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就不怕他觉得你烦?

第三十九章 就不怕他觉得你烦?

        所有人忙得脚不沾地,因为前几天的宣传,附近大学里通过朋友圈口耳相传知道苏记的学生不少,中午有很多人都过来了。还有从食在晋城公众号上看到的,住在附近的,都想着试试看这家新店。

        门口的队伍排出去很远,有路人看见了,上来问两句,得知是新店开业打三折,不着急的就也跟着排队。

        这么低的折扣,刚好赶上吃一顿午饭,也挺不错,反正怎么都不亏。

        几乎所有冲着价格进店的顾客,都在菜品上桌入口的第一瞬间,被厨师的手艺征服。

        烧羊肉是可以这么好吃的吗?味道鲜明又适口,肥腴的脂膏在炖煮过程中泌出油花,形成浓烈的香味,油润的脂肪化开,变成晶莹透亮的荤油,裹着酱汁附着在羊肉块和胡萝卜上面。切成方形的带皮羊肉,又软又烂,滋味咸香之余微带点辣,刺激得人食欲大开。

        就连放在锅底垫着羊肉的豆皮,在吸满了汤汁入味后,都变得极其下饭。

        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而已,怎么就会好吃到这种地步?!

        谁家里还不会做个羊肉炖锅了?怎么同样的材料,苏记出品的就是这个味道?

        顾客们一边对此生出不可置信的怀疑,一边停不下来夹菜的手。

        还有人吃到一半,忍着馋抽空拍几张菜品图发朋友圈,开头先打出一长串“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倾情向所有人安利。

        【我第一次吃到这么棒的菜!今天必须要让所有人知道这家宝藏餐厅,简直惊为天人……呸,天菜。羊肉炖锅太好吃了,三丝牛肉也好吃,八珍肉滑汤也好吃,全部都好好吃,就连主食都特、别、好、吃!词穷了,只能想到好吃两个字。都给我来吃!开业三折,血赚不亏!】

        下面配图九宫格,从各个角度拍摄了卖相诱人的各色菜品。

        还没吃午饭就看到这条的朋友:“……”

        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多,用餐高峰期过去,外面排队的人才减少了些。苏乔端了半天的盘子,连续在店里转来转去三个多小时,一分钟都没休息,腿已经有点酸了。

        他毕竟被父母宠爱着长大,其实没吃过什么苦,这时候脑门上出了点汗,感觉有点累。

        不过所有人都没休息,他自己也不好意思闲着。不知道为什么,苏乔在这种时候反而有很强烈的身为领头人的自觉,想着既然自己是老板,那当然得以身作则。

        他只在喝水的间隙休息了一下,立即又主动去给客人点菜,相当勤劳。

        等到店里翻台速度终于缓下来的时候,钟姐看不下去了,劝苏乔去休息一下,跟两个室友一起喝杯茶,吃点东西。一直忙到现在,连午饭都没吃,净顾着客人了。

        苏乔其实有点饿过劲,没想起来吃东西的事情,这时候被钟姐一提,上辈子最后两年那种食不果腹的痛苦又浮上心间,让他有点难受。

        他想了想忙碌了半天的两个室友,到现在也什么都没吃。他们好心来帮忙,总不能让人饿着肚子,便同意了。

        这时候来吃饭的人少了些,角落里有空桌子,三个人就一起过去。

        “来的人真多。”程轶澍一坐下就感慨道。“刚才我听见好多人临走之前都说明天还要来,进店的基本都成回头客了。”

        李茂也点点头,道:“等过了这几天打折期,再看看翻台率怎么样。其实依照今天客人的满意度来看,后面日流水应该很可观,回本会很迅速。”

        “就是感觉有点忙不过来……”苏乔活动了一下因为长久站立而僵硬的膝弯,有点忧愁。“我也不可能天天过来帮忙。这样店里的服务员会很累,还得招人进来才行。”

        这也是开业前没想周全的地方。

        苏乔只按照最基本的需求招聘了服务员,忽略了生意好的话,这些人手可能会不够。

        其实只有两个主厨也捉襟见肘,如果来的客人太多了,出餐上菜的速度就会变慢。原本苏乔觉得只是一家小店,厨房里连带帮厨切墩等,七八个人应该绰绰有余,却没想到顾客比料想中要多。

        虽然有开业打折的缘故,但后边人应该也少不了。毕竟才第一天开张,就已经有许多人被菜品的味道打动,坚定地要做回头客了。

        但厨师的招聘又没有服务员那么简单……

        苏乔双手垫着下巴,伏在桌上,眉头微皱。

        这两个厨师是在开业前培训了一段时间的,所以才能做到出餐口味一致。现在再招人,至少也得一个月之后才能正式上工。

        苏乔自己也不能临时顶上,毕竟还要上课,又临近期末,得加紧复习才行。要是到时候专业课挂掉了,补考就非常令人头疼。

        骆先生上学的时候成绩特别好。苏乔闷闷不乐,感觉自己有点笨。他叹了口气,心想:至少也要及格才行啊,不然感觉好丢脸。

        ……

        这天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得以送走最后一桌客人。

        苏乔没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忙碌,劳累到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听别人说话反应都慢一拍。服务员们倒很高兴,虽然也累得不行,但因为苏乔先前要给他们分红的承诺,所有人都觉得越忙碌越好。

        生意好了,客人多了,店里赚的越多,他们拿工资也越多。

        不怕忙,怕的是付出与回报不对等。只要有奔头,再辛苦心里也是高兴的。

        -

        到家后,苏乔在玄关换鞋,满脸疲惫,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苏母还没休息,听见动静出来看一眼,就见到小儿子神色困顿,声音又低又软地喊了一声:“妈妈。”

        尾音仿佛打着卷儿,在慈母的心上晃荡了一圈,让苏母心疼坏了。

        “快进来。”苏母道。“怎么这么晚?”

