多。克制自己是为了让苏乔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并且最终愿意一直待在他身边。但如果适得其反的话,也就完全不必要了。

        苏乔心脏直跳,觉得空气一下稀薄起来,让他有种窒息感,头也开始晕乎乎的。

        不过他仍然笑起来,又高兴又期待:“可以!”

        说完,苏乔还主动往前凑了凑。

        空气忽然灼烫,在冬天沉沉冷冷的黑夜里,万物燃烧殆尽。

        ……

        次日早晨,苏乔窝在床上,用手机给两个室友发消息,让他们帮忙在课堂上代答到。

        程轶澍:【?】

        程轶澍:【你今天不来上课?】

        苏乔懒懒地伸了伸腿,慢吞吞打字道:不去。

        程轶澍:【为啥啊?这都期末了,怎么反倒缺课了,之前做笔记那么勤奋……现在不怕挂科?】

        提起挂科,苏乔犹豫了。

        他抱着被子坐起来,动弹了两下,叹口气。

        苏乔:【还是不去了,今天不太舒服,在家里休息。】

        室友们听到这个理由,便没再追问,答应帮他答道,李茂还说要把笔记借给他看。苏乔一一道谢,放下手机后,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不自觉露出一点笑来。

        他现在满心都是喜悦,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人生大事已经尘埃落定的感觉,心里充足而圆满。

        苏乔躺了好一会儿,才起床吃早餐。

        因为不出门,他也没好好穿衣服,下意识把旁边枕头上放着的、属于另一个人的家居服套在身上。两人体型有些差距,深绀色的家居服下摆便垂到脚踝,肩膀那里也要落不落的,松松垮垮。

        苏乔没在意,把袖子卷了卷,趿拉着拖鞋往外走。

        餐桌上有一份简单的早餐,清粥小菜,另配一个火腿蛋三明治。苏乔把东西放进微波炉里加热,想到骆云深一早忙着上班还要给他准备这些东西,便又露出一个晕头转向的笑。

        如果有人看到,必然觉得他傻乎乎的。

        吃到一半,手机震动了一下。

        骆云深:【起床了吗?】

        苏乔放下手里的三明治,回复道:【起了。】

        想了想,又从表情包里拖出一个猫猫打滚发过去。

        骆云深:【有没有不舒服?】

        苏乔:【……一点点。】

        他有点不好意思,把自己没去上课的事情说了。

        骆云深:【好,知道了。下午带你出去吃饭,在家好好休息,今天不要进厨房。】

        苏乔乖乖回了句好,吃完早餐,回到卧室补觉。

        -

        过了不到一个星期,元旦假放完,宋闻星那边终于把赔偿款打了过来。

        苏国安高兴得很,直接划了一千万给苏乔,让他好好发展自己的事业,在电话里对儿子道:“你也不爱车啊表啊什么的,钱给到你手上,爱怎么花怎么花。不是开了个餐馆么,把这笔钱投进去,做大点。”

        “谢谢爸。”苏乔也没推,他知道苏国安一贯用这种直接的方式表达父爱。“正好打算着开分店,您也太及时了。”

        苏国安听到这话来了兴趣:“你那小餐厅做得还不错?盈利怎么样啊,几个月就开分店?”

        苏父还是有点好奇的。他不担心苏乔的手艺和餐厅的味道,却担心儿子没有经验,做生意又不在行,万一盲目扩张,亏了钱倒是小事,打击到小儿子的事业心就不好了。

        “盈利还挺不错。”苏乔想了下钟姐报给他的营业额和成本,报给苏父听。“回本快着呢,开了分店之后就是几家店一起赚钱,到时候赚得更多。”

        苏国安在心里合计了一下,顿时吃惊道:“你那小餐厅,一个月流水有这么多?”

        苏乔报出来的数字对苏父而言不算什么,但一想到餐厅的规模和地段,盈利能达到这个数,实在令人不敢相信。

        这岂止是赚钱,简直堪称吸金。

        餐饮行业就是如此,虽说竞争大,但一切都靠手艺说话。味道好,自然能吸引众多顾客,挣得盆满钵满。

        苏记虽然短暂遭受了挫折,停业一段时间,但因为回头客多,新客也源源不断,每天翻台率特别高,所以这段时间积累下来的流水仍旧相当惊人。

        “还不止呢。”苏乔如实道。“之前暂停了一段,调整新菜单,否则会更多。”

        苏国安皱眉,直觉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便问道:“怎么回事?”

