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5章:七师姐,你没病吧?

第5章:七师姐,你没病吧?

        “小林子,你快点好起来,和我教训去教训秦老九那个卑鄙小人。”

        岳灵珊将食盒重重的放在石桌上,一肚子怨气地抱怨道。

        “师姐?小九怎么了?”林平之捂着伤口,满脸疑惑地从床上坐起来。

        “他…他就是卑鄙无耻,人见人烦的大坏蛋。”岳灵珊刚想骂秦寿迎风尿尿三丈远,崩了她一脸。

        可话到嘴边,她是怎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愤愤不平改说其他:

        “他…他用卑鄙的招式,打败了我的【玉女剑十九式】。”

        一听招式,林平之立马来了精神,暗中猜想,莫不是,岳不群将我林家的剑法传给了秦寿,紧忙问道:

        “是什么招式,师姐能不能打给我看看?”

        “你看着。”岳灵珊倒也没有多想,按照先前与秦寿交手时的套路,又打了一遍。

        “还好。”林平之见到后,不由松了口气,随口道:“原来只是临时改用了擒拿手。”

        “那最后,秦九他岂不是压在了师姐的身上?”

        “哪有!”一听自己被压,岳灵珊就跟一只战斗的小母鸡,当即跳起来否认,羞着脸嘴硬道:

        “我身法灵活,轻松躲了过去,顺势…顺势还照着他的屁股,给了一脚。”

        “呵呵,师姐果然厉害,我就说嘛,小九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林平之听来听去,岳灵珊嘴巴里都是秦寿的消息,内心急得不行,赶忙改口换成了自己关心的话题:

        “师姐,师父刚刚出关,可有什么不同?”

        “等你好了,我要给他绑到…”

        岳灵珊还在想着如何虐待秦寿,不想被林平之强行打断,脑子一顿,想了想:“爹爹,这次出关,似乎有所收获。”

        “开心的嘞。”

        “有所收获?”林平之心里一紧,若是岳不群将他林家【辟邪剑谱】全都学了去,恐怕自己的小命就要不保。

        咬咬牙,他准备干一票大的,从此以后逃出华山。

        到时候,再去武林当中揭露岳不群的真面目。

        想到这里,他不由开始恨屋及乌,连带着开始厌恶起岳灵珊,不自觉地发起小脾气:

        “师姐,我累了,你也快去练剑吧,免得被师父责怪。”

        岳灵珊此刻满脑子都想着的是秦寿,干脆就没听出林平之语气中的不善,下意识回道:

        “哎呦,对了,我还要去给秦老九送饭,顺便再揍他一顿。”

        “实在打不过,那就再说吧。”

        …

        【思过崖】上,秦寿盘膝坐在洞口,吸收着阳光中的纯阳之气与【紫气丹】的药力。

        经过一晚的修炼,终于将内力巩固在1年之期。

        呼——

        一口长气吐出,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劲。

        炼气期,乃是武者的基础,亦是洗经伐髓,以气排出体内的杂质的重要时期。

        辅佐功法,打通经脉穴道,形成大周天打通天地之桥,突破到【锻骨境】。

        内力越深打通穴道越快。

        倚天当中,张无忌之所以修炼的快,一是他从小吃鱼,身体没有多少杂质。

        二是张三丰天天用内力为他洗经伐髓,几乎将全身穴道打通,远比普通人省去了数年时间。

        三就更不用说了【九阳真经】至阳神功,与之相比屈指可数。

        种种加在一起,就是一头猪,练上一个月都比普通猪练一辈子强。

        “唉,可惜,我没有用一个好师公,否则,现在也不至于躲在这里,担惊受怕。”

        秦寿叹了口气,想着要不要从眼前深不见底的悬崖跳下去,重新投个好胎。

        只是当他将脚尖悬空之时。

        一股惧意升起,真怕稍不留神,就堕入这万丈深谷,化为肉泥。

        “秦老九,你又在这里发什么疯。”

        蓦地,一声娇喝响起,差点把秦寿吓得魂飞魄散,本能地向后一坐,重重地摔了个大屁墩。

        不爽地瞪向来人,气呼呼地说道:

        “七师姐,你没病吧?”

        “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岳灵珊凑到秦寿身前,当即就是一脚,踢在他的腿上,气呼呼的说道:

        “你不要命了?”

        “在这山崖边上乱站什么?”

        秦寿自知理亏,当即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嘀咕”道:

        “要不是,你来突然喊一声,我啊,才不会吓得摔倒。”

        岳灵珊白了眼,狠狠将食盒塞给秦寿:

        “哼,快点吃吧,我几日,我爹爹就该罚你了。”

        秦寿听到岳不群,当真比跳崖还害怕,问道:“师父他老人家出关了?”

        “嗯。”岳灵珊点点头:“今日早上刚刚出来,三日后,就会宣讲心得。”

        “倒是便宜你了。”

        秦寿撇撇嘴,他才不想去学【辟邪剑谱】的心得,反而担忧宁中则守不住秘密,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个…师娘如何?还在生我的气么?有没有和师父他老人家告状?”

        “切!才没有。”岳灵珊白了秦寿一眼:“我娘才不是那种喜欢告状之辈。”

        “她与爹爹已经说明,是你心不静,才罚你上来待两天。”

        “还好,还好。”秦寿松了口气,知道宁中则没有傻到自爆疑心。

        自己的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什么还好,快点吃饭,我好好揍你一顿。”岳灵珊不悦地说道。

        “揍我?”秦寿鄙视一笑,心道,昨日你已不是我的对手,今日就更不用说。

        “怎么,你不服?”岳灵珊见秦寿右手被食盒所困,抬手就是“啪”地一巴掌,拍在了秦寿的头上,傲娇道:

        “还不快点给师姐我跪下,磕头谢罪,免得揍你一顿。”

        “跪下,还磕头?”秦寿冷笑一番,放下食盒走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来,师姐,今日为弟倒是要看看,咱们两个谁先受不了,投降!”

        “哼,好,就让你再试试我的【玉女剑十九式】。”岳灵珊抽出【碧水剑】直逼秦寿而去。

        剑光凌厉,却比昨日更加灵活。

        秦寿嘴角微扬,今日之他远非昨日之他,【蛰藏功】已经练到炉火纯青,五感皆增加数倍,加上逐渐适应的【原始天魔体】,岳灵珊的动作在他眼里慢如老龟。

        当即抬手扣住她的右手命门,轻轻向后一带,生生将岳灵珊抬至半空,按在了洞内的圆石上。

        对着她的翘臀重重一拍。

        啪——

        清脆而又响亮的声音响彻在洞内。

        秦寿坏坏一笑暗暗赞道:“弹性不错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