        “太忙了。”苏乔一边说一边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儿。“今天刚开业,生意非常好,我给客人端了一天的盘子。他们都说菜品特别、特别好吃!”

        讲到“特别好吃”几个字时,苏乔带着强调的语气,满脸求夸奖的表情。

        苏母怜爱儿子劳累辛苦,心底却又涌上一股骄傲,觉得他长大了,能自己做出一番事业来。一时情绪复杂,看着他犹带欢喜的神情,最终笑了:“我们啾啾真能干。”

        语气还是像哄小孩子一样。苏母固然为他自豪,但只要一看到苏乔带着婴儿肥的脸,就不自觉用这种对待宝贝一般的态度说话。

        苏乔非常习惯,开心地点了点头,喜滋滋道:“我等会儿要跟骆先生视频,告诉他我能赚钱了!”

        苏母:“……”

        苏母又好气又好笑地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佯怒道:“你就记得他了是不是?才出差多久啊,天天念着没个停的时候。就不怕小骆觉得你烦?”

        说是这么说,但苏母心里其实很欣慰。小儿子能这么挂念骆云深,可见他们两人感情是很好的。

        苏乔苦恼地皱了下眉毛,想了想,底气不是很足地说:“应该不会吧……”

        心里有点惴惴,反思道:自己真的会让骆先生觉得厌烦吗?这几天他都会跟骆先生视频,是不是太粘人了一点?

        要么今天不联系了吧?毕竟也很晚了……骆先生说不定已经睡了。

        苏乔还在犹豫,被苏母拉着进去客厅。

        “饿不饿?”苏母道。“要么吃个宵夜再睡吧?厨房里有小馄饨,我给你煮一碗?”

        苏母厨艺不怎么好,平时有厨师料理三餐,没什么练习手艺的机会,也就能煮个面啊饺子什么的。厨师白天包了点小馄饨放在冰箱了,现成的做起来倒也方便,煮熟就成,不需要什么技术。

        苏乔摸了摸肚子,感觉不是很饿。但再吃点好像也没什么关系……饱饱地去睡觉会有一种幸福感。

        他没思考几秒,就点头答应了。

        苏母去厨房烧水下馄饨,苏乔跟在后面,脚步嗒嗒嗒。

        “爸爸已经休息了吗?”他拿了个碗随手调底料,从柜子里摸出一瓶鱼露来,滴了两滴在碗底。

        苏母点点头,语气里带点不满和担忧:“今天有应酬,喝得醉熏熏到家,差点站不稳。连洗澡都是我看着的,怕他摔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唉。”

        苏乔:“……”

        他眨了眨眼,垂眸道:“哥哥没跟着去吗?”

        锅里的水已经煮开了,苏母一边往里面丢小馄饨,一边说:“小羽今天晚上跟宋闻星约会去了,没跟你爸一起。”

        “喔。”苏乔说。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个打算。”苏母道。“我总觉得宋闻星还差点意思。”

        苏母是过来人了,看苏羽和宋闻星相处,察觉到不太对,两人之间好像并没有那么情投意合。本来先前有宋闻星单方面对苏乔表白那件事,她就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知分寸了,现在心里更是不满。

        但又不好随意干涉大儿子的私事,就只能在私底下跟苏乔说一说自己的担忧。

        苏乔慢吞吞道:“我觉得,宋闻星态度变化得太快了,不像是对我或者哥哥有什么想法。他是不是冲着我们家里来的啊?”

        苏母闻言一怔。

        她当然也这么想过,只是没想到一向单纯的小儿子会这么说,一时有点惊奇。

        随后叹气道:“没个真凭实据的事情,用这个理由阻止小羽,只怕他不会相信。恋爱的时候,谁不觉得喜欢的人是最好的呢?”

        苏乔点点头,知道苏羽现在在父母心里还是很优秀很完美,便换了个方式,打算从宋闻星那里着手,给父母打个预防针。

        “那哥哥会不会被他利用。”苏乔道。“万一宋闻星想从哥哥那里套话,应该很容易吧?”

        苏母看着锅里上下翻滚的馄饨,忧心道:“就怕是这样。”

        美美地吃完馄饨,又给苏羽的形象抹了点黑,苏乔心里高兴极了,快快乐乐地上楼去洗漱。

        躺上床之后,他习惯性想给骆云深发个消息。打了几个字,忽然想起苏母说的话,犹豫了一下,放下手机。

        今天就算了吧,已经这么晚了。苏乔想。不能让骆先生觉得我烦人。

        远隔千里,正在酒店里等着小爱人联系的骆云深,并不知道苏乔的想法,于处理邮件的空隙里看了眼手机。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