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中文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在线阅读 - 第18章吃顿饱饭

第18章吃顿饱饭

        起身回到屋里,李怀仁给的两瓶汾酒,两盒中华烟,往上衣下边的大兜一揣,端了两碟油炸花生米出去了。

        年纪大的桌子上放了一碟,二三十岁的桌子上放了一碟,烟酒也分别放了一份,十几岁的年轻人那两桌,他才懒得理会,年轻轻的喝啥酒啊,大家也觉得正常。

        “各位长辈,给大家添个下酒菜,这烟酒都是领导给的,咱们也尝尝味道,喝完这一瓶只有散装小五粮了,也是窖藏了五年多的好酒,二十斤够大家喝的。”莫斌对着父亲这一桌子说到。

        “好酒当然是尝个味,哪能放开了喝。五年窖藏的小五粮也是好酒啊,十多年前喝过一次,那个味道真好。”易中海停下筷子说到。

        “斌子,以后要叫一大爷,别再叫易叔了。”莫振东提醒儿子,三个家伙特别注重这个。

        “我倒是无所谓,就怕三位大爷不愿意,我要是叫他们官称,以后他们见了我还不要规规矩矩的叫科长?那样多不好,都是长辈。最多在厂里有人的时候叫我一声,其它时候叫二斌子,大侄子都行,还显得亲近,三位叔叔说是不是这个理?”莫斌先把路堵死了,让他们无话可说。

        “莫大哥,二斌说的对啊,都是十几年老邻居了,不能双方都是官称,显得多生分,还是二斌想的明白。”阎埠贵立马捧臭脚,十几年第一次叫莫大哥,以前是莫师傅,老莫,从不叫大哥。

        他被莫斌吓坏了,杀了73个美帝,蒋匪军多少?加起来起码过百了,这是活着的杀神啊!

        再说他不在厂里上班,虽是子弟学校,但是和街道联办的,学校也在厂区外边,在外边碰上莫斌的几率不多,基本不用称呼莫斌科长了,连忙接过去话题。

        易中海和刘海中,当然也不会愿意天天叫个小年轻科长,还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现在多好,还能用长辈压他一头。

        “是啊,老莫大哥,咱们俩都认识二十多年了,孩子叫声莫叔多亲切。”易中海也笑着喊了一声老莫大哥。

        “是啊莫大哥,我都搬来院里快20年了。我们家搬来的时候,二斌刚好和大刚现在这么大。和东旭他俩那是称不离砣。”刘海忠赶紧跟着来了一句。

        “对呀,振东。其他人叫他们一声管事大爷,那是尊重街道办和上级领导,毕竟也是他们认命的,二斌子就不合适了,他叫官称这三位是不是也要叫官称?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让他仨天天莫科长也尴尬不是。”龙老太太现在还没装聋,也跟着来总结了一句。

        “那行,我就听大家的。以后这称呼就定下来,二斌子管你们叫叔,其他人还是要该咋称呼咋称呼。”莫振东笑着说道。

        这么多年,这三个家伙还是第一次叫他大哥,虽然他在家里排行老二!

        莫斌转头又往另外一桌走去,“哥几个先说好,这好烟和好酒呐,是我的答应柱子兄弟做厨礼的。结果柱子老弟很大气,一个院子里的不愿意收辛苦费,非要今晚给兄弟们分享了,这个要讲清楚。”莫斌笑呵呵的说道。

        傻柱笑的嘴巴都裂开了,感觉倍有面子。特别是刚才,莫老五偷偷的和他说了,莫老二杀了73个美帝,把三大爷阎埠贵,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们也想到了,莫斌48年当兵走的,前两年杀的蒋匪军还没计算呢!运输大队长那么差劲,杀的肯定不比美帝少,这家伙起码是百人斩以上!

        他傻柱可不敢招惹,大家可不要以为傻柱傻,这个人有他的小聪明之处。貌似莽撞的外表下,隐藏着细腻的小心思。

        比如电视剧中开始,偷鸡剧情中,他怼阎埠贵,“可不敢乱说,从饭堂拿的,那叫盗窃公家财物!”

        还有拍大领导马屁。陪大领导谈心,给他做菜,陪他下棋等等。他怎么不敢像打李副厂长一样打大领导?

        他敢打李副厂长,那是因为这个年代,没犯严重的错误,厂领导是无权开除你的。最多也不过是让你打扫厕所,扫大街而已。

        何况傻猪还抓住他偷情的把柄,背后还有杨厂长和大领导,双方不是一个派系,斗的很厉害,打了也就打了。

        另外一段电视剧没有怎么拍摄的剧情,不过大家可以想象得出。在李怀仁掌权的那十年之中,干的更加疯狂,傻柱怎么不敢去打他了?

        可能他心里不服气,也看不惯,但是表面上肯定也是毕恭毕敬的,服务也是到位的。

        要不然李怀仁心胸再大也不会放过他。再说那时他的死敌许大茂还充当李怀仁打手的角色,要是李怀仁透漏一丝收拾他的意思,许大茂和刘海中早就把他撕碎了!

        坐在对面的许大茂脸色阴沉,看着死敌傻柱春风得意,风头都被他抢了,他的心情瞬间很糟糕。

        “一个伺候人的厨子,给你三分薄面,还开染坊啊?”声音不小,大家都能听得到。

        “孙子说什么呢?今天要不是看在二哥面子上,我非要把你的屎都打出来。”傻柱正得意呢,被他这么一搞,立马火冒三丈。

        “给我坐下!多大人啦?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呢?你们俩也是从小一起长大,还都是兄妹两人,不应该心胸放开,处的像亲兄弟一样吗?怎么还搞成仇人了?

        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我看你俩就是坏在个臭嘴上!”莫斌冷着脸训斥两人,惯着你们毛病!

        看到大家都不做声,转头对着许大茂开骂,这是确实是怪他。“大茂,我看你小子是脑子发昏了是不是?我刚才说闫叔、刘叔的时候,你爷俩还没回来,那我现在再给你们重复一次!

        讲话之前动动脑子,被人抓住话病不放,不死也要脱层皮!什么叫伺候人的厨子?啥时候革命工作还分高低呢?人家以为你还是旧社会官老爷的作风,看不起劳动人民!

        你年纪轻轻的,文化水平也不低,要好好的表现,学习进步思想,向模范学习,向组织靠拢,争取进步到领导岗位!

        这样,现在都是咱院里的自己人,大家也是喝酒闲聊,哪里说哪里了解。我再奉劝大家最后一次,以后万一你们被人抓住了痛脚,别怪我没有提醒到你们。

        千万不要图嘴巴痛快,什么话都敢乱说,万一有人上纲上线,那你可就是大麻烦。你们可以打听打听周围,有多少家庭犯错误,被下放农村,去支边去到大西北?不要放着好日子不过!”

        莫斌这个老油条,用领先60多年的经验,来对付这个年代的普通人,基本上就是欺负小孩子。

        光是用语言的魅力,攻击他们话语中的漏洞,基本上就可以轻松的把他们拿捏了,完全用不到别的招式,见识差了六十多年,特别是经历后世网络大爆炸,全球信息同享的年代,对付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