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鸡汁馄饨和鲜蔬鱼饼

第三章 鸡汁馄饨和鲜蔬鱼饼

        苏国安与骆家联系过后,收到答复,邀请苏家参加一个商业晚宴,届时骆云深会与苏乔见一面,然后再谈其他的事情。

        这意思就是借着宴会的名头,双方都看看合不合意。假如觉得不合适,也不至于大张旗鼓,被其他人议论。

        宴会安排在周末,还有好几天。

        苏乔并未太放在心上,对于他来说,骆云深三个字还只是一个符号,远不如每天吃什么重要。

        -

        半夜,苏母起夜去卫生间,习惯性走出房间去看看两个儿子有没有在睡梦中掀被子。

        轻手轻脚把苏乔的房门推开一条缝,里面灯光倾泻出来,落在长廊地毯上。

        苏母一愣:怎么还开着灯,难道现在还没睡?在熬夜打游戏吗?

        她摇了摇头,半个身子探进去,没看到戴着耳机左摇右摆激情赛车的小儿子,只看到卧室床上一个跟被子缠在一起,团成团的球。

        被子团露出纤细的四肢,活像气球忽然长出了手足。

        苏乔睡着了还皱着眉头,睫毛颤动,仿佛睡得很不安稳。

        苏母走近,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发,竟然一手潮意,让她不由得忧心地想:是生病了吗?

        但是却又没有发烧。

        苏母只好给小儿子扯了扯被子,站在床边静静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关掉灯,在心里说好梦,便离开了房间。

        一片黑暗中,苏乔没有做美梦,反倒沉浸在噩梦里。

        他梦见自己仍旧被困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小房间。苏羽后来为了阻止他逃跑,把窗户封了起来,连外面的风景都看不到。

        不论白天黑夜,房间里都是一片昏暗。

        他只能在苏羽来嘲笑讽刺他的那一小会,看到从门外打进来的亮堂的光线。有时候苏乔看着黑漆漆的窗户,觉得自己连一只虫豸都比不上。

        终日的黑暗和失去锚点的时间,最能消磨人的意志。

        苏乔浑身冒汗,眼睑颤动,在梦境里痛苦地蜷缩起来。

        他背后一片冷汗,难受地挣扎两下,猛然惊醒。

        睁眼又是无边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苏乔一时间竟然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回到了两年前。

        他靠在床头,两腿无力地蹬了蹬,试探着伸手去摸墙壁,找到开关,用力摁下。

        “啪嗒”一声,灯亮了。

        一瞬间,他看清了眼前所有的事物,这里还是自己的房间。

        苏乔呆呆地望着顶灯,看了好几分钟,直到眼睛酸涩,快要流出泪来,才伸手挡住刺目的灯光。但他还舍不得,张开五指,让光线从指缝间落下,仍旧那么看着。

        这寻常的、毫无特殊之处的灯光,在他被关起来的那些日子里,是一种奇异的奢侈。

        对于现在的苏乔来说,黑暗是难以忍受的。每当眼前一片漆黑的时候,他就觉得回到了那个狭窄的地方,努力张大双眼却仍旧什么都看不到,有种令人窒息的压抑。

        他翻了个身,看时间,才凌晨两点。

        这个时间适合酣眠,但苏乔惊醒之后毫无困意,他有些害怕闭上眼,只好躺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玩手机。

        过了没多久,苏乔腹部突然“咕噜”一下。

        苏乔:“……”

        几乎每个人都有深夜失眠,忽然觉得肚子空空,饥饿难挨的时候。对于苏乔而言,饥饿和黑暗并列,都令他难以忍受。

        苏乔立刻决定去找点吃的东西。

        他静悄悄地下楼,来到厨房里。苏家做食品行业起家,苏国安对日常饮食多少有些挑剔,饭菜从不过夜,因此苏乔打开冰箱时,只看到塞得满满的食材。

        苏乔打开分门别类的保鲜盒,挨个看了看,决定自己动手做点吃的。往常苏国安也偶尔会下厨给自家人做饭,苏乔有时打打下手,对食材和做法并不陌生。

        冰箱里有老母鸡,剥好的鲜虾,苏乔掂量了一下,打算做个鸡汁虾仁馄饨。

        做这个得先炖鸡汤,没有两三个小时不成。苏乔饿着,却又不愿意随便弄点什么填肚子,便先从待客的茶盘里摸了几块饼干垫一垫,洗过手之后去处理食材。

        卧房都在楼上,隔音也好,苏乔一点不担心自己在厨房弄出什么动静来吵醒家人。

        他从锅具里拣出一个大小适中的砂锅,洗干净了摆在一边。老母鸡从冰箱里拿出来,去掉部分鸡油,往腹中塞入葱段、姜片,内外抹盐,再用长葱绕一圈,打结固定。

        苏乔不喜欢鸡汤过于油腻,香料味重,又会压住老母鸡本身的鲜甜,他就琢磨出这么个办法。下的辅料只有葱姜,去腥之余提味,又不会喧宾夺主。炖好后把葱结拿掉,葱姜挑出来,汤色又清又亮,不至于混浊。

