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红焖小羊排

第八章 红焖小羊排

        苏乔拿了双筷子,往瓷盘里摆食材。

        切成薄片的火腿铺底,然后把鸡肉一块块整齐地放在上面。每两块鸡肉之间夹一片切成长方形的火腿。

        再把提前吊好的清汤取半碗,均匀淋在每一块鸡肉上。

        这时火腿的咸鲜还未融入鸡肉里面,要再上锅蒸一遍才行。在高温与水汽的作用下,火腿的风味会浸入鸡肉每一丝纹理,直到鸡肉吸取火腿所有的精华,变得美味无比。

        厨师颠勺,做其他菜品,抽空过来看了一眼,对苏乔竖起大拇指:“这个一看就好吃。”

        苏乔笑了笑,道:“改天我再做一次,大家都尝尝。”

        ……

        客厅里,众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苏父苏母大致问了问骆家的情况——这些事先都清楚,不过是走个过场。然后说了些苏乔的小习惯,以及商议婚期之类。

        苏乔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所以不能领证。

        现在有两种处理方式。先办婚礼,等到苏乔满二十二岁,就去拿结婚证。或者先订婚,等苏乔毕业之后结婚。

        这两种方式在联姻里都很常见,一旦对外公布两家联姻,基本上就意味着捆绑在一起,很少有反悔的情况。因此不论是先办婚礼还是先订婚,苏父苏母都觉得可以接受。

        “要不然问问啾啾的意见吧。”苏母道。“总归是你们两个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说了不算。”

        骆云深闻言点点头,道:“好。”

        厨房里飘出一阵阵香气,勾得人饥肠辘辘。

        又过了半小时,苏乔从厨房里出来,整张脸因为高温有些发红,他兴冲冲道:“可以吃饭啦。”

        餐桌上,各色菜品已经摆好。火腿蒸鸡待在正中央,傲视整桌菜。

        仔鸡经过高温蒸制,外皮几乎是半融化的状态,被餐厅的灯光一照,竟然有些晶莹。旁边的红焖羊排洒了白芝麻和香葱,被热气一激,混合着焖羊肉的香味,缓缓扩散在空气中。羊肉经过炖煮,已经变成了诱人的红棕色,骨酥肉烂,令人垂涎。

        蒜蓉油淋虾因为烹饪时间短,所以临到开饭才上桌。

        苏乔捧着盛虾的玻璃碗,还没等走到餐桌边,香味儿就已经传了过来。

        蒜蓉经过热油炒制,香味尤其浓烈。浓褐色的酱汁混着蒜蓉,每一只虾都完完全全浸在里面,饱满的虾肉吸足了酱汁。

        “好香!”苏国安在餐桌边坐定,看了看菜色。“都坐下,吃饭吧。”

        所有人第一时间拿起筷子,伸向最中央的火腿蒸鸡。苏乔和骆云深坐在一起,因此筷子在空中打了个架,落后一步。

        苏乔下意识收回手,耳朵有点发红,朝旁边小声说:“对不起。”

        骆云深没说话,夹起一块鸡肉,放到苏乔碗里,这才道:“你又没做错什么。”

        “唔。”苏乔点点头,有点开心,想了想,又说。“火腿蒸鸡是我做的。还有羊排和虾,都是我做的。骆先生试试看?”

        骆云深:“好。”

        他们讲话这点时间,桌上其他人都已经把鸡肉吃到嘴里了。

        蒸鸡金黄得有些失真,入口先是汤汁的鲜。轻轻一抿,半融化仿佛胶质的皮便无迹可寻了,只留下丰腴的口感。随之软嫩的鸡肉慢慢散开,肉质细滑,吸收了火腿咸鲜的鸡肉还有一种特别的味道,想要细细品尝时却已经消失,使人不满之余,迫不及待地想要再多吃一点。

        “嗷——”骆星杼被鸡肉烫到了,但他仍旧倔强地把满口嫩滑的鸡肉吞下去,摆出一个夸张的表情。“这也太好吃了吧?”他性格外向,惯会活跃气氛,虽然先前一直对苏家的午餐表现得很感兴趣,但实际上没什么大的期待。

        骆家家境非比寻常,骆星杼也是从小吃遍各类美食。不说山珍海味,但国内国外的飞,什么珍稀食材、名家手艺没见过?

