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在线阅读 - 第44章戏耍战友

第44章戏耍战友

        “莫斌,你回来了赶紧去打头野猪开个荤,不能失了你的威名。他娘的太久没吃肉,都忘记什么味道了!”石青川看着莫斌的眼神都不对,好像看到了猪肉。

        “娘的,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猪肉我有啊,拿粮食来换。”莫斌瞪了他一眼。

        “粮食?我有个屁的粮食!他娘的,个个人都找粮食局要粮食,我们又不种粮食,除了计划内的,哪里有粮食,我家都吃红薯了!”石青川一肚子委屈,好像每个人都觉得他们一定有粮食。

        “我不信,你们管理这么多的粮食,就没有合理损耗?粮库的老鼠不少吧?”莫斌根本不信。

        “那个肯定是有的,不过我给你说实话,都在一把手控制着,现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敢乱来,你要真没吃的,我给你想办法弄一百斤玉米面,多了哥哥我也无能为力。”石青川为难的说到。

        “谢了兄弟,不过我不需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你们单位要不要肉?猪肉换白面,一斤换两斤怎么样,我给你搞300斤野猪肉,你们给我弄600斤八零面。”莫斌提出了交易。

        “真的?300斤纯肉喔,不能是生猪,野猪怎么也要便宜一点吧?”石青川立马换了副脸色。

        “娘的,就知道你这货没说实话!”莫斌气的瞪了他一眼。

        “滚蛋,你以为我有这个能力啊?我是有把握说服一哥,我要是能搞到600斤白面,离进去也不远了!”石青川没好气的说到。

        “五百斤纯野猪肉,换一千斤白面,换不换一句话,送你个猪头。”莫斌再次加码。

        “啥时候能交换?”

        “十点半之前送过来!”

        “你等我一会。”石青川起身出去了。

        没过多久,石青川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领导同意了,不过白面不在这里,要去粮库才行。”

        “我无所谓,你告诉我地方,咱们在那里交易,对了你个猪头怎么办?带着还是送你家里去?”莫斌故意问他。

        “当然送家里……你他娘的才是猪头呢?对了,你啥时候去打猎了?打了几头?”石青川反应过来了,这混蛋骂他猪头呢!

        “说你猪头还不承认,咱老莫不光打仗厉害,打猎打鱼更厉害,知道轧钢厂这几天吃猪肉不?哥们打的!也不是很多,才35头!”莫斌得意的说到。

        “你个王八蛋,忘了生死老战友,你有吃不完的猪肉,老子吃粗粮吃的都拉不出来,我要弄死你!”石青川大怒,提脚猛踹,这都不是人,连点下水都不给,还来故意恶心我!

        “喂,够了啊,再踹我还手了!”莫斌躲闪着叫停,这家伙像个小钢炮似的,腿上功夫不错。

        “我要踹死你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挖我连的尖兵,就哥哥长哥哥短的喊着,有猪肉吃也不想我,你还是个人吗?”石青川愤愤不平,终于给他踹中了一脚,舒服多了。

        “狗日的石大牙,我要了你几个兵,你吃了我几头猪,前后敲了我四挺歪把子,要不然你能升副营,你还有良心吗?”莫斌气呼呼的翻起了老账,他们这些老战友,不是你坑我就是我坑你,就是一笔糊涂账。

        “战场上的事早就了账了,现在说说你不讲义气的事!35头野猪,下水都要一千多斤吧?你就没想给兄弟们分点?”石青川还是气愤难平,狗日的卖的是肉,连猪头猪蹄子都没有,他们一个科长媳妇没奶水,跑去轧钢厂调剂,结果发现全是带骨头的猪肉。

        “我分了啊?那天给了老江,昨天给了王骗子,哪能吃独食呢!”莫斌故意逗他。

        “妈的你就没想到我?咱家不是战友,割袍断义是不是?”石青川怒了,看不起人啊?

        “不会用词就别用,你有个锤子袍,送你块兜裆布要不要?你怎么不哭呢?但凡你掉一滴眼泪,我都送你一头猪!”莫斌鄙视的说到。

        “这可是你说的!”石青川果然是狠人,直接对着自己的鼻子来了一拳,捂着脸就蹲下了。

        “卧槽,你去死吧!”莫斌气的一脚把他踹翻了。

        石青川也不恼,爬起来掰着眼睛,“眼泪,看见没有,别他娘的耍赖啊!”

        “狗屁的眼泪啊,只有眼屎!你的东西在我车厢里,赶紧带路回你家,快点,你不要正好我要去找王振,我嫂子要去他那里上班,你考虑好啊!”莫斌威胁他说。

        “我要先验货,不满意我不要,你答应我的一头猪别耍赖!”石青川无赖的说到,这孙子打猎厉害,没必要和他客气。

        “石大牙,你要真想要也行,我保证送头猪给你,还是活的,十斤的小猪崽子怎么样,那我把礼物拿走了,等会交换的时候给你带来。”莫斌有的是办法。

        “你他娘的比我还无耻,十斤的猪崽子也能叫一头?”石青川被他的无耻打败了。

        “再小也是一头猪啊,我说送一头猪,没说多大的啊!赶紧滚吧,我还要回来接我嫂子去报道呢!”莫斌不耐烦的催促到。

        石青川住在粮食局的家属院,就在后边不远,和王秋生家里差不多,院子还要小了一些,毕竟这边靠近城中心,地皮没那么大。

        他母亲在家,父亲去上班了,一个妹妹上高中,两个弟弟上初中,自己还有一个三岁多的儿子,媳妇又怀孕了。

        怨不得这家伙吃粗粮,这一大家子只有三个人上班,两个半大小子又能吃,妹妹也要伙食费,他在粮食局上班也要饿肚子。

        莫斌他俩从车里卸东西,可把老太太给吓坏了,以为她儿子干了啥不好的事呢,站起来拉住石青川非要问个明白。

        “大娘,我们俩是老战友,都是过命的交情,这些都是我自己打猎剩下的,鱼也是自己捕的,那些东西都是拿皮子在山里换的,您老放心好了,我们都是战场下来的,不会做对不起事业的事情,我们有我们的原则!”莫斌对着老太太说到。

        “娘,您放一百二十个心,这小子比我厉害多了,根本用不着我这样的小人物办事,我们的老战友都了解他,江山您记得吧?东城治安队那个,他第一个收的,还嫌送他的少呢,巴不得莫斌天天送呢,上级还号召打野猪,野狼,老虎除害呢,到哪里都占理。”石青川也耐心的给母亲解释。

        “真的?你可不能骗娘,一大家子可都靠你呢,媳妇还大着肚子,咱家能吃饱娘已经很满足了,肉吃不吃的没啥。”老人怕儿子犯错误。

        “您老就放宽心,我们指定不能干坏事,这小子是英雄连长,二等功臣,比我厉害多了,绝对不能对不起这份沉甸甸的荣誉。”石青川指着莫斌安慰母亲。

        “那就好,那就好,娘知道你们兄弟关系好,但是不能不给钱,能给你送来就是天大的人情了。”老太太是个明事理的人,也担心莫斌让她儿子搞粮食。

        “大娘,您说的对,这是我们兄弟俩之间的事,我们会算清楚的。”莫斌知道老人担心啥,毕竟石青川的单位太敏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