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3章:大哥,要不你还是去当正派吧?

第3章:大哥,要不你还是去当正派吧?

        后山,【思过崖】在险峻的山峰上,仿佛于天地之间独处一方。

        崖上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更无一株树木,除一个山洞外,一无所有。

        山涧之中有一洞穴筑有一张石床。

        还有一块光溜溜的大石,据说是「虚伪教主」令狐冲的最爱。

        秦寿见上面已经铺好了一些干草,随手,将包裹丢在了上面,开始按照原著中的记忆,寻找起石壁后的壁画。

        顺着周围的石墙,不断摸索、敲打。

        咚咚咚——

        没一会,他就敲到一处薄薄的石壁,用力一推,就将用来伪装好的一些碎石推开。

        就听石头穿过石壁,落在地下,传出“砰砰”的响声。

        “呵呵,果然,别有洞天。”

        秦寿没有废话,点了火把钻将进去,没走几步,就在狭窄的孔道中,看到了几具躺在地上骷髅。

        向来是自己的那位大师兄,把他们搬在了一起。

        利斧铁棍还有剑,铁牌狼牙三尖刀…

        “不错,不错,这些东西,若是拿到兵器铺卖掉,想来能卖个几百两。”

        “可惜,都是不祥之物。”

        “令狐冲缺钱买酒都没卖,我若是拿出去,定会被有心人士发现。”

        “不如,找个机会给他们熔掉,说不定,还能成为一把宝器。”

        秦寿自言自语,欣赏着石壁上的壁画剑招。

        当然,也直接越过了其中的诅咒字眼,什么“五岳剑派,无耻下流,比武不胜,暗算害人。”

        什么“卑鄙无赖”、“可耻已极”、“低能”、“懦怯”等等。

        身为魔教之流,去骂别人卑鄙无耻,这就很弱智,很给自己的职业抹黑。

        “阴谋诡计都用不明白,大哥,要不你还是去当正派吧?”

        “实在不行,学学韦小宝,备点蒙汗药。”

        “这点小事都要我教你,搞的好像你才是正派。”

        秦寿回头对着地上的几具尸体,教育了几句也在废话,开始强行记住壁画上面的招式。

        好在,他融合了【原始天魔体】博闻强记并不困难,只用了三个时辰,就将墙壁上面的剑法记在脑中。

        “可惜十大长老没有功法留下,不然,倒是更加适合我。”

        秦寿走出石洞将其重新封好,做好一切后,虚脱般的躺在了石床上。

        不得不承认。

        完整版的【华山剑法】,更加顺畅流利,浑厚有力,朴实无华,每招每式都凌厉无比、纯粹如一。

        “哼,外面都传,令狐冲是个仁义君子,把岳不群当成了亲爹供着。”

        “我看,他还不如林平之。”

        “若是将这里的剑法告诉给岳不群,也不至于成为一个不能人道的阉货。”

        想到岳不群,秦寿忍不住全身一抖。

        如今自己不但知道了他的秘密,更睡了他的美艳夫人,一旦有个万一,小命必然不保。

        咬咬牙,盘膝而坐吞了一粒【紫气丹】开始修炼。

        片刻,磅礴的药力自腹中爆发。

        秦寿急忙运转【蛰藏功】,手掐子午,二目垂帘,眼观鼻,鼻观心,闭口藏舌,舌顶上腭,呼吸绵绵,微降丹田。

        强劲的药力顺着气血游走在经脉之中。

        所谓的【炼气境】就是修炼丹田的一口气,使之绵长均匀,达到一种养生提劲的效果。

        此效果内功与外功皆能做到。

        只不过,内功远比外功要慢,而且,初期没什么战斗力,如【紫霞神功】就是这个道理。

        越到后期,威力越强。

        老岳若是能正常活到一百岁,实力应该足以碾压一流高手,甚至,将五绝中的四绝放在地上摩擦也不是什么难事。

        …

        一夜无话。

        翌日第一缕阳光照进洞中后,秦寿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一夜之间,竟凭空多了三个月的内力。”

        “若是将满瓶十二粒【紫气丹】服下,想来我也能够进入锻骨境界了。”

        “系统不愧是系统,倒是大方的很,一下送了十瓶。”

        若不考虑耐药性,十瓶全都服下,估计秦寿就有三十年的内力,勉勉强强,能挤上一流顶尖高手的行列。

        走到悬崖边。

        扯开腰带一声长啸,灌了不少黄汤出去。

        “呸…呸…呸…”

        “秦老九,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阵娇怒传来。

        秦寿下意识的向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一身蓝衣的岳灵珊正擦着脸,恼怒的盯着自己。

        “师姐,你怎么来了?”

        岳灵珊气呼呼的将手中提着饭篮丢在地上,抽出腰间的【碧水剑】,咬牙切齿道:

        “来,我们师姐弟,好久没有练剑了。”

        “今日,师姐倒是要看看,师弟你最近有没有怠懈。”

        秦寿一愣,无语道:“师姐,你没病吧,我入门才不到半年,怎么与你比试?”

        “我没病,就是想揍你!”岳灵珊斜身退步,施展出【玉女剑十九式】挥剑直逼秦寿面门。

        秦寿大惊向着洞内跑去,抓起自己的破铁剑,与岳灵珊打了起来。

        “看招!”岳灵珊运剑如风将【玉女剑十九式】,一一施展出来。

        她倒也不是真得想杀了秦寿,每每到了危机时刻,便将剑锋一横抽打对方。

        秦寿不过一名新手,怎能是她这位耳熏目染宗门大小姐的对手。

        几次下来,被打的吱哇乱叫,恼怒异常。

        忽地,想起昨日,在洞中所学的破解之法,心下冷笑一声,趁着岳灵珊旧力而去,新力未生之际。

        突然间一个踏步上前,右掌劈出,灌上刚刚得来的三月内力,重重扣在岳灵珊的手腕上。

        右脚向前从外抵在对方左脚后跟,身子顺势向前用尽全力一顶。

        “哎呦…”

        岳灵珊身子娇小,被秦寿一压一带,瞬间失去了重心,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秦寿担心她还要揍自己,连忙死死的压住对方,愣是不让岳灵珊有反抗的机会。

        “你…你还不快起来。”岳灵珊使不上力气,自然是推不开秦寿,急的快抹起了眼泪。

        “嘿嘿,师姐,我起来可以,但你不能再打我了。”

        嗅着岳灵珊身上散发的熟悉花香。

        秦寿猜想她与宁中则,用的定是同一种花草。

        “滚蛋,滚蛋,我不揍了就是!”岳灵珊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

        男女授受不亲。

        这般被秦寿压在身下的场景万一被人看到,岂不是…让人误会。

        秦寿也知道见好就收,赶忙从岳灵珊身上爬起,站在一旁尴尬的笑笑。

        “你给我等着!”岳灵珊左足在地下蹬了两下,留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走。

        【叮,恭喜宿主崩坏岳灵珊的心境,奖励天命值150点】

        “嘿嘿,这也可以?”

        “难不成,这小丫头又要移情别恋了?”

        秦寿对着岳灵珊娇小玲珑摆摆手,半开玩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