        普普通通一份蒸鸡,就算配了火腿,在骆星杼看来也说不上多独特。或者只是香味儿唬人呢?闻起来喷香,吃起来平平无奇的菜可不在少数。

        直到把鸡肉送进嘴里之前,骆星杼都是这么想的。

        但蒸鸡刚刚入口,骆星杼就在心里发出一声惊叹。咸淡把握得堪称完美,鸡肉带着鲜香的汁水,仿佛连骨头里都透出那股诱人的香气。吃完了肉,骆星杼还吮了一下鸡骨,才去夹下一块。

        满桌的人都顾不上说话,频频把筷子朝苏乔做的三道菜伸过去。

        骆云深也不例外,只是他表现得没有那么夸张,仍然保持着适当用餐礼仪,表情丝毫没有波动——只从夹菜的速度才能看出他对菜品非常满意。

        相对于蒸鸡,骆云深更喜欢那道红焖羊排。羊肉的口感比起鸡肉来更厚重,独特的膻味被调料中和,变成一股浓香。棕红的、油汪汪的酱汁覆盖在每一块羊排上,拎起骨头,浓稠的酱汁就随之滑落。

        小羊排焖了近两个小时,原本紧实的肉已经变得酥烂,贴着骨边的那层筋膜却还有嚼劲,澎湃鲜明的肉香似乎可以顺着味蕾直接流进胃里。

        苏乔在旁边看着,认真地把这件事记下来:比起鸡肉,骆先生更爱吃羊肉。

        他默默想这件事,都没怎么动筷子。直到有人点了点他的碗沿。

        “在想什么?”骆云深道。“专心吃饭。”

        苏乔有点不好意思,脸色发红,“喔”了一声,乖乖拿起筷子夹菜。

        “这味道真是绝了——”骆星杼吃完一块小羊排,满足地说。“怎么会这么好吃?它也就是个羊肉,好吃成这样……”

        一边说一边又去夹蒜蓉油淋虾。

        沾着蒜蓉的虾肉十分弹牙,味道足够的酱汁先给人以直接而强烈的味觉享受,随后咀嚼,又能感受到虾肉原本的鲜甜。骆星杼忍不住又夹了一个。

        两相比较,苏家厨师做的那些菜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骆星杼吃了菜还不够,他琢磨了一下,弄了点红焖羊排的酱汁,浇在白米饭上。酱汁把晶莹的米饭浸透,显得格外诱人。他又夹了几只虾,哼哧哼哧去掉虾尾,摆在拌好的米饭上。

        随后张嘴,塞了满满一大口。

        酱汁拌饭是常规吃法,但总能收获让人惊喜的美味。浓郁的酱汁裹着米饭,难言的美妙滋味在口腔中扩散,弹软的虾肉则成为最佳点缀,使得充满肉味的酱汁不那么腻,达到了巧妙的平衡。

        艹!拌饭好吃到骆星杼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他纯粹是不知道怎么抒发自己此时的心情,只好用情绪激烈的单音节来表达。

        一顿午饭吃了近两个小时,苏乔做的三道菜很快就被清空,众人胃口大开,接着吃桌上其他的东西。苏家厨师使出了浑身解数准备今天的午餐,虽说菜品味道比不上苏乔做的,但好在品种多,总有一两样适口。

        吃过饭,苏父拿出自己珍藏的茶叶,跟骆云深聊天。大部分时候是苏父讲自己年轻时候拼搏事业的往事,骆云深面无表情地听,偶尔颔首,也看不出来是觉得无聊还是觉得有趣。

        半晌苏母看不下去了,又好气又好笑,在苏父背上轻轻拍了一下:“整天就会说你那些老黄历,小骆年轻有为,可比你强多了。”又转头朝骆云深。“小骆累不累,要么上楼休息一下。或者让啾啾带你去花园里散步,你们讲一讲话?”

        苏乔原本把脑袋搁在沙发扶手上,半趴着听苏父说话——他对这些还有点好奇,不知道父母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这时有点茫然地睁大了眼睛:“啊?”

        他直起身,左右看了看,像只忽然被惊醒的小猫。

        苏母看他好笑,食指戳了戳他的额头:“去,带小骆散散步,你们年轻人自己有话说。”

        苏乔就听话地站起来:“骆先生?”

