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在线阅读 - 第67章出差东北

第67章出差东北

        一夜云龙舞,莫斌感觉到身体素质比起前世强多了,可能不光是空间矿泉水的功效,本来原主的身体素质也比他强。

        第二天一大早,莫斌被媳妇给捶起来了,要伺候着身体受伤的林颖起床,新婚第一天,咬着牙也要起来,两对公公婆婆都会过来,接受新婚儿媳妇的请安,现在就是用敬茶代替了。

        现在也是有婚假的,只不过只有三天的时间,莫斌享受不到了,上午四人去了一趟工厂,从财务科支取了三千元现金,一千斤全国粮票,这是去东北采购的货款。

        还有四人出差需要的120斤全国粮票,晚上的四张火车票,待遇不错,给买的全卧铺列车k53,给他们三个办理了持枪证,配发了短枪和子弹,来回都带着好东西,必须人人配枪。

        短枪是自卫和押运用的,长枪到了东北多的是,他的战友多的很,要说借了打猎,可能都会抢着给他提供,不能白借是吧?

        下午莫斌带大家收拾一番,一起洗澡换上他提供的衣服,东北之行冷的很,还要进山打猎过夜,保暖问题不解决可不行。

        晚上下班回家的人,都在莫斌的家里一起吃了一顿饭,也算是给他们践行了,不说是出征吧,这一趟东北之行也不容易。

        有个在铁路要害部门当领导的干爹,自然是有一些福利的,给他四个人安排了一个包厢,也给列车长和安保负责人打了招呼,一路省了很多的麻烦。

        四个人还是比较吸引眼球的,除了孟庆民个子稍微矮点,也是是173的样子,他们三个可都是一米八左右的大汉。

        关键是他们的装扮,每人弄了一身野猪皮加棉的皮夹克,里面是高领的加厚保暖内衣,鸡心领的毛衣,还有狼皮的紧身马甲。

        下身是狍皮加绒的修身棉裤,里面还有一层保暖内衣,脚下是用野猪皮做的中长款加棉马丁靴。

        而且下午大家刚洗澡的澡,理的发,看起来非常的潇洒,利索。每人做了一个斜挎肩枪套,手枪都是左边腋下,每人一个大的双肩帆布大背包。

        别说是在现在了,哪怕是放在后世,这几个人也绝对吸引眼球,不了解以为是飞行员呢。

        这列班车开通快五年了,全部都是卧铺车厢,没有普通的坐席,速度也是目前比较快的,睡一晚上,明天早上七点多钟,就到了奉天城了。

        他们并不会在此停留,而是紧跟着转乘前往海龙的火车,这可是“张大帅”建造的唯一一座火车站,也是铁路枢纽。

        距离倒不是很远,也就是两百多公里的距离,不过坐火车需要四五个小时,出了火车站都已经下午两点钟了。

        好在火车上提供不要票的午餐,虽然有些贵,但是也非常的划算了,很多人购买了不舍的吃,估计是带回家里一起吃的。

        海龙县,别名梅河,隶属长白省通话市北部、长白山西麓、辉发河上游,地处松辽平原与长白山区的过渡地带。

        这里的资源很丰富,有山有水,不过在东北并不是最发达的地方,莫斌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有这里有个兄弟单位,是和他一起待在北朝几年的,虽然不是老部队,也非常的熟悉。

        另外一个,这里还有他好几个老战友,老部下,就连当年侦察连的搭档也转业到了这里,还有就是这里的交通便利。

        这一次他主动的带人来,那就是打的铁路运输的主义,要不然他自己过来多方便,只是不太容易过明路,这个年代可没有高速公路,你说用车大量运输,基本和扯淡差不多了。

        他当然也不会那么的老实,他准备差不多了,就打发这三个人押运回去,自己留下收尾,做起事来更加的方便。

        最好的掩饰方法就是九真一假,当然这个比例他是做不到的,半真半假还差不多,他也可以合情合理的照顾自己兄弟。

        要知道出差补助挺高的,一个月算下来,比起他们的工资都要高,另外最主要的就是,自己打猎卖给厂里,那是合理合法的。

        现在没有这里没有公交,更没有出租车,只有找活的挑夫和带着大牲口的车夫,莫斌他们都不需要,还是先腿着吧!

        火车上吃饱了也不饿,莫斌带着他们三个,一边走一边问,花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来到了地方,69的师部驻地。

        让他们三个在一旁等着,莫斌前去哨所登记联系,“你好同志,我找你们后勤部运输科的陈东科长,麻烦帮我联系一下,就说116的莫斌找他。”

        “好的,请您稍等。”值班员礼貌的回答道。

        一支烟的功夫,一辆军绿色的帆布越野车开了过来,车门一打开,跳下来一个军装少校,瘦高的个子,边走边喊“莫斌,你小子不是转业了吗?”

        “转业了不能回来看你吗?老陈,你这话说的我心里冰凉啊!”莫斌迎了上去,两双大手用力的握在一起。

        “你这家伙才没那么好心,转业了屁都不放一个就跑了,我们孙部长上次还骂你呢!”陈东根本不信。

        “老孙头那个抠门的家伙,在北边抽了我多少烟,逼着我一个伤病员给他去打猎捕鱼,他还好意思骂我?”莫斌一脸的不爽,这个孙部长是个典型的晋省人,算计到骨子里,没少占他便宜。

        “那不是没办法吗,我们又是守着3.8线的一线单位,你闲着没啥事,首长另外也有警卫参谋。”陈东没有一丝尴尬。

        “懒得和你扯淡了,我也不让你们招待我了,借我两辆摩托三轮,有正三轮更好,没有就弄两辆侉子,到时候送你们一头野猪算是报酬了。”莫斌开门见山的说到。

        “别说借三轮车,借卡车我都可以借给你。但是这个事儿嘛,肯定要给孙部长汇报。你那一头猪的报酬啊,肯定是不够的!”陈东得意的说道。

        “你以为我怕他?我现在跟你一起去。太过分了肯定不行,不要以为只有你们单位有车。不行我就去找铁路分局,再说这里也不止你们一个单位呀,不可能都像你们这么黑。”莫斌警惕的说到。

        “走走走,快跟我进去见孙部长,那边三个是你的同事吗?”陈东一指旁边的三个人。

        “都自己人,一个我妹夫,一个我堂弟,一个我表弟。”莫斌连忙说到。

        “那行,自己兄弟登记一下,让他们到接待室喝口热水暖和暖和。”陈东吩咐哨兵道。

        莫斌跟着陈东上了他的副驾驶,车子掉头往军营里面开去,很快的到了,车子在一栋三层楼建筑前停下。

        跟着陈东上了二楼,“报告!”陈东大吼一声。

        “进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