        老母鸡处理好,丢进砂锅,盖好盖子,就不用去管了。

        苏乔从冰箱里拿出鲜虾,选了十来只不太完整的,剁成馅,加盐调味。整虾一切两段,也用盐和姜拌匀腌制。

        虾仁馄饨如果馅料只有虾,鲜香足够,却难免有些腻味,尤其是配上老母鸡汤,两样都是重鲜,不够清爽。

        他想了想,剥了半个玉米,择出瘪粒的。

        白瓷碗里,金黄的玉米粒圆滚滚地挤在一起,一晃便滚动起来,饱满可爱。

        冰箱里还有现成的木耳,苏乔也拿了点,为保持口感,切得比玉米粒稍大。虾茸馅跟两样蔬菜混合在一起,搅拌均匀,颜色霎时丰富许多。

        虾肉是水产品,略带腥气。苏乔受不了这个味道,又不喜欢在馄饨馅里尝到碎姜,就榨了点姜汁,配着生抽、胡椒粉等,加进馅儿里。

        旁边,砂锅已经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盖子边缘冒出泡泡,随之腾出一阵香味。

        苏乔揭开锅盖看了看,在炖煮的过程中,葱结变得柔软,被它束缚着的老母鸡随着温度上升,熟透之后已然定型,正被灼热的汤水逼出金黄的油脂。

        往里面丢了几片党参,苏乔关小了火,使鸡汤维持在冒泡却不至于满扑的程度,盖上盖子,把鲜香的味道锁在这只砂锅里。

        凌晨五时许,鸡汤的香味已经充满了整个厨房。

        馄饨皮是市场里买来现成的。苏乔往手掌心里放一张,拿筷子擀了点虾茸馅儿搁在面皮上,又夹起一只腌制好的整虾,面皮一裹,捏严实了,摆到一边。

        这虾仁馄饨大约有平时吃的饺子一半那么大,刚好一口一个。包了大约六七十个,苏乔停手了。

        天色快亮了,苏乔饿过劲,觉得好受一点,也就不着急,想着再做个什么东西来搭配馄饨一起吃。

        冰箱里还有龙利鱼和青豆,苏乔拿出来,打算做个香煎鲜蔬鱼饼。

        龙利鱼没什么刺,腥味也不重,因此只需要简单调味。苏乔又切了胡萝卜粒,跟青豆一起小火煮过,直到食材变软。还有洋葱,切碎后入锅用油先炒过,半透明的洋葱覆上一层晶亮的油,浓烈而独特的香味顿时四溢。

        等到蔬菜都凉透了,再同鱼肉糜混合在一起。只稍稍用平底锅一煎,就是一道美味。

        -

        清晨,苏国安起床,洗漱完毕后在卧室里抻了抻腰,为妻子掖了掖被子,打算下楼去花园里晨练。

        人到中年,明白了身体健康的重要性。苏国安想着以后陪妻子过安逸的老年生活,自然而然养成了晨练的习惯。

        他推开房门,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往下走。

        刚到旋转楼梯处,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阵氤氲的香味,鲜美而诱人。

        苏国安的脚步不知不觉慢下来,心想今天厨房这么早就开始做早餐了?这弄的什么,竟然这么香?

        还未同精神一道清醒过来的胃部,似乎在一瞬间感受到了饥饿。苏国安不自觉咂了咂嘴,要往外走的步子悄然改道,摸到了厨房。

        晨练么……缺一天问题也不大。苏国安心想。

        越往厨房走,那阵香味越勾人。等苏国安站到厨房门口时,他的食欲已经完全被激发,感觉饥肠辘辘。

        厨房里,一个清瘦的人影站在灶台前忙碌,锅里不知在做什么,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苏国安十分惊讶:“啾啾?怎么是你在做饭?”

        他说着不自觉进了厨房,两眼去看咕嘟嘟冒泡的砂锅,深深吸了口气。

        苏乔忙着煎鱼饼,没说话。他手里拿着长筷子和木头锅铲,等鱼饼一面煎至焦黄,便迅速翻面。旁边的白瓷碟子里已经盛了四五个煎好的鱼饼,色泽金黄,还冒着细小的油泡泡。

        苏国安看了两眼,没忍住找了双筷子,夹起鱼饼,一口咬下去。

        刚出锅的鱼饼还有些烫,咬开酥脆外皮时发出“咔嚓”一声,随即内里绵软鲜嫩的鱼肉混合着甘甜的青豆和胡萝卜,在嘴里慢慢化开。洋葱发挥了自己的作用,特殊的香味伴随着鱼肉细嫩的纹理,一丝丝散开,满嘴鲜香。

        苏国安被烫得“嘶嘶——”出气,还不肯等待鱼肉饼凉下来,三两口便吃掉一整个。

        他的目光缓缓转向案板上的馄饨,又看了眼砂锅。

        苏国安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