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洒家现在无欲无求

第三十二章 洒家现在无欲无求

        照片接二连三地跳出来,除了超大号的蟹腿,还有纹理细腻的和牛,白色脂肪漂亮得如同雪花,纵横交错。

        工作群里,同事发言道:【主厨过来说刚刚新到了空运过来的蓝鳍金枪鱼,等会儿可以吃金枪鱼刺身,还有中脂手握。这也太幸福了吧!完全是白嫖!我这是做的什么神仙工作,天天吃吃吃,我要是长胖了一定是工作的错!】

        年轻姑娘:“……”

        小胡子:“……”

        蓝鳍金枪鱼是金枪鱼里最顶级的品种,卖价一向十分昂贵。中脂则是鱼腹肉的一种,因为脂肪含量适中,向来很受国内食客的喜爱。但中脂部位毕竟少,一条蓝鳍金枪鱼,可选用的大概还不足十分之一,足见食材的珍贵。

        同事们吃的那么好,两厢对比之下,显得饿着肚子来藉藉无名的小餐馆拍摄的小胡子两人更惨了。

        他们只得默默看着,片刻后,小胡子道:“我还是拍一拍店内环境吧……看他们瞎扯我馋得慌。”

        年轻姑娘是食在晋城运营方的文案,在拍摄素材时也充当模特,拍摄人物图展示店内的环境氛围。闻言便找了张靠窗的桌子,佯作看窗外的模样,让小胡子拍照。

        过了没几分钟,小胡子摁快门的动作慢下来,控制不住地抽了抽鼻子。

        由于天气冷,厨房里飘飘悠悠冒出来几缕白汽,混着难言的香味。

        “这什么……”他不自觉喃喃道。“怎么这么香?”

        但凡苏乔出手的菜品,香味儿一定声势浩大,直让人招架不住,闻着味道能当场勾出馋虫来。

        服务员们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已然见怪不怪,各自使劲儿嗅了两下,接着忙碌。

        还有听起来很凡尔赛的发言:“这是道素菜吧,鸡汁杏鲍菇?闻着就没有前几天吃过的红焖小羊排香。”

        “你这不是废话么?”旁边另外一个服务员说。“素菜再香能香得过肉菜?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今天的鸡汁杏鲍菇你别吃了,都让给我呗。”

        凡尔赛道:“想得美,我又不傻。”

        两人说着,经过小胡子时还点了点头,各自抱着一个纸箱子去了储藏室。

        小胡子恍恍惚惚,震惊地想:他们在说什么屁话?这还不叫香吗?这股香味仿佛通过鼻腔,直冲到了天灵盖。要是这都不叫香的话,那红焖小羊排得是香到了什么地步?

        他今天……能有机会吃到吗?

        小胡子举着相机,忽然感觉腹内空空,条件反射地喉结一滚,咽下口腔里馋出来的饥饿水。

        他心不在焉地看了看相机显示屏,发现几张照片拍得还可以,便走回桌边。

        年轻姑娘正和他一样,不自觉地翕动鼻翼。

        两人在美食公众号工作,自然是吃过不少餐厅的。虽然不如品鉴组吃得那么高端吧,但怎么说也是见多识广,晋城大大小小的餐馆去过不少。

        但没有哪一家餐厅,菜品能香到这么离谱。就跟厨房里有个鼓风机往外吹似的,一阵接一阵,这还没吃到嘴里呢,闻着味儿都觉得值了。

        两人坐在桌边数着秒地熬时间,好不容易等到第一道菜上来,正是鸡汁杏鲍菇。

        在苏记的菜单上,这道菜叫“黄金扇屏”。无他,因为用了个半圆形的盘子,整个盘子是环扇和小半圆两部分。吸足了鸡汤,外表呈金黄色的杏鲍菇一片片躺在盘子里,正是一个展开的扇形,小半圆里则摆了装饰用的荷兰芹。

        菜名儿还是许舜和骆星杼提议改的,这两人知道苏乔打算开餐厅,都快高兴疯了,没少瞎掺和。本来还闹着要给苏乔注资,但被骆云深看了两眼,没敢再提。

        他们都是家境好的公子哥儿,吃东西不但讲究味道,还得来点儿情调。简而言之,就是要有逼格。

        鸡汁杏鲍菇是一听就简单明了,食材摆出来,让人一看名字就知道什么做的。但确实不如“黄金扇屏”高端。

        要是味道普普通通呢,名字再好听,确实也只是个噱头。但苏乔手艺这么好,菜名儿普通了,凸显不出特别来。

        骆星杼和许舜的目的,是要让食客们觉得,别家店的鸡汁杏鲍菇,就是普普通通的杏鲍菇。苏记就不一样了,这儿的鸡汁杏鲍菇,才配叫“黄金扇屏”。

        同一道菜,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小胡子不知道其中的曲折,只听服务员提了一嘴,惊道:“这、这是杏鲍菇啊?”

        杏鲍菇能做这么好看,这么香?