        “就是之前开店的时候选址有点问题,开在了颂食记对面。”苏乔道。“我店里有人收了钱把菜品做法教给他们,再加上颂食记刻意低价竞争……就只能换菜单。”

        苏乔把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苏父一开始还气不打一处来,等听到苏记把菜单换成颂食记先前的那份时,已经哑口无言了。

        “……我儿子还挺聪明。”苏国安老怀大慰。

        隔着电话,苏乔不知道父亲是什么表情,但语气里的骄傲听得出来。他抬起手,羞赧地揉了揉鼻尖。

        从小时候起,他被夸最多的其实是“乖巧”、“听话”,至多不过一句“懂事”。

        聪明这个词,很少用在苏乔身上。他一边为这夸奖不好意思,一边又很高兴。

        “也没有。”苏乔装模作样地谦虚了一下,紧跟着说。“现在对面那家颂食记好像是宋闻星在管,他每天就在店里跳脚,脸色臭得很。”

        尤其是看到客人一茬茬往苏记走的时候,那神情,相当下饭。

        苏乔已经养成了中午下课去苏记吃午饭的习惯,不说别的,见到宋闻星难看的脸色,他胃口就很好。

        父子俩在这一点上一脉相承,虽然脾气好,但被得罪狠了也是真的记仇。苏国安听到儿子的话,也跟着哈哈大笑,还夸奖道:“干得好。”

        挂断电话后,苏乔算了算自己手头上的存款,加上苏父打过来的一千万,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了。

        最起码,在晋城再开几家分店是完全足够的。

        苏记客流量大,所以月流水和盈利都很高,回本也快,因此前期投入进去,后续很快能收回,不必一直往里面砸钱。

        他正考虑后续的选址问题,手机震动一下,跳出一条新的微信好友申请。

        验证消息写着:晋城美食协会运营。

        苏乔:?

        他点开,一边想着晋城美食协会怎么会来加微信,一边通过了验证。

        对方首先发来消息:【是苏记的小老板吗?】

        也不知道这个运营从哪里弄来的联系方式,上来就叫小老板。这称呼好像已经被默认下来似的,不加姓也不带名,从客人到服务员,人人都称呼他“小老板”。

        苏乔心里还在疑惑美食协会的目的,认认真真回复是的,又问对方有什么事情。

        运营:【是这样的小老板,您知道我们协会每年都会评选top10名录吗?】

        嗯?

        苏乔抿着嘴唇,打字道:【知道。但是十二月已经过完了,再选不是年底的事情了吗?】

        美食名录top10是晋城美食协会评选的本年度最佳餐厅,偌大的晋城,每年也就十家餐厅能选上。这个名录本身可能没有多少人关注,但在业内还算权威,重点是选上top10的餐厅,会经由美食协会的推荐,获得许多渠道和平台的推广。

        简而言之,选上top10,就意味着在晋城拥有了未来一年内免费推广的机会。

        苏乔自然是很心动的,只是苏记才开店不久,竞争力实在不大。虽然在点评网上评分口碑都非常不错,但距离美食协会能够注意到的标准还是差了一截。

        知道希望不大,苏乔就没有多加关注美食协会的消息了。

        运营:【哈哈哈哈哈是的,但是小老板对我们的评选流程可能不太了解,我们这边评选截止到12.30,后续评委们商讨研究等等,一般正式公布名录都是在一月中旬或者下旬。】

        看完这段话,苏乔有些明白过来。

        好像是说苏记有可能入选了?

        还没等他再回复,运营又发消息道:【我们这边评选流程已经走到最后了,苏记基本确定入选本年度top10名录,但是我们这边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您配合着解决一下。】

        苏乔不明所以:【什么问题?】

        他问得很诚心,但美食协会的运营却在手机前尴尬地顿住了。

        本来在晋城美食协会是可以直接公布top10名录的,根本没有必要联系苏乔,之前评选的时候也从未发生过在公布名录之前联系入选餐厅的事情。

        实在是这次的情况特殊。

        原本晋城美食协会没有把开业不久的苏记列入评选范围,可是一个评委忽然推荐了苏记,据说是某关系很好的美食公众号特意联系他,担保苏记绝对不会让人失望,只请他私下去试一次,尝尝手艺如何。评委想着试试也不碍着什么,就去了,结果一尝之下,变成了苏记的回头客。

        有了评委推荐,苏记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美食协会的视野。

        工作人员连同一群评委们,参考了苏记在点评网和团购网上的评价,又分批次去苏记尝过菜品,经过协会内部几轮投票评选,确定了苏记入选今年的美食名录。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忽然发现,苏记并没有加入晋城美食协会。

        ……这就让协会有些为难了。

        往年评选的top10,都是一早便加入了协会的。毕竟入选名录之后会得到协会未来一年内的扶持,本地报纸、电视栏目等都有推荐,是所有餐厅求之不得的。既然想要入选名录,自然得把面子上的事情顾好,加入美食协会就顺理成章。

        苏记忽然冒出来不说,美食协会这边,就从来没收到过苏记的申请。

        虽说协会不至于求着苏记,可是美食名录top10的权威性正是建立在公正可信的基础上,评委们一致觉得苏记水平颇高,自然大部分食客都会如此认为。

        这样一家餐厅,要是没有出现在名录上,难免会让关注协会的老饕们觉得他们打压新餐厅或不公正,对协会本身的名誉是有影响的。

        苏乔是因为没抱什么希望,也不知道递交申请的流程,所以一直没关注过美食协会的相关申请信息,但协会这边的工作人员并不知情,还以为有什么原因,询问的时候也很小心谨慎,生怕什么话说错了让苏乔不愿意加入。

