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在线阅读 - 第31章人情礼节

第31章人情礼节

        莫斌真是很无语,这老妈咋回事儿呀?难道这么早进入更年期了?不管怎么做都是不满意,做的越好越挨骂。

        不过他可不会乱想,老妈骂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这不是犯贱,这是一个失去母亲多年的人,最深刻体会。

        “行,让小兰和老六一个房间。这俩个家伙一个房间,我要自己住在下面。最近事情比较多,也挺忙的,半夜可能要出去,省的吵到大家休息。”莫斌和老妈说。

        “行行行。小兰,你跟你妹妹住在旁边那一套二楼,你大哥他们那里。小聪和明子你们上二楼,空着的那间住下就行。”孟秀梅随意的说道,她现在只关心肉。

        “妈,狼肉我不吃,给院里人每家分两斤吧,剩下的给干活的工人吃。咱们家肉也够多,谁知道有没有吃过死人了?”

        莫斌拒绝吃狼肉,主要有点恶心。吃狗肉没有问题,关键这个年代死在大山里面的人多的是,他打死都不会吃了。

        孟秀梅气的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我让你个兔崽子乱说,本来我是吃过几次狼肉的,给你说的恶心的我也吃不下去了。”

        “疼、疼、疼。您看咱家的肉有多少?三个最大的猪头,够你吃到过年的。还有那么多的猪蹄子和猪尾巴,再说了有我们三兄弟在,还能缺了你的肉吃?恶心就别吃了,每户分个两斤,剩下的给你两个儿媳妇,女婿,老五的师傅,谁不夸您大气,你几个关系好的工友也要给点吧?剩下的连肉加骨头都给建房子的工人吃,起码还要十天八天的才行。”莫斌装的很疼的样子,逗着老妈。

        孟秀兰一琢磨也是,家里日子好过了,也不差这一点。狼肉基本都是瘦肉,她吃过几次,说不上多好吃。不要说和肥嘟嘟的猪头相比了,油水还不如猪尾巴的多。

        就听儿子的,几个要好的工友也送点,回收站可不是轧钢厂那种重点单位,快俩月没有见到肉了!

        袋子一解开,看到三个已经干干净净,半熟的猪头,孟秀梅乐开了花,这是莫斌特意挑选三个最大的猪头。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莫振东父子的声音,这是轧钢厂下班了。看到莫聪他们三个来了,高兴的不得了。

        安排老五去把傻柱叫过来,结果大哥告诉他,傻猪今晚上加班,小饭堂有招待。

        没办法,只能让手里最有把握的莫聪上。尽量的不要差别太大,分出来十几份肉条,都是两斤左右,误差不会超过半两。

        砍下来四条狼的后腿,这是四份礼物,每一份又放上了两个猪蹄,一两条猪尾巴。分别是大嫂和弟媳妇的娘家,自己妹妹家,还有老五刚拜的师傅家。

        莫斌自己也要去送礼,第一个是他刚认的王姨王主任的家里,作为消息灵通的街道办主任,他莫斌帮着轧钢厂搞回来4000斤野猪肉,不可能没听到消息。

        第二个就是街道门口的张老头儿,张疯子。这个老头子是他钦佩的人物,是前辈英雄,值得敬重!

        第三个是他的老战友、老班长,早几年已经转业了,现任分局治安中队长江山。

        两个人关系很好,只是他在北朝多年,失去了联系,还是临回来的时候,李主任给他写的江山的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让他有时间去找他叙叙旧。

        开上摩托车,首先,到了街道办的门卫室,“张叔,我刚从老家回来进山一趟,收获不错,给你老带了一点下酒菜。知道您一个人,嫌麻烦,都是已经卤好的,您尝尝手艺如何。”莫斌把手里的不锈钢桶放在了桌子上。

        盖子一打开,香味扑鼻。张峰眼睛一亮,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伸过头一看,锅里半个猪头,半副猪肝,一挂肥肠,两个猪蹄子,红彤彤,油汪汪的肉汤,看着就想喝一口。

        离得近,这个香味更上头了,更难得的是,竟然还热乎着。他急的不行,直接拿过一个洗脸盆过来,就准备倒进去。把人家的不锈钢桶还给他。

        “别啊张叔,您老的洗脸盆也太脏了。你就这样吃,一顿吃不完,下顿加热接着吃,你一个人我估计能吃十天八天。这个桶啊,先借给您用着,我一时半会儿用不着。就在桶里直接加热就可以了,放在柴火上烧一点问题没有。你啥时候吃干净了,啥时候再还给我。”莫斌连忙阻止,这老头儿也太不讲究了。

        “那行,我也不和你小子客气,既然你不急着用,我就啥时候吃完了刷干净,再给你送过去。”张老头儿不客气的说道。

        “张叔,您可别和我客气。对了,王主任家里住在哪一片?有好吃的也不能忘了我王姨。”莫斌笑嘻嘻的说到。

        “行,你小子还不算傻。小张现在是区里秘书长,他们一家住区府家属院里面,你到了问门卫就行了。给,拿着,都是战友送的,我喝不惯这个酱香味,送给你了。”张峰边说边掏出六张票递过来。

        莫斌一看,竟然是茅台酒的酒票,这可是稀罕玩意,这个年代的茅台后世价格离谱得很,他也没有客气,接过来揣进了兜里。

        到了大院的门口,在保卫室门口,莫斌递上自己的工作证,告诉了值班的保卫,在电话联系过之后,让他进入了,前面第二排的一栋两层小洋楼。

        王主任在门口等着他,“快进来吧,正好要吃饭呢。”

        “王姨,刚从山里回来,打了点野味,给您送点尝尝味道。”莫斌拎着一个袋子,一个不锈钢锅。

        “你这孩子,你家里人口多,留着自己吃就行了,上次的腊肉还没吃完呢。”王主任嗔怪的说了莫斌,闪身让莫斌进屋。

        王主任家里人也不少,一个老太太,一个中年人,应该是她的丈夫张秘书长了,一对年轻的夫妻,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的,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两个十几岁的小伙子,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

        王主任挨着给介绍了一番,大家客套着招呼莫斌一起吃饭,莫斌瞥了一眼,一个萝卜炖腊肉,总共薄薄的十几片,一个清炒大白菜,二和面的馒头,领导家里生活也不好过。

        “给大家加个菜,尝尝我的手艺咋样。”莫斌把桶放到桌子上,伸手把盖子打开,满屋喷香。

        所有人都忍不住好奇,主要是肉香的诱惑,桶里基本上和张峰的比不多,分量多了一些,猪肝子是一整副,多了一个猪心,猪蹄子也是四个,而且不是野猪的,是饲养的大肥猪蹄子。

        “好手艺,这也太香了,老王拿瓶好酒,我要和小莫喝两杯!”张成新高兴的说到。

        “今天有好菜,可以允许你喝点。斌子,你张叔的胃病多年了,不能让他多喝啊!”王主任嘱咐莫斌。

        “张叔,今天我就不陪您喝酒了,家里有亲戚,我还要去我战友家里一趟。另外我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治疗胃病最好的就是野猪肚,别找西医,找老中医给您开个方子,野猪肚我多的是,王姨应该听说了,我刚刚在山里打了35头大野猪,野猪肚全在我这里呢,家里好酒留着您胃病好了,咱爷俩再好好的喝。”莫斌对着张成新说到。

        “斌子,张叔也不和你客气了,我明天就去同仁堂开个方子,既然你有事我就不留你了,老王,给斌子收拾几瓶好酒,还有我同学寄的茶叶。”张成新站起来说到,这个胃病把他这么好多年了,从来没想过找中医,看莫斌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