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25章:宗师的恐怖

第25章:宗师的恐怖

        【望仙居】一处古色古香的雅间内。

        沈北昌老神在在地招呼着李秀宁、尉迟敬德、庞玉等人。

        他扫了眼左右,好奇道:

        “听闻李郡主身边,有一位叫做红拂女的侠女。”

        “今日怎么不曾见到?”

        李秀宁随口回道:“今日红拂身体不适在家休养。”

        说着,又递给尉迟敬德一个眼神。

        后者立马明白,憨笑着问道:

        “沈老堂主,您不说,今日扬州第一高手石龙,石老爷子也来么?”

        “是不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沈北昌无奈笑了笑:

        “石龙这个家伙,自从信道后,整日神神秘秘。”

        “今日恐怕又是爽约喽。”

        “啥!”尉迟敬德大惊,下意识地看向李秀宁。

        好在被后者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这才没有把红拂女,跑去石龙武场偷书之事脱口而出。

        “尉迟老弟,你找石龙有事?”沈北昌好奇的询问道。

        “没…只是,仰慕已久想要见见。”尉迟敬德挠着脑袋尴尬笑道。

        “呵呵,放心,有机会我一定把他带出来,给你们见见。”

        沈北昌爽朗大笑,丝毫没有发现几人的异常。

        …

        另一边,寇仲守在石龙练功房前,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秦寿。

        反而看见一道红影从眼前掠过,“唰”的一声钻入了练功房中,吓得他差点叫了出来。

        缓了片刻,认出那红影就是尉迟敬德身边的红拂女,心道不妙:

        “坏了,她一定是来盗书的。”

        “我不能让她成功,否则,大哥就没有功法修行了。”

        于是寇仲咬咬牙,也朝着石龙的练功房走进。

        …

        “弟子拜见师父,您不是去【望仙居】见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武场门前,守门的弟子好奇地问道。

        “呵呵,为师突然心有所感,有一处要点突破,于是就先回来了。”

        石龙一身黑白道袍,手持拂尘。

        若是不知他身份的外人。

        八成会把他认成一位修行多年的老道。

        与弟子打了声招呼,石龙便径直入门走向练功房。

        “坏了!石龙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仲少他…”

        刚带着秦寿赶到门口的徐子陵,见到石龙进门后同样感到不妙。

        暗暗祈祷,寇仲不要提前行动。

        否则…让石龙抓到现行,他的双手怕是不保了。

        “别急,先带我进去再说。”秦寿劝道。

        “岳大哥,跟我来。”

        徐子陵点点头,紧忙拉着秦寿找到离练功房最近的墙翻了进去。

        正巧,就见到石龙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不好,岳大哥,仲少八成是进去了。”

        徐子陵没见到寇仲的身影,立时意识到不妙。

        “这小子,还真是会硬来啊!”

        秦寿表情严肃认真的对徐子陵交代:

        “你,在这里等着,一会一旦发现寇仲出来。”

        “拉着他立刻就跑,千万不要等我。”

        “懂么?”

        “懂…”徐子陵从未见过秦寿这般认真,有些害怕的点点头。

        秦寿戴上面具,鼓足勇气朝着石龙的练功房走去。

        他心里清楚,这位老家伙能够在扬州城内稳居第一高手宝座数十年,绝不可能只是泛泛之辈。

        今日这一战,恐是,远超过平日里那些小打小闹咯。

        望着秦寿毅然决然大有一种赴死之感的徐子陵,心中一暖,偷偷流下一抹眼泪。

        【叮,恭喜宿主崩坏徐子陵冰封的心第二次,奖励天命值200点】

        扑棱——

        秦寿差点一个趔趄卡倒在地。

        心道,大哥,你这时候能不能不要感动?

        “呵呵,想不到我石某武场,今日竟一下子来了两位贵客。”

        “是我请外面的那位进来,还是请屋子里面的这位出去呢?”

        刚进屋中,石龙凭借【长生诀】的能力,已经感知到了红拂女的存在。

        刚想发作又清楚地听到了秦寿的脚步声。

        于是微微一笑,揶揄着二人。

        至于寇仲…不是他感知不到。

        而是已经被红拂女一记手刀打晕,放在了角落里。

        秦寿误以为石龙说的那人是寇仲,当即“桀桀”的怪笑道:

        “早就听说石掌门不简单,自然是出来好好打上一场。”

        “免得坏了里面东西,还要照价赔偿。”

        “哈哈,好!”石龙大笑一声,身子瞬发而至。

        只不过他的目标不是秦寿,而是屋中的红拂女。

        “宗师境!”

        红拂女见石龙周身隐隐真气流转,自带高山大势。

        杏目圆睁,不由惊得一身冷汗。

        嘭——

        石龙没有废话,一掌就将红拂女从房中顺着窗户拍了出来。

        咣当——

        秦寿伴着碎木倒飞出来的红拂女,瞬间,傻在原地,心里不由开始骂娘:

        “虽然…这个女子长得不错。”

        “可…特么的也不是寇仲啊!”

        “是她?”不远处躲起来的徐子陵,也是一脸懵逼。

        白净的小脸瞬间滚烫如火。

        尴尬的看着傻愣在原地秦寿,心中好似有一万匹草尼马在奔腾。

        嘴里更是不断道着歉:

        “岳大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石龙淡定地从房中走了出来,看了秦寿与地上站不起来的红拂女,笑道:

        “呵呵,两位按我们武场的规矩,偷盗者需要留下一臂。”

        “你们看,是我亲自动手,还是你们自己来?”

        秦寿无语至极,贱贱地指着红拂女陪笑道:

        “能不能砍她两条手臂,放我离开?”

        “你…”红拂女听到秦寿的话差点吐血。

        “哈哈,老夫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般无情的男人。”

        “当真…该死!”

        石龙冷笑一声,一步跃到半空,如老鹰展翅般扑向秦寿。

        “喂,老东西,你的规矩太霸道,小爷可不干!”

        秦寿自知今日一战避无可避,抽出一柄宝剑。

        身子一矮,剑尖向上一挑,速度极快。

        剑招诡异凌厉,直奔着石龙的命根扎去。

        “嗯,【衡山剑法】?”

        石龙一眼认出秦寿的剑招,正是衡山派的【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

        不免生出些许嘀咕,手上的力度也减了三分。

        真气脱掌而出,一招就将秦寿拍飞出三丈,倒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我擦,差距怎么这么大?”

        秦寿捂着胸口狂喷一口老血,盯着石龙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他没想到宗师武者竟这么厉害,隔空一掌就差点要了自己小命。

        现在别说是还手,就是想跑都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