        运营:【是这样的,小老板,每年名录上top10的餐厅都加入了美食协会,但我们这边了解到您的餐厅并没有申请,请问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运营:【因为没有这样的先例,所以协会这边还是想统一标准。当然了这个并不是强制性的,不加入对您也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运营:【美食协会经常会组织一些活动,晋城甚至全国有名的厨师都会相互交流认识,不知道小老板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呢?】

        ……

        好好一个美食协会的工作人员,语气仿佛洗头房tony卖安利。

        苏乔没有察觉到对方忐忑的心情,乐滋滋地回答道:【好呀,需要补什么流程吗?】

        对面运营还以为要多费点功夫,没想到苏乔一口就答应了,顿时喜出望外。

        运营:【只要填一份申请表就可以了,一点都不麻烦!】

        运营:【我马上把表格发给小老板,您线上编辑好给我确认一遍就可以,协会这边录入之后会给您寄一张证书,您方便留个地址电话吗?】

        苏乔答应下来,发送地址给对方,过了几十秒,收到一份pdf表格。

        他手机编辑文件不是很熟练,就打开电脑,一项项对照着填,完了先截图给对方看,没什么问题便保存下来发送。

        运营:【好的,收到了,我这边帮您录入。证书明天或者后天寄出,当天就会到,小老板您记得签收一下。】

        苏乔:【好,谢谢。】

        想了想,苏乔又打字道:【那苏记是确定在美食名录top10了对吗?】

        运营:【是的。】

        他这边算是提前漏出了消息,运营知道他年轻,就又多说了一句:【小老板记得先不要对外说,目前名录还有两个没确定,评委们尚在考量。正式名单要到这个月中下旬才公布,到时候我再联系您签宣传合约。】

        苏乔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认真地应下。

        -

        一月下旬,苏记靠着新菜单挽回了劣势。由于本身价格不贵,换掉菜单之后避免了颂食记同种菜品的低价竞争,没有价格上的直接比较,顾客们又纷至沓来。

        这次颂食记只能干看着,毫无办法。

        他们偷师苏记的菜品,本来就缺了点精髓,只能仿到七八分。看在价格低的份上,客人们愿意光顾,可宋闻星接手之后看对面苏记停业,自以为占到优势,逐渐把目标转到提高利润压低成本上,使用价格更为低廉的劣质食材,减少菜品分量,没多久就让顾客不满了。

        这时苏记杀了个回马枪,简直是一招制敌。

        同样的菜单,颂食记用着的时候味道平常,换了苏记,味道就令人念念不忘。

        近来颂食记又有了点门庭冷落的意思,不过托苏记的福,这套菜单多少还能留住几个顾客,不至于像先前一样门可罗雀。

        即便如此,宋闻星依旧急得上火,近来天天在店里打转,动不动就发脾气,责怪主厨和分店长不顶用。

        这家店的盈利和他的未来挂钩,实在不能不操心。

        宋闻星想:要是一直被苏记抢走客源,下季度的总结大会上,他得多丢脸?那样岂不是更显得自己能力不足,只能把家里的产业拱手让给堂弟?

        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宋闻星憋着气,把离得最近的一个服务员骂了一顿。

        “上班时间,玩什么手机?没事情做不会出去拉顾客?发菜单知不知道?”他怒气冲冲地说。“这个月的奖金没了!”

        服务员先是一惊,继而露出忍气吞声的表情。

        宋闻星还没完,冷着脸:“你那是什么样子,很不满意?是不是还要扣工资你才知道做事?”

        服务员:“……”

        他终于忍无可忍,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往旁边桌上一摔。

        “有病吧你,一天到晚发什么少爷脾气?”服务员道。“拿着这么点底薪还得天天被你骂,看你脸色,你真觉得工资高到所有人都得给你当孙子?”

        宋闻星没料到服务员竟然敢当面这么反驳,气得脸都黑了。

        “……你!”他愤怒道。“你被开了,现在就走人!”

        服务员冷笑:“你不开我也要走,这破事当谁想干似的,一天天的指着人鼻子骂。对面苏记入选美食名录都没你家店这么能折腾人,颂食记什么破地方,趁早倒闭算了!”

        宋闻星喘着气,还要再骂几句,但服务员根本没停留,径自拿了东西离开,背影十分潇洒。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都不敢过来触霉头,生怕被这少爷逮住发火。

        宋闻星脸色难看,手里攥着一只白瓷杯子,紧紧握着,以此来克制自己的怒气。

        几分钟后,他拿出手机,搜索今年的美食名录top10。

        往下划了没多久,苏记的店面招牌赫然在列。

        宋闻星一滞,顿了几秒,忽然抬手。

        “啪——!”地一声,白瓷杯子碰在地板上,碎瓷片四散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