        白瓷盘里,浅黄色的汤汁映着窗外的光,杏鲍菇浸入汤色,竟饱满柔软,莹润微亮,有种玉质感。

        足可以称得上一句漂亮了。

        苏乔在旁边认真纠正:“菜名叫黄金扇屏。”

        他怕宣传文案给他写错了,还特意拿来一份菜单交给那个年轻姑娘。

        小胡子的手蠢蠢欲动,想去拿筷子,先尝一口再说。但职业道德敦促他老老实实拿起了相机,给老板爸爸拍摄菜品宣传图。

        从取景器里看鸡汁杏鲍菇的时候,他觉得那股子香味儿仿佛要透过屏幕似的,勾得他心神恍惚,按快门的同时没忍住咂了下嘴。

        这儿刚拍完杏鲍菇,下一道菜就上来了。正是前边考核厨师时其中一道翠玉三丝牛肉。

        小胡子人都傻了,闻着味儿想:服务员是真没骗他啊?这荤菜,就是比素菜香得多。

        对面,年轻姑娘本来就没吃早饭,这时被香味儿一激,腹中顿时“咕噜”一声。

        苏乔还在旁边呢,她想到自己在年轻的小厨师面前丢了脸,顿时尴尬起来,有些羞赧地捂住了面颊。

        不过年轻姑娘很快就顾不上这些了。

        菜品一道接一道地出锅,一时间整个空间里漂浮着各种香味。桌上很快摆满了,酸芹烤鱼、油爆虾、椒盐排骨、脆皮五花肉……还有一个肥嘟嘟的大蹄髈——在菜单上叫九味蹄髈,因为主要使用的调料有九种,其余大小配料及制作工序更是复杂。

        目的是拍推广素材图,今天的菜品就以荤菜为主,素菜只做了主推的几道,调剂口味。

        小胡子拍摄经验丰富,先给一桌菜来了个全家福,接着挨个拍特写。镜头拉近,椒盐排骨外层还有未消的油泡,脆皮五花肉表皮皱缩出诱人的焦褐色,烤鱼盘子里正迸开油亮的汤汁……这些全都被镜头忠实地记录下来。

        他一边拍一边想:今天来这儿可太值了。

        幸好是这家店还没开门,正做开业推广。要是之后打出名气来了,就该美食品鉴组上门了,哪还轮得到他们啊。就这种水平的餐馆,价格上……

        一想到这茬儿,小胡子忽然惊觉自己还不知道这里的定位,赶忙去看菜单。

        然后被上面的价格吓了一跳。

        不是太贵了,恰恰相反,这跟他的心理预期比起来,简直便宜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小胡子也去过一些私房菜馆,以手艺好闻名,所以店主大多有些散漫,营业时间不定,接待客人也是有门槛的,一般预约才能进店用餐,更有些直接是不接待生人,要想去吃饭,只能由老顾客介绍。

        这些私房菜馆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价格开得尤其高。

        小胡子曾经跟着去蹭过一家,最便宜的清炒时蔬,开价二百九十八。再往上,好多菜都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

        刚才小胡子以为苏记也是走这个路线,看完菜品价格才想起来:找他们做推广,这明显不是往高价私房菜方向去打造的,大概就是个……平价餐厅?

        又想起苏乔说的开业活动,第一天三折……这跟白送有什么差别?

        拍完照,菜都还热着,苏乔让服务员们也暂时停下手里的事情,先吃饭再接着做。二十多道菜呢,小胡子他们是肯定吃不完的。

        原本年轻姑娘还在绞尽脑汁想文案怎么写,努力克制住自己大快朵颐的欲望,把脑袋里蹦出来的关键词先记在手机上,却没想到,服务员们一个个运筷如飞,边吃还边谈论。

        “小老板手艺还是比阿文好,这蹄髈做的,简直绝了。连外面的皮都不腻,吃下去就感觉化了一样,满口的香。”

        “那是,阿文他们还是小老板教的。”另一人道。“而且你也不看看小老板做了多久,今天可是一早就过来了。”

        年轻姑娘:“……”

        她看所有人都一脸享受,唯独自己拿着个小本本在中间格格不入……懵了一会儿,最终败给好吃的全都被抢光的恐惧,下筷子夹了一块椒盐排骨。

        入口的一瞬间,满嘴扎实澎湃的肉香。排骨炝炒时挂了些许芡糊,经过烈火猛油,变成了薄薄一层脆壳,把肉汁牢牢锁住。“咔嚓”一声,芡衣破碎,口腔微微一麻,随即椒盐混着还有些烫的肉接触到味蕾,带来无与伦比的鲜美滋味。

        年轻姑娘再来不及想别的,满脑子只剩“卧槽”两个字。心道这还要我写什么文案?夸就是了!

        ……

        吃到后面,所有菜盘子都被清空了,作为收尾上来的主食菌菇笋丁蒸饺被他们一人几个的瓜分,腹中仅剩的缝隙又填上了汤品。

        最后吃到实在塞不下东西,桌上也不剩什么,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每个人都瘫在椅子上,一时不想动,场面看上去非常颓废。

        小胡子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同事这时又在工作群里发金枪鱼中脂手握的图片,构图绝佳,光线适宜,深红色、略带晶莹的鱼肉覆盖在雪白的醋饭团上,堪称完美。

        小胡子却缓缓摇头。

        人吃饱了,就处于一种低欲望的状态,看到再好吃的东西都没什么食欲了。何况他们现在哪只是吃饱,压根是快撑到喉咙口了,菜品的味道还无可挑剔的好,整个用餐过程堪称享受。

        小胡子满足地舒口气,老神在在,底气十足地回复道:【洒家现在无欲无求了。】

        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