        骆云深向苏父苏母点点头,道:“那我先离开一下。星杼,你在这里陪伯父伯母。”

        骆星杼并起两指,朝他飞个手势,表示知道了。

        两人从客厅另一边的落地玻璃门走出去,后面就是花园。苏母很有生活情调,喜欢买些花花草草回来种植培育,等到花开了便剪下来,装进瓶子里作为摆设。现在花园里还开着茉莉,一丛一丛立在路边。

        苏乔不知道该说什么,眉头微微拧起来,显得有些苦恼。

        骆云深注意到了,他知道只要自己说一句话就能解决问题。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没那么做,只不动声色地向前走,等待苏乔主动开口。

        过了数秒,苏乔还是没想到有什么话题可以聊,只好干巴巴地说:“中午的菜……骆先生觉得怎么样?”

        他显然清楚这个切入点不太好,因此神情带着点纠结和紧张,好像只要骆云深表现得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他就能把前面一句话捉回来似的。

        见他这样,骆云深眼底泛起笑意。

        “非常好。”骆云深道。“红焖羊排很好吃。”

        苏乔点点头,瞬间放松下来,有点高兴。他“嗯嗯”了两声,又说:“那结婚之后,我每天做给你吃。”

        “说到结婚。”骆云深道。“有件事情想征求你的意见。”

        苏乔看他。

        骆云深:“你今年二十岁,还没到法定婚龄,所以现在有两个选择。我们现在先订婚,等你毕业之后结婚,或者直接办婚礼,等你满二十二岁领结婚证。”

        苏乔想了想,问:“骆先生觉得怎么办比较好?”

        骆云深当然倾向直接办婚礼。但他看苏乔这么听话,深觉自己要是说出来了恐怕会影响对方的决定,于是只道:“你自己想。”

        “哦。”苏乔也不生气,低头思考起来。

        听爸爸说骆先生家里的长辈很希望他结婚……如果只是订婚,万一这两年里老人家等不及了怎么办?

        再就是,按照前世的记忆,苏羽和宋闻星会背地里对苏家的产业下黑手。要是结婚的话,宋家应该会有所顾忌。订婚则意味着骆苏两家的联系还没有那么紧密,对苏家来说其实不是好事。

        而且结婚之后就要从家里搬出去了,跟骆先生住在一起。

        这么一想,有点难为情,又有点期待。

        苏乔磨蹭了半天,最后露出一个郑重的、下定决心的表情:“我想结婚。”顿了顿,又补充。“先办婚礼,等年龄到了再去领证。”

        骆云深没料到他会这么说,略有些讶然。不过也没表示反对,只道:“考虑好了?”

        苏乔笃定地点头。

        ……

        骆云深和骆星杼在苏家待到吃过晚饭,才提出告辞。

        经过一天的相处,苏父对骆云深印象好了不少。大概是看他和自家小儿子相处时并没有外面传的那么不近人情,于是放心多了。送人走的时候还颇热情地说让骆云深过两天再来,新弄到了茶叶,到时候一起品尝。

        这时候说宋闻星是谁,估计苏父已经全然不记得。

        回程路上,骆星杼坐在副驾驶,摸着自己饱饱的肚子,打了个嗝,然后说:“你能不能尽快把啾啾骗回家?”

        一天下来,他也跟着叫啾啾了。

        骆云深听着堂弟亲切的称呼,沉默。

        “他做饭真的太——好吃了!”骆星杼手舞足蹈,还在回味晚上那道脆皮五花肉。“骗过来之后我就有口福了,啾啾随便做点什么都好吃。”

        骆星杼开始幻想每天都能吃到苏乔做的菜,却听见堂兄在一边说:“结婚之后他跟我一起住市中心公寓,不在老宅。”

        骆星杼当场凝固了,半晌才一点一点把头往旁边转,满脸不可置信:“为什么?!”

        骆云深名下虽然有不少房产,但因为孤身一人,住在哪里都可以,老宅比市中心更为清静,所以他大多数时间还是住在骆家老宅的。

        骆星杼满以为结婚之后也是这样,但没想到,每天享受美味的梦就碎在大马路上。

        “没有为什么。”骆云深淡淡道。“结婚了当然要搬出去,住在老宅不方便。”

        骆星杼:“……”哪里不方便?

        “还有,苏乔不喜欢别人叫他啾啾。”骆云深说。“结婚之后,按辈分你是他堂弟,叫小名不礼貌。以后要注意。”

        骆星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